羊奶妈的扯鸡巴蛋与蔡奶爸的娘娘腔 扭转不了行动党诈骗团伙是造成牛奶粉价格猛涨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

标签

本文导读:

  1. 规定全国的牛奶粉生产商和代理商家必须为全国三岁已下的儿童供应当年所需的最低数量。这个儿童的数量是在原有三岁以下儿童人数的基础上上加上新生婴儿;

  2. 行动党诈骗团伙如果不在宪法上把牛奶粉列为属于不准携带出境的日常必须食用品!立法禁止新移民、在本地工作的外来移民以及旅居和到新加坡旅游的外国人,允许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那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诈骗伎俩!

  3. 行动党诈骗团伙必须对那些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的人加收消费税,而不是让可以在离开新加坡机场、港口和陆路的海关还享有消费税的回扣优待!要控制牛奶粉价格猛涨和说服妈妈们相信杨莉明所说的“奶粉就奶粉”,那是在助长和鼓励牛奶粉厂商和商家继续太高牛奶粉价格以及把牛奶粉卖给新移民、外来移民以及旅居和到新加坡旅游的外国人,允许他们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

  4. 牛奶粉生产商和代理商家可以把上述(1)计划供应数量以外的任何数量,通过网购或者批发卖给国外的客户。

×××××××

开场白

正如中国人在两年前开始流行的一句话: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我说过的“破病行动党是一群诈骗团伙”!我的这句话是要天天说!

为什么?

因为在我们国家有70%行动党的支持者,特别是哪些近15年来取得公民权的新公民更是不相信破病行动党是一群诈骗团伙!(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5/10/)反之,行动党诈骗团伙的诈骗谎言却已经进入了绝对“霸凌”的境界!所以必须要天天说!

我说过,蔡深江是他官复原职后第一次公开主动向主子表衷心、献殷勤的自白书!他的能耐就是只有、也只能是脏议老百姓霸凌对于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横行霸道的霸凌行为,他绝对、也不敢进行任何形式的脏议

这句话我还是要说。

当然,他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根葱!不必说三遍、也不必天天说!因为我说过,“蔡深江不就是破病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其中的一条狗吧!他和被破病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文棍一样,对破病行动党至今尚未对这些历史上的霸凌行为进行任何表态!” (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5/02/)只要他在涉及老百姓的民生问题敢于跳出来胡扯蛋,我就是要说。

正题

就婴儿牛奶粉价格高涨的问题,我已经发表过两篇文章了:

1.《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1.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5/10/

在两篇文章里我始终坚持的观点原则是:

1.  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破病行动党就是一群诈骗团伙!

2.     过去10年,行动党诈骗团伙是牛奶粉价格猛涨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破病行动党必须承担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上涨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因为他们是没有实施行政手段制止牛奶粉价格猛涨,任其“腾冲”上“九霄云天”!

  1. 行动党诈骗团伙完全知道造成婴儿牛奶粉价格猛涨的历史原因和背景!

最近,行动党的两名媳妇先后提出了有关牛奶粉价格猛涨绝对不是偶然的事情!她们这么做结果是把一桶被掩盖了的马桶盖掀开!目前马桶的臭屎味已经臭气熏天了!

哪些在过去赚得不亦乐乎的牛奶粉厂家、代理商和与行动党诈骗团伙有着紧密的商业关系的超级市场集团是如何回头看这个问题的?

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们现在都在风头浪尖!他们即便是躺着让诈骗团伙行动党乱枪扫射也绝对不会出声!因为问题不是他们挑起的!如果把问题摊开来,诈骗团伙行动党的淡马锡控股集团及其属下的NTUC平价合作社也绝对逃不了干系!

哪些从新加坡收购的大量牛奶粉离开新加坡回国的老外是如何回头看这个问题的?

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猛涨根本就在乎!价格涨价?!他们是公开合法的向新加坡超市和出口商购买的!他们是合法与公开通过新加坡机场的安检闸口处境或者通过合法报关手续空运离开新加坡的!他们通过机场安检闸口处境还获得消费税(GST)的回扣回执!

新加坡老百姓,特别是年轻夫妇、爷爷姥姥和公公奶奶是如何回头看待这个问题的?

他们还有别的选择吗?肯定没有!正如新加坡竞争局所怀疑的:这些奶粉公司可以联手操纵和控制奶粉市场价格!他们要到邻国马来西亚购买牛奶粉吗?行!那他们的面对返回兀兰关闸海关的检查!因为海关是限制出国到马来西亚的新加坡人购买大量的日常用品的!如果出国的时间短暂(不超过48小时),那么,他们所购买的日常用品的款额是会受到限制的!一旦超过海关规定的款额,他们必须缴交入口关税!

行动党诈骗团伙又是如何回头看待这个问题的?让我们先看看这些奶妈们对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说些什么?

陈佩玲:

1.本地奶粉涨价幅度远超通货膨胀率,而且也远超其他可相比国家的涨幅。

2.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3.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孙雪玲:

抱持着“给孩子最好的心态,再加上婴儿配方返回值是短期开销这样的心态接受昂贵奶粉的原因,但也容易被商家所利用。

行动党诈骗团伙的两位媳妇的比赛揭开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马桶后,立即遭到准妈妈们和网民火力全开的围剿!

为此,

他们在国会上演了一场“嫁祸于人、事不关己”的演出!企图以此扭转不利于他们的舆论,同时也抛出了说法,企图主导舆论导向,把老百姓的不满转嫁到牛奶粉厂商、代理商和付出高昂价格购买牛奶粉的妈妈们身上!

许宝坤就企图要以“三管其下”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这是行动党诈骗团伙为牛奶粉价格猛涨定的调子

为此,

新加坡竞争局:

我国奶粉供应链市场的调查发现,配方奶粉公司大力投资并积极打广告,加强父母对配方奶粉产生越贵就是越好的观念,导致这些公司能够把价格定得更高。

杨莉明:(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0513-759753

行销做得再好 奶粉就是奶粉 我买最便宜奶粉。”

 “当我的孩子开始喝配方牛奶时,我和丈夫对与应该选购哪一种配方奶粉倍感压力。有那么多品牌而且价格不一,但营养价值是否有显著的不同?购买更贵的配方奶粉就等于帮助宝宝发育得更好吗?” “我并没有理由支付更多钱,所以会购买最便宜或在促销的配方奶粉。孩子不喜欢一直要适应(新奶粉),但还是这么做了。

杨莉明就是在扯鸡巴蛋!这和她胡扯“性爱不需要太大的空间”是一样的!(见网址:《人民呼声论坛》:《杨莉明不守妇道!——拽着房价谈房事!》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6/10/16/)——她已经是属于老龄妈妈了!她没有资格在指责妈妈们在选择牛奶粉与几个问题上说三道四!她的三个小孩是什么时候诞生的?据说,她最小的孩子今年已经20岁了! 请大家问一问20年前的新加坡妈妈们,那个时候的牛奶粉价格是多少?

从陈佩玲、孙雪玲、许宝坤到杨莉明等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的顾左右而言他的说法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问题从拽着聪明装糊涂,发展到把造成牛奶粉价格猛涨的起因推给了牛奶粉厂家和销售商联手操纵市场价格和要他们承担“以哄带骗”让妈妈们“上当”、“相信牛奶粉价格月桂对孩子越的成长越有益!”、“造成妈妈们不惜一切代价真相购买最贵的牛奶粉给你宝宝”!——他们向老百姓解释的这些理由是不是已经够“清晰”了!——确实够清晰了!目前出现牛奶粉价格猛涨这个局面都是牛奶粉厂家、代理商及妈妈们一手造成的!

对于行动党诈骗团伙的说法,您们说,这是不是“霸凌”!是!这绝对是典型的“霸凌”行径!

哪个对网民在网上的“霸凌言行”痛之入骨的蔡深江是不是该站出来为妈妈们被行动党诈骗团伙的“霸凌”给予“脏议”和“直言”!

是的。蔡深江是跳出为牛奶粉价格猛涨问题进行了“脏议”!但是蔡深江是以奶爸的身份“脏议”牛奶粉价格!

他对行动党诈骗团伙指责妈妈们“听信牛奶粉厂家和代理商的连哄带骗,不惜一切,高价购买奶粉给宝宝”表示“赞同”!他模仿行动党诈骗团“霸凌”口气,也就是重覆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奶妈们所说过的话!

行动党诈骗团伙的两位媳妇陈佩玲和孙雪玲揭开了掩盖在马桶里10年的牛奶粉价格猛涨的事实、也是丑事之后,受到新加坡老百姓,特别是那些准妈妈们和爷爷奶奶们在网上全面的围剿后。这是他们“屎未所料”的局面!

为了扭转这个不利局面和主导舆论导向,行动党诈骗团伙抛出了牛奶粉价格猛涨是:由于妈妈们听信了牛奶粉商家和厂家的商业宣传,不惜一切地购买昂贵的牛奶粉给宝宝喝是造成了牛奶粉价格猛涨的导因!

如果行动党诈骗团伙的这个理由可以成立,那么,以下的各事项的理由是不是也可以成立呢?

  1. 为什么车辆的价格会不断攀高?那是因为驾车人士相信了汽车制造商和汽车代理的商业宣传所致!与行动党诈骗团伙的COE和高昂的车辆相关的税收无关!

  2. 为什么进入中央商业区的闸门收费不断攀高和设置越来越多的闸门?那是因为驾车人相信了商业广告商宣传中央商业区多姿多彩的气息和商机,与行动党诈骗团伙允许在中央商业区林立大量的外国商业机构林立,国人为了接洽业务不得不往中央商业区办事!

  3. 为什么政府的租赁组屋租赁价不断攀升?那是因为国人相信了房地产中介的宣传,不惜一切,在房地产公开市场竞相以高昂的价格购买所造成的!与行动党诈骗团伙本身无限制和无限量地引进大量外来移民无关!与行动党诈骗团伙在制定政府租赁组屋价格时,把国有土地地价包含在租赁价有关!

  4. 为什么目前在各大商场的店面,特别中央商业区和繁华的购物中心(如乌节路等)出现大面积的空置?那是因为商家相信了发展商和中介公司的宣传,不惜一切地高价租赁这些店面导致目前负担不起租金!与行动党诈骗团伙与行动党诈骗团伙本身无限制和无限量地引进大量外来移民,老百姓每天面对失业威胁、偿还高昂的租赁组屋租赁金、日常生活品价格不断攀高、孩子教育费、医药与住院费的威胁与困扰下,不敢消费所致!

牛奶粉市场销售真实情况又是什么?

1.请大家到下述的NTUC平价合作社网站浏览牛奶粉价格系列:

http://www.fairprice.com.sg/webapp/wcs/stores/servlet/CategoryDisplay?storeId=10001&urlLangId=-1&urlRequestType=Base&categoryId=13514&catalogId=10051

2.这是一位旅居新加坡的中国作者,他的名字叫:备备黄。他是专长于撰写有关育儿类自由撰稿人和专栏作者。他于2016年3月2日在中国《搜狐》(SOHU.COM)网站发表了一篇《不可思议!中国奶粉荒都闹到物质匮乏的新加坡了》。看看他说了什么?(见网址http://mt.sohu.com/20160302/n439106410.shtml

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国家和地区因为中国人境外抢购奶粉而导致该地出现奶粉荒的了。这让我想起在新加坡NTUC的超市(此超市乃新加坡职工总会经营的平价超市,算是国营企业,在新加坡有整百间之多,可以说是遍布全岛)也曾经看到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子一次购买了好几箱婴幼儿奶粉,大张旗鼓地叫超市服务人员帮忙抬货,十分惹眼,不用问这位一定是代购或者出国抢购的。不过,新加坡是个基本上靠进口为生活来源的国家,资源匮乏,农牧业基本上就没有,甚至连日常用水都需要从马来西亚进口,而中国妈妈抢购奶粉潮都抢到新加坡来了,可见中国的奶粉荒和境外抢购潮有多么可怕了。”

请大家注意作者发表的日期,那就是2016年3月2日。

陈佩玲是在2017年3月23日“发现”牛奶粉“价格”与四年前相比涨了40%、孙雪玲是在2017年5月5日才“发现”牛奶粉“价格”与十年前相比涨了120%!他们俩都刚刚在2015年后2016年分别生下新婴儿,难道在这期间她们俩都没有到任何一家超市买婴儿奶粉吗?我不信!(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可能有人“刻意”在这期间免费送上牛奶粉给她们俩!但是这样的“可能”性的存在率是零!我只是说是“可能”!绝对不会存在!)(见网址:《早报》:《奶粉价偏高 孙雪玲:市场垄断?》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505-756779)

对于妈妈们被迫以高价购买牛奶粉给宝宝喝的理由,许多网民已经谈得很多了!他们准确和精辟地驳斥了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哪些胡言乱语!这里就不在重覆了!这里要说的是:

行动党诈骗团伙必须抛弃一味指责老百姓是造成牛奶粉价格猛涨的原因!因为牛奶粉厂家批发给全国超级市场(特别是销售网络最广泛、控制和左右市场价格、以及经济实力最强的职总评价合作社(NTUC)的零售价格是受到行动党诈骗团伙直接管辖的新加坡竞争局和消费人士协会监管的!

咱们就别说从建国以来的SG50,就以陈佩玲和孙雪玲提出的过去10年来说,他们应该知道牛奶粉价格事实上已经猛涨了10年!

造成猛涨的原因为已经在《人民呼声论坛》发表的两篇文章说的很清楚了!

1.《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2.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5/10/

行动党诈骗团伙如果确实有意解决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那么,可以通过相关的民意处理部门(如REACH网站)对以下的事项进行网上民意收集反馈!

  1. 规定全国的牛奶粉生产商和代理商家必须为全国三岁已下的儿童供应当年所需的最低数量。这个儿童的数量是在原有三岁以下儿童人数的基础上上加上新生婴儿;

  2. 行动党诈骗团伙如果不在宪法上把牛奶粉列为属于不准携带出境的日常必须食用品!立法禁止新移民、在本地工作的外来移民以及旅居和到新加坡旅游的外国人,允许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那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诈骗伎俩!

  3. 行动党诈骗团伙必须对那些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的人加收消费税,而不是让可以在离开新加坡机场、港口和陆路的海关还享有消费税的回扣优待!要控制牛奶粉价格猛涨和说服妈妈们相信杨莉明所说的“奶粉就奶粉”,那是在助长和鼓励牛奶粉厂商和商家继续太高牛奶粉价格以及把牛奶粉卖给新移民、外来移民以及旅居和到新加坡旅游的外国人,允许他们公开、合法与大量地携带牛奶粉出境!

  4. 牛奶粉生产商和代理商家可以把上述(1)计划供应数量以外的任何数量,通过网购或者批发卖给国外的客户。

牛奶粉价格猛涨问题是行动党诈骗团伙自己一手挑起的。

许宝坤的所谓“三管其下”的结果是什么?大家可以是拭目以待!

 

(中英文版)建屋发展局99年租赁合约问题必须解决!——这是我们提出的方案!We need to resolve the HDB 99-year lease problem. Here’s how.

标签

 

建屋发展局99年租赁合约问题必须解决!

——这是我们提出的方案!

新加坡民主党  2017512

对于国家发展部长黄循才宣布,旧型建屋发展局组屋随着租赁屋龄(租赁合约)递减,其房产值最终将在99年租赁合约期满时失去房产值。

建屋发展局租赁屋屋主在承担了沉重的房贷和动用了自己毕生的退休储蓄去偿还这笔房贷后,最终发现所租赁的这套房子在租赁合约期满后必须归还给政府。

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

为解决这个问题,新加坡民主党已经建议过实施《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处理这些租赁期合约届满的租赁房屋。在这个计划下,建屋发展局仅仅就以房子的成本造价,即人工、建材和行政管理开支计算。由于房子建筑占地是属于国有土地,不构成任何建造成本,因此它应不包含地价。

目前,建屋发展局租赁屋的价格高昂的原因是因为它的造价成本含地价,进而推高了租赁屋价。这就是造成老百姓无法承担得起租赁房的原因。

在不含地价的情况下,建屋发展局租赁屋的租赁价将会大幅度的下降。我们预估,在《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下,租赁组屋的租赁价将会有效地减半或者更多,它的租赁价格范围:两房型租赁组屋租赁价每个单位约为7万元、五房型租赁组屋租赁价每个单位约为24万元。

当然,在建议实施《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下的租赁组屋不可以在公开市场销售。租赁组屋如要出售,屋主只能出售给建屋发展局。建屋发展局的收购价格是在原来租赁价基础上扣除已经使用租赁期。

现有的建屋发展局租赁屋主可以自愿选择是否要把本单位转换为《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下的租赁屋。一旦租赁屋主 接受这个计划,政府将依据原来的租赁价退租赁屋主。同房型的租赁屋退价格的退还租赁价将设顶限。

与目前国家发展部的租赁制度相比,新加坡民主党的《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新加坡人民不需要动用他们在公积金储蓄户头的钱还现有的收入去租赁政府租赁屋。这样,人民就可以拥有足够的退休金和他们所追求的其他目标。

那些选择要以目前的租赁合约下继续租赁的租赁屋主,可以继续在公开市场购买和者出售他们的租赁屋。无论如何,他们的选择将面对的是变幻莫测的房地产市场和付出高昂的超额物价,进而耗尽自己的退休金的前提。

专家们已经对新加坡民主党的建议做了积极的探讨。(见网址:here, here, and here).

现有的租赁组屋制度是把人民的财富套死在政府的房地产上。这些房地产的产值最终结局是零价值。也正是这样制度下导致了增加人民的负债率,进而削弱了人们的消费能力和在其他的投资方面。这样的制度是不利于国家的整体经济的。

新加坡民主党相信,在住房政策上,特别是公共住房政策方面,不可以当成是交易性质的产品。国家的住房是人民的家。这个家属我们的至亲生活在一个安全和舒适的家。它并不是用来赚取投资利益的产品。新加坡民主党的《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就是涵盖了这个原则。

更为重要的是。

新加坡民主党的《非公开市场计划》(“NOM”(Non-Open Market )计划可以把人民从沉重的债务负担的枷锁里解脱出来。这样人民就会克服难以想象问题——他们用终身的积蓄所支付的那套租赁组屋,在99年的租赁合约期满后成了零产值。

欲知我们就有关这个课题的详细具体意见,请浏览我们的网站:我们替代的房屋政策国家的房屋政策:一个人民负担得起的整体政策(Housing A Nation: Holistic Policies for Affordable Homes here

We need to resolve the HDB 99-year lease problem. Here’s how.

2017 / May 12  Singapore Democrats

Singaporeans have been concerned about the recent announcement by Minister for National Development Lawrence Wong that the value of older HDB flats will decline and, eventually, be worth nothing at the end of their 99-year lease.

HDB owners go into heavy debt and spend their retirement savings paying off this debt only to find that their flats decrease in value and have to be returned to the government at the end of the lease.

This doesn’t make sense.

To overcome this problem, the SDP has proposed the Non-Open Market (NOM) scheme for flats. Under this scheme, HDB will base flat prices solely on labour, materials and administrative costs. They will not contain a land cost component as State land does not cost the government any money.

Currently, the HDB factors in the cost of land which jacks up the prices of the flats making them unaffordable for Singaporeans.

Excluding the cost of State land will substantially reduce prices for HDB flats. We estimate that the prices for NOM flats will be effectively halved or more, ranging from $70,000 for 2-room flats to $240,000 for 5-room ones.

But as the name suggests, NOM flats may not be sold on the open market. Owners wanting to sell their flats will have to sell them back to the HDB at a price that will be the original purchase price less the consumed lease.

Current HDB owners will have the option of converting their flats to NOM ones. When they do this, the government will refund the amount of money based on the original purchase price from the HDB and the price of the same type of NOM flat, subject to a cap.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current system and the SDP’s NOM scheme is that Singaporeans won’t have to spend so much of their CPF savings and income to buy their homes. This will leave them enough funds for retirement and other pursuits.

Buyers who choose to stay with the current system can continue to buy and sell their flats on the open market. They are, however, subject to the vagaries of the market and face the prospect of depleting their retirement funds by buying hugely over-priced flats.

Experts have reacted positively to the SDP’s proposal (see

here, here, and here).

The current system ties up the people’s wealth in government property which, ultimately, becomes zero in value. It increases debt while reducing consumer spending and investment. This is not good for the overall economy.

The SDP believes that housing, in particular public housing, should not be a tradeable commodity. Our flats are our homes where our loved ones live in security and comfort, not profit-making ventures. The NOM scheme is consistent with this principle.

More important, it frees Singaporeans from the crushing debt burden and overcomes the unthinkable problem that our expensive flats for which we spend a lifetime paying become worthless at the end of 99 yea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this subject, please read our alternative housing policy Housing A Nation: Holistic Policies for Affordable Homes here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

标签

本篇文章导读:

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是,陈佩玲和孙雪玲就是和许宝坤就是在打情骂俏!事实上,他们始终枪口一致对外!:

  1. 牛奶粉价格猛涨是生产商和供应商一手造成的!他们欺骗和抓住家长“爱子心切”的心态,一再抬高奶粉价格!

  2. 家长必须承担牛奶粉价格猛涨的一部分责任!因为家长持着“爱子心切”的心态,再贵的奶粉价格也要卖给孩子!

  3. 与淡马锡控股集团有关商业关系的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都是在为奶粉商家和供应商背黑锅的受害者!

×××××××

破病行动党政府就是一群诈骗团伙!这是我说的。

他们又在上演欺骗老百姓的丑剧,也是闹剧!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坏人”,也就是牛奶粉进口商与销售商!

请注意:

他们不是把牛奶粉价格猛涨的元凶指向老百姓每天提着菜篮子去的超级市场!——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

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好人”,也就是帮忙破病行动党“先发制人”的角色的“好人”是破病行动党的两名新媳妇!——陈佩玲和孙雪玲。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扮演这场丑剧/闹剧的“替天行道者”,就是负责为破病行动党“排忧解难”的角色的“替天行道者”,破病行动党的吹牛皮专家——许宝坤!为什么?请听下面分解。

丑剧/闹剧是在今年四月份拉开帷幕。

破病行动党的新媳妇陈佩玲,她是本地媳妇,首先提出了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的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把挑起这个敏感的课题后,自己卷起包袱走人了!——她放弃2015年大选前向选民承诺当“全职国会议员”也注销了!——她要回到职场“打拼”了!

接着,在五月份,破病行动党的另一个新媳妇孙雪玲,她是海外媳妇。是来自中国北京皇城根儿墙下的媳妇。她再一次提出了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价格的问题。中国北京媳妇比本地媳妇来得牛!她说,新加坡超级市场销售牛奶粉的价格比起十年前涨了120%!——她在2015年大选前没有向选民做出承诺要当“全职国会议员”!

在五月份的国会开会期间,陈佩玲向贸工部正式提出了有关牛奶粉价格上涨的问题了!

负责回答陈佩玲询问的是许宝坤。他装模作样地回答说,破病行动党政府将“三管齐下控奶价”!

在陈佩玲提出有关牛奶粉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也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0%

陈佩玲在回答一名网友Jane Lim时说,

1.“本地奶粉涨价幅度远超通货膨胀率,而且也远超其他可相比国家的涨幅。

2.“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1. 她否认“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对于陈佩玲的说辞,我在的《人民呼声论坛》发表了《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的文章里是这么说的:

“新生儿增加不多!而且还是负增长!(自从引进来了大量新移民(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印度次大陆的)后,人口增长率才初见成效!)既然新生育儿增加不多,为什么属于老百姓生活必需品的婴儿牛奶粉会成为紧俏货?为什么被商家会起哄抬高牛奶粉价格呢牛奶粉并不是新加坡直接产生的产品!它是在本地工厂进行加工散包装后卖到市场或者进口的(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接着,又一个破病行动党的新媳妇孙雪玲,但是,她是来自中国经皇城根脚儿下的媳妇。(注:皇城根:清代北京城分为皇城,又称内城,外城两部分,内城主要包括紫禁城和大部分的官府衙门,内外城之间有城墙,而城墙下的部分就被俗称为皇城根。这部分居民在清朝的时候一般为大臣和商贾富户居住地,因此俗语中皇城根下的人一般指北京比较有地位的人,后来清朝灭亡,这部分人由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所以后人引申称呼纨绔子弟为皇城根)她跳出来说,

奶粉价格涨幅比薪水涨幅高近倍。过去10年上涨120%”。也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2%

北京媳妇比本地媳妇的牛奶粉价格每年涨幅多了2%

本地媳妇的四年前,也就是2013年。北京媳妇的十年前,也就是2007年。他们之间谁的数据是准确的?是2013年至今涨幅40%、或者2007年至今涨幅120%

牛奶粉价格的涨幅比年轻人的薪金涨幅还要快和还要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出一个重要的原因!

是不是陈佩玲所说的:

“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还是孙雪玲所说的:

“许多家长长期持‘给孩子最好的’心态,再加上婴儿奶粉只是短期开销,这样的心态可能是父母接受昂贵奶粉的原因,但是也容易被商家利用。”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不是!

这就是说,

即便是商家“考量市场因素和开销”成本、或者是“家长要给‘孩子最好的的心态’”那还是要有一个市场供求的关系啊!

根据2013年公布的人口白皮书,2010年至2020年间的总人口年增长率将介于1.3%至1.6%但是,婴儿的新生率却一直在下降。

新加坡的新生婴儿出生率一直在下降,而且是负增长率!牛奶粉是要卖给新生婴儿食用的!没有那么多的新生婴儿,商家考量的“市场因素”是什么?年轻人没有生育婴儿,拿什么“心态”给“孩子最好的”?

既然婴儿的新生率一直在下降,那么,牛奶粉的需求量理所当然是不会一直处于紧张的供求状态,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紧俏货”了!既然牛奶粉不属于“紧俏货”,那么,商家咋会调高销售价格吗?而且涨幅是陈佩玲所说的每年10%、或者孙雪玲所说的12%年?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问题的事实就是2008年发生在中国的三鹿牛奶粉事件之后!

这就是说,

陈佩玲所说的“牛奶粉价格比起四年前涨了40%

这个“四年前”,就是中国香港特区政府2013年3月1日颁布了紧张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民在香港大量购买牛奶粉之后,新加坡成为了中国大陆人民首选的购买地!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猛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的!这个时候,就是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头头李光耀还活着的时候!

孙雪玲所说的“奶粉价格涨幅比薪水涨幅高近倍。过去10年上涨120%”。就是说,每年的涨幅是12%!”

这个“十年前”,就是2008年中国大陆发生了三鹿奶粉事件之前,也就是,中国人开始到全世界去抢购牛奶粉的最高峰!新加坡成为了中国大陆人民首选的购买地之一!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猛涨,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的!这个时候,就是行动党诈骗团伙的头头李光耀还活着的时候!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在2013年3月份就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不准水客和来自中国大陆的“扫奶粉大军”被禁止在香港狂买牛奶粉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

“内地消费者对国产奶粉失去信心才导致境外奶粉热销。香港出台限购奶粉政策,在购买环节上增加了难度,增加了购买奶粉的人力成本,而这些最终都将转化到奶粉价格上。奶粉价格提高,恐怕很难抑制内地消费者对国外奶粉的热情。对于爱儿心切的家长来说,略有上涨的价格与让人不放心的奶粉质量相比,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前者这就是说,牛奶粉的价格猛涨的真正原因就是中国人到全世界去购买、或者收购、或者“狂扫”牛奶粉!

到了这里,咱们就看到了破病行动党的两个媳妇陈佩玲和孙雪玲到地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

他们俩避开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发表在《人民呼声论坛》文章:《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所说的:

商家起哄调高牛奶粉价格的问题就露出水面了!——商家在赚取牛奶粉丰厚的同时,陪着破破病行动党政府抬高物价政府自己愿意半躺着中枪!为什么商家愿意陪着破病行动党政府成为抬高物价的靶子因为他们有利可图他们把多余的牛奶粉卖给了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到新加坡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家眷在新加坡购买了大量的牛奶粉,然后在国内倒卖或者自用我绝对无意在此指责着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在新加坡扫牛奶粉的行为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扫牛奶粉行为完全可以理解那就因为自从2008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发生后,他们对自己国家生产的婴儿奶粉信心不足。这是不是造成了他们在全世界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他们之前对报章所说的牛奶粉间隔涨价的因素、以及吹牛不打稿的许宝坤装模作样地回答于58日在国会提出解决牛奶粉价格问题的所谓 三管齐下控奶粉价”!就是地地道道在上演一场事先彩排的丑剧和闹剧!说得更加肉麻点就是在:假设媳妇与家翁在打情骂俏吧了!

大家可以看看许宝坤提出的所谓“三管其下控奶粉价”再说明什么?

①加强与医院的合作:“爱婴医院”计划下,医院致力于鼓励哺乳,也不能与奶粉公司签署任何赞助协议,以免利益冲突。许宝琨希望本地私人医院也加入计划

②简化进口条例:简化奶粉进口条例和解除任何不必要的进口门槛,让商家引进更多品牌的奶粉,以提高品牌之间的价格竞争

③提高消费者保护标准:农粮兽医局将进一步加强对奶粉广告和宣传的限制,包括禁止商家使用奶粉营养价值做出误导性宣传

“如果有证据显示商家串通加价,新加坡竞争局将毫不犹豫地引用竞争法来调查这个反竞争的行为。”

1.(见《早报》:《三管齐下控奶价》(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0508-757819

2.(见《海峡时报》:Competition Commission looks into rising cost of infant milk powder; MPs express concern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competition-commission-looks-into-rising-cost-of-infant-milk-powder-mps-express-concern?utm_campaign=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xtor=CS1-10#link_time=1493979329

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是,陈佩玲和孙雪玲就是和许宝坤就是在打情骂俏!事实上,他们始终枪口一致对外!:

  1. 牛奶粉价格猛涨是生产商和供应商一手造成的!他们欺骗和抓住家长“爱子心切”的心态,一再抬高奶粉价格!

  2. 家长必须承担牛奶粉价格猛涨的一部分责任!因为家长持着“爱子心切”的心态,再贵的奶粉价格也要卖给孩子!

  3. 与淡马锡控股集团有关商业关系的NTUC、巨人、冷藏公司、百美、昇松、SHOP & SAVE……等都是在为奶粉商家和供应商背黑锅的受害者!

咱们看看以下从来自中国的网上下载的资料吧!这些资料的特点就是为中国人提供新加坡奶粉的价格!以下资料来源自如下网址:http://www.cqmama.net/thread-1047357-1-1.html

再看看2017510日在NTUC超级市场货架上售卖的部分牛奶粉价格!

我在《人民呼声论坛》文章:《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说了:

如果破病行动党政府不从根本解决婴儿牛奶粉价格飞涨的问题,作为平头老百姓是无所作为的因为1.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能在新加坡出现的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2.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奶粉生产商和经销商把奶粉售卖给愿意付高价的买家!” (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25/

事实就是这样。

请大家可以看看2013年,中国香港老百姓面对着来自中国大陆的水客和“买奶大军”汹汹来势造成他们无法应付日益飞涨的牛奶粉价格时,香港特区特区政府是如何回应老百姓的诉求的!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于2013年2月27日在香港立法会提出了立法控制宣布:《香港用刑罚限制携带奶粉出境》(见网址:http://news.xinmin.cn/domestic/2013/02/24/18796912.html

香港正式在宪报刊登《2013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建议规定除非获特区政府工业贸易署署长发出许可证,否则禁止从香港输出供36个月以下婴幼儿食用的配方粉,包括奶粉或豆奶粉。规例227日交立法会,31日生效。

考虑到离境人士可能有自用需要,16岁以上人士每次可携带净重不超过1.8公斤两罐的配方粉离境。任何人若违反有关规例,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2。……香港本月初提出立法限制婴幼儿奶粉离境。港府发言人表示,近期配方粉供应链失效的情况与水货客的活动有很大关系,水货客庞大的需求往往引致香港母亲严重缺乏某些牌子的配方粉,因此修订规例旨在打击从事水货活动的人士。……

新规加入年龄限制:与此同时,考虑到离境人士可能有自用需要,港府建议每名16岁或以上人士,可携带净重不超过1.8公斤的配方粉离境。目前市场上最大的罐装配方粉一般净重0 .9公斤,因此根据修订规例,每人可带两罐配方粉离境。

同时,中国香港特区政府也回应了那些专门供应给中国人的商家的要求:《香港政府:取消限带奶粉出境禁令需满足四大条件》:

即香港整体奶粉供应充足、订购热线完善、零售点有效补货及可以接受订货,特区政府才会考虑撤销限带奶粉出境的措施。http://go.huanqiu.com/news/2013-03/3763788.html

到了这里,大家是不是可以开单行动党诈骗团伙的所谓“三管其下”的狐狸尾巴了吗?

到底谁是造成牛奶粉价格四年涨价40%、或者十年涨价120%的罪魁祸首?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谁是牛奶粉价格四年涨价40%、或者1十年涨价120%的幕后推手?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为此,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牛奶粉价格猛涨的问题上是拽着明白装糊涂!

(中英文版)是谁偷走了新加坡人的午餐?是总理?还是人民? The Prime Minister or The People: Just Who is Stealing Lunches in Singapore?

标签

本文导读:

1.这篇文章是翻译自《关键评论国际版》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Edition网站。文章的题目是: “The Prime Minister or The People: Just Who is Stealing Lunches in Singapore?”(见网址: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70205213309827&id=1420116771652008)

  1. 这是一篇具有说服力的文章。它的主要内容在于解剖和揭露了李显龙在2017年“5.1”劳动节期间发表的号召新加坡人所谓“偷走别人的午餐”的谎言与谬论。文章的结语是:

“它将可以让李显龙牢记的是,新加坡有今天,那是因为它的人民的勤劳努力得来的。假设李显龙和他的政府未来达到世界顶端而继续“消费”他的公民——即是工人。那么,随着越来越多的公民被他们抛在后头,最终新加坡人将会背向李显龙。

这一天的到来,就是李显龙的午餐将会被他们偷走。”

  1. 本文章中文与英文内容之间如有不符、或者词不达意之处,均以英文原文作为最终解释权。

特此说明。

是谁偷走了新加坡人的午餐?是总理?还是人民?

×××××××××

在五一劳动节前几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与工会领袖举行的讨论会上,告诉新加坡人去偷走别人的午餐。

他说,

“你一定要偷走别人的午餐。”(见网址 said

他稍后又在劳动节集会上重复了这句话。同时又说:

“一些人一直以来就在尝试偷走你的午餐。我们必须看管好自己的午餐。” (见网址said

他的哗众取宠的讲话引起了许多人睁大眼睛注视着。但是,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似乎如此迷恋着“午餐被人偷走”的说辞。

2013年,他在一个电视论坛上说:

“假设你看看其他国家,如越南、中国,甚至印度,他们正在谈论着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们仍然处于饥饿、渴望着偷走你的午餐”(见网址said

他补充说,“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看管好自己的午餐”

2014年,在福布斯全球首席执行官会议对话会上,他又说,

“我想,这就是新加坡必须做的事。那就是保持警觉和猜疑,这样你就会知道有人端走你的午餐。”

实际上,新加坡总理这么沉迷于提醒新加坡人的“警惕自己的午餐”似乎已经成为这个岛国的标志了。

回顾到2007年,他在国会宣布:

“我们的政府是一个“偏执狂”政府——我们的政府一直以来就忧虑着问题”。(见网址pronounced

2014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成立60周年的讲话上发表演说时,他说,

“甚至一些偏执狂是有益的——因为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说过,只有偏执狂得以生存。可以让它在你的脚趾。”他同时也说,“我们同时需要两种偏执狂作为矛盾的自信。”这就是他所说的将使新加坡成为一个“特殊的国家”。

但是,他无法掩饰自己所执着的有关“偏执狂”论。

在纪念新加坡建国50周年的对话会上,他说,

“有人说我们是偏执狂者。我想,我们是偏执狂者。我们必须是这样。“(见网址said

他补充说,

因为你已经在一个高的层次,你期望在一个更高的水平。”

关于成功的问题。

或许李显龙已经被新加坡是一个成功的缩影所说服了。新加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世界上最高的和前提一些报告指数也是最高的。新加坡周边国家的人民为此而妒忌。他们羡慕这个岛国,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李显龙的最终议程是“偷走别人的午餐”。

这种 “偷吃别人的午餐” 极妙的想法是一种“咄咄逼人的竞争对[…]痛击对手”的金融概念(见网址financial concept)。这可能给予新加坡的领袖指导如何看待这个岛国面对其他国家。即便是当在描述其人造的社会政治时,李显龙用金融术语谈到它们:English英语时,他说,

“在许多亚洲国家里,英语是一个重要的竞争优势”,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竞争优势”,同时,“一旦失去这个优势,我们与其他国家一样[…],我们将会失去这个珍贵的优势。这样一来,我们就很难再变得特殊了。”

事实上,李显龙的谬论是与已故克鲁夫Grove先生的论述是相似的。他说,

“你是在世界上数以百计万相同的性质的商业和其他商人在竞争。你和他们一样在做同样自己能够做的工作,也许比他们更渴望,因此速度比他们快。”

克鲁夫也说,

“你也必须接受,不论你在哪儿工作,你不是一个雇员;你是一个自雇的商人。”这个想法似乎与新加坡领袖的想法是一致的。李显龙接受了这个想法。

正是这样的想法,它也让新加坡对人权的藐视与尊重。在2009年,律政部长K.桑木根(K. Shanmugam)在纽约律师协会的对话会上说,

“新加坡被视为一个背离民主规范,那是因为它被视为是一个国家。”

K.桑木根补充说,

这就是大多数人犯上错误的地方……我尝试向大家解释,我们有所不同的地方是我们是一个城市。我们不是一个国家。”

换言之,新加坡的领袖们把这个国家的管理视为是管理一个商业机构。因此人权是可有可无的。

新加坡公司

事实上。新加坡已经被一些人(见网址some看成是一家企业。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甚至认为,新加坡的公民相信新加坡必须这么管理。

新加坡的《今日报》陈查理先生在一篇评论里(见网址said说,

把我们的公民当成是新加坡有限公司的股东,我们实际上给每个人一份实实在在的‘国家股份’。这就是说,使更多人参与到国家的繁荣,这就会有希望产生广大的社区意义和参与感。

陈查理的逻辑似乎与李显龙的论述是相一致的,李显龙在国会里谈到(见网址said

创造一个“包容的社会[…]是让每一个人从中享有国家进不到利益的。这是一个每一个人都有发言权、股权和归属感的地方。这是一个每一个人通过自身努力和感受他/她拥有真正的机会往上攀升到地方。”

但是这是与李显龙(在五一劳动节)的献辞里的“偷走别人的午餐相”互矛盾的——一个人是否可以偷走其他人的午餐吗?而且他们还偷分享着他们的食物?

事实上,有关的统计数据已经说明了李显龙的谬论——它是没有实质价值的。布鲁金斯研究所已经说明了(见网址shown

一个国家收入差距扩大的国家。同时也是社会流动性下降的国家。它也显示,因为新加坡在发达国家中拥有高增长的收入,它也是社会流动性下降的其中一个国家。

根据密里.李小姐(Millie Lee)和保尔.莫里斯先生( Paul Morris)发表在《国际终身教育杂志》的调研(见网址study也显示,“甭管一个国家的经济成长的显著水平,扩大提供终身学习的意义、生产力率没有改进、收入差距的扩大、社会流动性已经下降,以及,穷人的‘生活素质’的条件在相比之下是差的。”

新加坡有限公司并没有给予新加坡人民股份,最低限度哪些属于中低收入的新加坡人。

是股东还是雇员?

有一点观察者没有认识到的是,以一个传统模式的概念去理解新加坡政府是错误的。因为这并不是你所看到的统治者。正如桑木根无意间揭露的,

“新加坡有限公司的经理倾向于把本地公民被视为如旧时代的公司城市的雇员,”在《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简略地叙述(见网址describes)新加坡的领导人——最低限度也是新加坡政府是如何推荐自己给别人。缅甸的反对党领袖翁山素枝在2013年访问新加坡后,经典地描述了新加坡的教育制度是一个非常“劳动力的培训”。

她说(见网址said

这让我思考着一个问题,什么是工作?[…]我不想要为我们的国家争取更多的东西了。”

这同时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加坡执着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或者而不是收入,——和利润最大化。这是加剧工人的低工资、昂贵的店屋租金的经济。事实上,新加坡在过去四年已经被《经济学人》杂志列为世界上生活费昂贵的城市(见网址ranked)了。但是,它最终削弱新加坡增长的高成本。政府的统计数据说明了,从2014年之前,商店租金的已经不断提高达到一个顶峰。

接着,从2011年开始,新加坡的零售业指数以固定美元兑换利率计算就一直呈现下跌的趋势。第一太平戴维斯世界研究刊物(Savills World Research)在报导新加坡零售业部分是这么写到(见网址wrote),

零售业者仍然认为造成影响消费者购买力软弱的原因是高昂的营运成本,包括了员工薪金和租金,特别是面对来自网购方面。”这也就导致了子2011年开始,新加坡商店租赁的空置率一直攀升。在首选商业地段乌节路,空置率已经达到了8.8%。这是五年来最高峰。

但是,新加坡薪金问题造成令人感到的沮丧并不令人感到惊讶。新加坡政府至今仍然坚持不实施最低工资制以保护自己的工人。事实上,这些工人就是零售业的消费者,这就进而削弱了他们的购买力。在2011年(见网址2011),瑞银股价与收益报告把新加坡列为在发达国家里最低的购买力的国家。在那个时候,与香港相比,新加坡工人在税务和薪金(公积金)的扣除额后的净工资水平是被列为最低的。它甚至比台北还要来得低。瑞银股价与收益报告的2015年最新报告没有对新加坡进行评估,因此无法与其他国家进行最新的比较。然而,在它最新的报告里披露了台北已经超越了香港。

无论如何,李显龙执着于偷走别人的午餐的说辞已经伤害了大多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受薪群体。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李显龙的领导下,从2000年中开始,通过新加坡向国际开放,就开始实施廉价劳工津贴政策。这就是造成目前新加坡的工资被压低的情况。

工人的情况又是怎样呢?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前经济学教授Tan Kong Yam兼职教授在为新加坡海峡时报撰写的一篇文章写到(见网址said):

“工资占有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从2001年的45%下降到200739%。这样跌崖式的下降反映了它主要是外来劳工的涌入,造成了本地劳工失去了要求提高工资的能力。与此同时,外来劳工却为公司创造了迅速增长的利润。”

“这样的结果是:在2002年外来劳工的增长率从原来的负6.3%,到了2005年变成了8%。到了2007年上升到19%。这样以牺牲本地居民为代价的政策,最终是有利于外来劳工,以及本地的雇主和公司的。它已经造成了本地居民在经济、社会以及物质各方面已经收到了限制。

贸工部和人力部在最新发表的联合声明反驳了Tan Kong Yam教授的说法。但是他们的反驳所提供的统计数据和分析是那么无稽的(见网址scant)。

但是这已经成为新加坡的人的共识了。新加坡人在《亚洲频道》(CAN)的脸书Facebook网页上的留言赞了Shinn Ng网友的帖子。Shinn Ng在《亚洲频道》的脸书Facebook网页的帖子说,

“问题是,(李显龙)邀请那些外来人才来偷走了我们的午餐。这样的情况还是足于恶劣。他的政府还通过调高水价30%偷走了我们的晚餐。在过去几个月,由于水价的调高已经造成了煤气价的调高!”

Shinn Ng的帖子获得了236个人的赞。

事实上,李显龙的执着于偷走别人的午餐已经造成了人民对过去的怨恨再次被提起。一部分新加坡人指向新加坡政府与印度政府签署的《综合性经济合作协议(CECA– 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Agreement (CECA) 。在这个《协议》约定下(见网址states),

“双方的任何一方应该满足对方的劳工认证测试、经济需要的测试、或者那些有益于本协议约定的自然人而言的其他类似临时加入条件的程序”单不仅仅是这些约定条款。类似的条款也新加坡政府与澳大利亚政府和巴拿马政府签署的《综合性经济合作协议(CECA》里出现。在这两项协议中,劳动认证测试取代了经济需要测试”。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加坡政府一再不规范合法保护工人权利的政策。世界银行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里把新加坡列为最少就业保障的国家。

新加坡人的看法

Lim Hwee Choo帖子在《今日报》(Today)的脸书网页说出了许多新加坡人的共同的感受。她说,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只有关注自己的午餐被人偷走?当其他国家发展人才,使他们能够扮演主要的角色。他们可以自己要做自己的生意,这样他们可以扩大到其他国家。我们的国家就这么小,我们需要降低自己,让那些大国到新加坡进行投资,然后,我们的工人为他们打工。这是什么逻辑思维?

她的帖子获得了41个人的赞。

事实上,正如陈教授所说的,

“在全球化的巨大压力下,许多工厂都搬到了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以及技术进程也对那些非熟练和半熟练的工人的工资也产生下行的压力。然而,在国际套利活动下,对于那些顶尖的高技术工人,他们具有高技术的工资则已经被拉到了最顶

当陈部长把这个统计数据提交给国会时,他捅破了事实。他披露说,

除了专业人士、经理和执行人员,简称“PMES”外,事实上,新加坡人所赚取的薪金是比外来劳工来得低。在2013年,占25%的外来居民的专业人士每个月赚取的毛薪金是S$4,901元(或相等于美金3,500元)。新加坡人的专业人士却每月只赚取S$4,736。占80%的外来居民高管人员,每月赚取S$11,766,新加坡人每月却只赚取S$11,533。同样的情况(见网址same)发生在中等入息受薪阶层工人,在2011年,当新加坡人每月赚取少于S$3,248时,外来居民却每月赚取S$3,480,。这里指的居民是包括了在新加坡工作的新加坡永久居民和外来劳工,这就是说,外来人比新加坡人的薪金还要高。

是的。李显龙有关要新加坡人去偷走别人的午餐又再一次自相矛盾。对于许多新加坡人而言,相反的情况,这似乎是政府允许这样的情况在新加坡发生。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经济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首席经济顾问Yeoh Lam Keong教授在自己的脸书个人网页上写道:

“新加坡非熟练和半熟练工人的真正薪金收入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被压制下来。这是由于面对从……整百万外来劳工的竞争。这样的结果就是:与同样是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工人阶级和底层服务工人的薪金相对的低和那些收入都无法养家的最底层10%贫穷的工人。即便是,PMETS也是同样面对着来自中国、印度和菲律宾的廉价工程师和IT行业工人的冲击”。这就是为什么在PMETS当中出现失业结构的一个大问题。在12年前,大约只有25%PMETS失业。今天PMETS的失业率已经占了将近一半了。

Yeoh Lam Keong教授反驳说,

“所以,是谁需要承担谁偷走谁都午餐?这是一个令人遗憾和巨大的政策错误所造成的”

收入差距的峭壁

20年前,新加坡人在欢迎外来劳工在他们当工作时,收入差距已经引起人们的怨声载道了。它已经成为政府为制定鼓励外来偷走人们午餐的政策焦点了。人们在一段时间里把这个情况视为是外来劳工做造成的。

这可以在一个以色列进行的研究个案(见网址study)发表在里牛津大学出版社定期刊物上看到。它说,

“低级的社会经济地位有可肯能察觉出,群体工人是一个造成经济福祉的威胁原因。对于在经济上产生的竞争可能会引起敌对情况。”

但是,许多新加坡人要反对这个已经统治新加坡超过60年的执政党这样的政策感到无助。人们对这些政策都不敢发出任何抗议的声音。大多数人民愤满地指责,这是政府制定有利于外来劳工政策所造成的。这样的结果是导致了无助的人们与到新加坡寻求工作机会的外来劳工之间产生了潜在仇恨。

.“偷走别人的午餐”的课题的出现又引申出了另一个过去几年在新加坡人当中的问题。那就是:退休的问题。

当时反对党成员史蒂芬.谢竞丰(Steve Chia)在国会里提出询问(见网址:asked),

“(时任)副总理(李显龙)是如何期待公民在公积金计划下使用不确定的退休计划。这是公积金缴交计划下公民自己交付的钱。部长们和政府公务员本身的退休计划的利益是在一个使用纳税人的钱为先决条件下获得保证实现的。”

他说,

“这就是说,自己去世前已经被耗尽了。然而,那些符合退休条件的部长们的退休金却有纳税人的钱关照着直到他们逝世为止。”

无论如何,(时任)副总理见财政部长李显龙在回应时说,

“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李显龙接着问史蒂芬. 谢竞丰,

如果“部长们是在再让自己富裕”时,史蒂芬.谢接着又提出另一个问题,“那些年龄已经到达55岁的部长是否在领取薪金的同时,也领取退休金。假设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它应该继续服务。”

李显龙回答说,

“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后来李显龙在当年接任成为总理。这个(部长)退休计划最终在2013年才被废除。

双重标准

但是,这里带出来一个问题——为什么允许部长们在享有巨额退休金的同时,又能够拥有公积金呢?反之,新加坡人民的退休金是在自己掏腰包下的呢?

新加坡人从自己的薪金里扣除37%缴交到公积金户头里作为退休金计划。这是世界上社会保险金最高的缴交额。(见网址:highest)这也是新加坡成为世界上八个拥有最高退休金的国家之一。但是,这是被掩盖了的事实是:实际上新加坡人似乎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利益——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的报告(见网址:according),

新加坡人是世界上其中一个领取不相称的退休金的国家。报告说,在2011年,新加坡人领取公积金支付的退休金数额是每月新币260元(见网址S$260)。到了2014年,他们每月领取的退休金数额才增加到新币394元。

或许这也就是Kim Hwee S愤怒地在亚洲频道的脸书网页上发表的帖子所说的,

“但是,政府不应该偷走我们的午餐啊!”她的帖子获得了新加坡多新加坡人的认可。84个网友点击了赞。

新加坡人的退休金也让新加坡政府的投资机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财富壮大起来。——它已经会成为世界上10个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见网址:become)。但是,它今日的财富与成就是建立在支付给新加坡人低数额的退休金的基础上。新加坡人为此必须放弃自己的退休计划。人们不禁要问,新加坡总理提出偷走别人午餐的道理是建立是在什么基础上?新加坡总理本身就是担任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的主席。

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是:

身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为什么必须推动鼓励它的人民去偷走其他人的午餐的价值观?为什么要把管理一家企业的模式去管理一个国家?

对于新加坡领导人而言,他们提出的管理国家的模式不存在着任何的虚伪或者伪善。他们的政策是带给人民很好的利益。新加坡领导人领取自己的薪金是世界上最高的。李显龙以前说过,他相信,新加坡领导人领取高额的薪金这是适合于“某些天生的贵族”。这是新加坡的制度所需要的条件。

但是,李显龙的“免费午餐”的说法则完全与普遍的新加坡人的想法不同。

李显龙于2011年在国会为部长们领取高额薪金辩护进行时说(见网址:said),

“我认为,对于我们的部长或行政人员来说,一直不断地担心着他们的家庭收入或者家人的福利问题,这不符合新加坡的利益。他们必须在不牵挂自己的家庭收入或者家人的福利问题基础上,把全部的精力放在管理好自己的部门和为新加坡的未来进行规划。在获得这样的保证前提条件下,他们能够为自己的家人提供与大多数自己同一代或者同年龄的家庭生活水平。

与此同时,据估算(见网址:estimated),大约20%-35%的新加坡人是生活在贫穷线上。他们赚取的收入只足够餐桌上的午餐。

对于这些穷人而言,事实上是没有所谓的“免费午餐”。他们每天都面对自己的午餐被人偷走的情况。

事实上,就李显龙而言,他相信(见网址:believed),

“假设我无法再让10个亿万富翁移居到新加坡,并在此设立他们的基地,我的基尼系Gini coefficient)将会变差。但是,我认为,如果这些富翁能够到来并在此设立基地,新加坡人将会变得更好,因为他们将给新加坡带来商业契机、机会、开辟新的门路和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我认为,我们必须以这样的思维去看待这个问题。”

但是,《经济人》(The Economist)(见网址fourth)把新加坡列为裙带资本指数属于第四位国家。它仅次于俄罗斯、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之后。这就是说,新加坡是一个哪些与“政治有关系”的个别人士可以赚取成为世界上第四位最“富裕”的人。事实上,李显龙的理论根本没有改善大多数新加坡人的生活。

或许Jimmy Ng在《今日报》(Today)的脸书网页上帖子,是属于新加坡人综合性最好的想法,

“偷走别人的午餐是错误的。我们不应该创造一个不足够午餐的社会。人民付出的53个亿的年薪金给一群部长们,他们却无法做出进步。税务的收入是建立在提高物价的基础。其他方面我们只能靠相互偷走彼此间的午餐。”

他的帖子获得了44个赞的点击。

他补充说,

“是哪一个学府教导我们去偷走别人的午餐的?假设我们需要去偷走别人的工作,这意味着我们不受在探索如何创造就业机会,或者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

但是,新加坡的通讯记者韩莉潁同时指出(见网址pointed out

“这种偷走别人的午餐的“零和”说法首先是整个问题的一部分。” 我们继续坚持在吃之前先吃人的思维的时间越长,我们将大多数人将会发现日子越来越难过。

她补充说,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几年的任何事情,可以肯定,这样模式不仅仅是非传统的问题,而是不可持续和适得其反的结果。”

或许,李显龙可以从克鲁夫的书里捡到一句话,那就是,“投资失败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离开了自己的顾客、或者是顾客离开的他们。”

它将可以让李显龙牢记的是,

新加坡有今天,那是因为它的人民的勤劳努力得来的。假设李显龙和他的政府未来达到世界顶端而继续“消费”他的公民——即是工人。那么,随着越来越多的公民被他们抛在后头,最终新加坡人将会背向李显龙。

这一天的到来,就是李显龙的午餐将会被他们偷走。

 

The Prime Minister or The People: Just Who is Stealing Lunches in Singapore?

 

The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told Singaporeans to steal other people’s lunches at a discussion with union leaders a few days before Labor Day.

Lee said: “You must make sure you steal somebody else’s lunch.”

He later repeated his message at the May Day Rally and said: “someone is always trying to steal your lunch and we have to guard our lunch.”

Lee’s rhetoric caused many to raised their eyebrows but this is not the first time Lee seems so fixated on lunches being stolen.

In 2013, Lee said at a live television forum: “If you look at other countries: Vietnam, China, even in India, they’re not talking about work-life balance; they are hungry, anxious, about to steal your lunch.

“So I think I’d better guard my lunch,” he added.

And in 2014 at the Dialogue at Forbes Global CEO Conference, Lee said, “I think that is what Singapore needs to do, to be aware, to be paranoid so you always know that somebody can take your lunch away.”

Indeed, Singapore’s Prime Minister’s obsession with exhorting Singaporeans to remain “paranoid” seems to be a trademark of the island-nation.

Back in 2007, Lee pronounced in parliament: “Our model is “paranoid” government – a government which worries all the time.”

In 2014, Lee remarked at the 60th anniversary lecture of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Society (NUSS) that, “even some paranoia is helpful – because as Andy Grove says,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And it can keep you on your toes.” He also said, “we need to be both paranoid and at the same time paradoxically confident.” That, he said, would make Singapore a “special nation”.

But Lee is unabashed about his fixation on being “paranoid”.

At a dialogue to commemorate Singapore’s 50th anniversary, Lee said: “people say we are paranoid, which I suppose we are and we need to be.

“Because you are at a higher level, you expect to be at a higher level,” Lee added.

A question of success

Perhaps Lee is convinced that Singapore is the epitome of success. Singapore’s GDP per capita is one of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and the highest by some reports. Singapore is the envy of many people in its surrounding regions, who also sing praises of the island state, but unbeknownst to them, Lee’s ultimate agenda is to steal their lunches.

The very idea of “eating someone’s lunch” is a financial concept of “an aggressive competitor […] beating their rivals”. This might give guidance as to how Singapore’s leaders see the island-state vis-à-vis other countries. Even when describing its socio-political artefacts, Lee talks about them in financial terms: English is “an important competitive advantage over many other Asian countries”. Singapore’s government, Lee said is “outstanding”, is a “vital competitive advantage” and “if we ever lose it and become “normal, […] we will have lost a precious competitive advantage and it will be very difficult for us ever to become special again.”

Indeed, Lee’s rhetoric seems to parallel the late Grove. Grove had said: “You are in competition with millions of similar businesses, millions of others all over the world, picking up the pace, capable of doing the same work that you can do and perhaps more eager.”

Grove also said: “you have to accept that no matter where you work, you are not an employee; you are in a business with one employee-yourself.” This seems to be a line of thinking that Singapore’s leaders and Lee have adopted.

This has also become how Singapore justifies its disdain for the respect of human rights. At the New York State Bar Association Dialogue in 2009, K. Shanmugam who was then Law Minister had said: “Singapore was viewed as a deviation from the democratic norm because it was seen primarily as a country.”

“This is where most people make a mistake…I have tried to explain that we are different. We are a city. We are not a country,” Shanmugam added.

In other words, Singapore’s leaders consider the country they control to be a business entity where human rights are dispensable.

Singapore Inc.

Indeed, Singapore has been observed by some to be run like a corporation, some even among its citizens believe that Singapore should be too.

In a commentary in Singapore’s Today newspaper this week, Charles Tan said: “By treating our citizens more like shareholders in Singapore Pte Ltd, we effectively give everyone a more literal “stake” in the country, which means more even participation in the nation’s prosperity and, hopefully, a greater sense of community and re-enfranchisement.”

Tan’s logic seems to parallel Lee’s. Lee had said in parliament about creating an “inclusive society […] where everybody benefits from the progress of the nation. It is one where everyone has a say, a stake and a sense of belonging. And it is one where everyone aspires to do better through their own efforts and feels that he or she has a real chance to move up.”

But this contradicts Lee’s message of stealing other people’s lunch – can one steal from someone else’s lunch, yet share their pickings with the ones they steal from?

Indeed the statistics put paid to Lee’s rhetoric – it has no factual meri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has shown that the countries with rising income inequality are also those with declining social mobility, and it also showed that because Singapore has the highest income inequality among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it also has one of the lowest rates of social mobility.

 A study by Millie Lee and Paul Morris i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felong Education also showed that, “despite the remarkable economic growth at a national level and the significant expansion of lifelong learning provision, productivity rates have not improved, income inequality has increased, social mobility has declined and the ‘quality of life’ is, in comparative terms, poor.”

Singapore Inc. does not give Singaporeans a stake in the corporation, at least not for the low- and middle-income.

Shareholders or employees?

One thing that observers fail to realise is that it is misplaced to use a traditional model of governance to understand Singapore because this is not how its rulers see it, as Shanmugam has unwittingly revealed. “The managers of Singapore Inc. tend to treat local citizens somewhat like the employees of an old-fashioned company town,” an article in the Fortune newspaper succinctly describes Singapore’s leaders – at least that is also how Singapore seems to introduce itself to others. Myanmar opposition leader Aung San Suu Kyi had famously described Singapore’s education system as being very “workforce-oriented” after she visited Singapore in 2013.

“That made me think, what is work all about? […] I wonder whether I don’t want something more for our country,” she had said.

This also explains Singapore fixation on GDP growth – or revenue, rather – and profit-maximisation, which has been fuelled by a low-wage, high cost rental economy. Indeed, Singapore has been ranked the most expensive city in the world by The Economist for four years in a row now. But the high costs in Singapore have finally put a dampener to Singapore’s growth. Government statistics showed how rents kept increasing until reaching a plateau before declining from 2014.

This followed Singapore’s falling retail sales index, in constant dollars term, which has been happening since 2011. Savills World Research in its report on Singapore’s retail sector, wrote that, “retailers are still feeling the effects of weak consumer spending, high overheads from staffing and rental costs, as well as competition from the online space,” which has led to Singapore’s retail vacancy rate climbing since 2012, and which has reached a five-year high of 8.8% on Singapore’s prime stretch along Orchard Road.

But this is not all surprising considering that Singapore’s wages have suffered a bout of depression and Singapore continues to insist on not implementing a minimum wage to protect its workers who happen to be its consumers as well, and thus dampening their purchasing power which in 2011 Singapore was ranked by the UBS Prices and Earnings Report as having the lowest purchasing power than any city in a developed country. Singapore’s net wage level after taxes and payroll deductions was also ranked the lowest, together with Hong Kong, and even lower than Taipei, at that time. UBS’s latest 2015 report does not feature Singapore, so it is not possible to make a more recent comparison, though in the latest report, Taipei has taken the crown from Hong Kong.

The fixation that Lee has over stealing other people’s lunches has however hurt a large part of its low- and middle-income workforce. The governing People’s Action Party with which Lee leads has pushed for a cheap labor substitution policy since the mid-2000s by wildly throwing open Singapore’s borders thereby resulting in Singapore’s wages being depressed.

What about the workers

Writing for Singapore broadsheet The Straits Times, Adjunct Professor Tan Kong Yam at the 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and former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the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said: “the wage shares of GDP fell from 45 percent in 2001 to 39 percent in 2007. The steep decline reflected the substantial inflow of foreign workers, which weakened the bargaining power of domestic and foreign labour, and allowed rapid economic growth to increase company profits instead.”

“Consequently, foreign employment growth rate rose from a negative 6.3 percent in 2002 to 8 percent in 2005 to 19 percent in 2007. These policies have been favorable to foreigners as well as local employers and companies, all at the expense of the local residents, whose economic, social and physical space has been circumscribed.” The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and of Manpower later released a joint response to rebut Tan but the response was scant in its statistics and analysis.

But this has become a common sentiment among a segment of Singaporeans. Leaving their comments on the Facebook page of Singapore’s television news channel, Channel NewsAsia, the most liked comment came from Shinn Ng who said: “The problem is, (Lee)’s inviting those FTs (foreign talents) to steal our lunch. As if that’s not bad enough, his government is stealing our dinner too with all those increases like 30% water fee hikes and increase in gas tariffs for the past few months!” Her comment has garnered 236 likes at the time of writing.

Indeed, Lee’s rhetoric of stealing other people’s lunches have caused a past resentment to be brought up again. Some Singaporeans pointed to the trade agreement – 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Agreement (CECA) – that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d signed with India, where a clause states that, “Neither Party shall require labour market testing, economic needs testing or other procedures of similar effects as a condition for temporary entry in respect of natural persons upon whom the benefits of this Chapter are conferred.” But not only that, a similar clause is found in the trade agreements that Singapore signed with Australia and Panama as well. In both of them, “labour certification tests” replace “economic needs testing”.

This would also explain why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s refrained from legislating to protect the labor rights of workers. The World Bank ranks Singapore has having the second least employment protection among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and East Asian countries.

Local views

Lim Hwee Choo characterized the sentiment that many Singaporeans have in a comment on Today’s Facebook page: “I have a question. Why am I only seeing our own lunches getting stolen? While other countries grow talent so that they can take big roles and make their own businesses that can expand to other countries, we have very little of that but we lower ourselves so that these big giants will come invest in Singapore and our workers work for them. What’s that mentality?” Her comment was liked 41 times.

Indeed, as Adjunct Professor Tan also said: “The intense pressure of globalization, relocation of factories to China and ASEAN as well as technological progress have exerted strong downward pressure on wages of the unskilled and semi-skilled workers, while the international arbitrage pressure on the highly skilled workers at the top has pulled up wages at the top end.”

When prodded to provide statistics to this in parliament, Minister Tan revealed that for Professionals, Managers and Executives (PMEs), Singaporeans indeed to earn lower than foreigners. In 2013, residents at the 25th percentile and who were professionals earned a gross monthly income of S$4,901 (US$3,500) while Singaporeans earned S$4,736. For residents at the 80th percentile, they earned S$11,766 while Singaporeans earn S$11,533. The same is happening for median-wage workers as well, for whom residents earn S$3,480 in 2011 while Singaporeans earned a lesser S$3,248. Residents comprise both Singaporeans and foreigners working in Singapore, which mean that the income for foreigners would be even higher.

Yet, this again contradicts what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said about asking Singaporeans to steal other people’s lunches. To many Singaporeans, it seems that the government is allowing the situation to happen the other way around instead.

Yeoh Lam Keong, who is the Adjunct Professor at the 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and former Director of Economics and Strategy and Chief Economist at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Investment Corporation, weighed in on his Facebook: “Unskilled and semiskilled workers have had their real wages dampened for over 15-20 years over the 1990s and 2000s due to competition from … well over a million such immigrant workers. Our working class and lower service level wages are much below similar developed countries’ wages as a result, and the bottom 10% form the working poor – whose wages are not enough to support a family with. Even PMETS have been hit by cheap engineering and IT (labor) imports from China, India and the Philippines. That’s one big (reason) why structural unemployment among PMETs has risen. 12 years ago they only formed 25% of the unemployed. Today they are about half.

“So who is responsible for whom stealing whose lunches? A regrettable and massive policy mistake,” Yeoh retorted.

Inequality rife

Where Singaporeans were welcoming of foreigners working in their midst just two decades ago, the inequality that has been exacerbated by government policies focused on encouraging people’s lunches to be stolen have led to much resentment which a segment of Singaporeans have taken to blaming foreigners for.

This was found to be the case in a study conducted in Israel and published in a journal by th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dividuals of low socioeconomic standing are likely to perceive out group workers as a source of threat to economic well-being, and that fear of economic competition is likely to prompt hostility.” But where many a Singaporean feel powerless against a ruling party which has controlled government for nearly 60 years and who do not dare whimper a protest, much of the anger that the citizens have towards government policies have been unfairly channelled towards foreigners, resulting in an underlying animosity that is brewing between the powerless and those who seek opportunity in the island.

The issue of lunches came up again on another issue that has aroused Singaporeans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pension

When opposition politician Steve Chia asked in parliament, “how does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expect citizens to take the uncertainty of retirement planning under the 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 public pension scheme), which is a 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 at their own cost, whereas Ministers and public officers themselves are under a guaranteed and defined benefit pension scheme, using taxpayers’ money?

“In other words, their CPF may run out before the citizens die whereas qualified Ministers are taken care of by the taxpayers’ money until they die,” he said.

However, in replying to him, then-Deputy Prime Minister and Minister for Finance Lee Hsien Loong told him, “There is no free lunch.”

Lee then asked if Chia was asking if “the Ministers (are) enriching themselves again”, to which Chia followed up with another question: “Does any serving Minister who turns 55 actually receive both salary and pension at the same time? If yes, should he be serving?

To which, Lee replied: “I believe the answer is yes.”

Lee was promoted to Prime Minister later that year. The pension was finally only scrapped in 2013.

Double standards

But this begs the question – why were the ministers allowed the entitlement to keep their high pensions, on top of having CPF, while Singaporeans are left with only the CPF to fend themselves with?

Singaporeans contribute 37 percent of their wages into the CPF pension scheme, which is also the highest social security contribution in the world. This has led to Singapore having the eighth largest pension fund in the world but this belie the fact Singaporeans do not seem to reap benefits from this fund that they pay into – Singaporeans have one of the least adequate pension funds, according to the OECD. The median CPF Life pension payout in 2011 was only S$260 while it increased to only S$394 in 2014.

Perhaps this is also what led Kim Hwee S to exasperate on Channel NewsAsia’s Facebook page: “But the government shouldn’t steal our lunches!” Her comment has one of the top likes – 84 – suggesting an agreement from many Singaporeans.

Singaporeans’ CPF pension funds have also enriched the GIC – a government investment firm – which has become one of the top 10 largest sovereign wealth funds in the world, but this is at the expense of the low pension payout of Singaporeans whom many have to forgo their retirement. One wonders how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makes sense of his claim of stealing other people’s lunches, in relation to this, especially when he is also the chairman of GIC.

One cannot feel but think – should the leader of a country promote values that encourage citizens to steal lunches from other people? Should a country run itself like a company?

For Singapore’s leaders, there is no hypocrisy in its approach. They are benefitting well from their policies. Singapore’s leaders pay themselves the highest salaries in the world, befitting of a “certain natural aristocracy” that Lee had said before he believes the Singapore system needs to have.

But Lee’s idea of “free lunches”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average Singaporean.

In arguing for the high salaries of his ministers, Lee said in parliament in 2012: “I feel that it is not in the interest of Singapore for our Ministers or office bearers to have to constantly worry about their family income or the welfare of their family. They should have the freedom to concentrate on their jobs of managing their Ministry and planning for the future of Singapore with full assurance that they can provide for their families in the same manner as the majority of their contemporaries.”

Meanwhile, an estimated 20 to 35 percent of Singaporeans who are living in poverty barely earn enough to put lunch on the table.

To them, there is indeed no “free lunch.” Theirs are stolen from them on a daily basis.

In fact, to Lee, he believed that, “if I can get another 10 billionaires to move to Singapore and set up their base here, my Gini coefficient will get worse but I think Singaporeans will be better off, because they will bring in business, bring in opportunities, open new doors and create new jobs, and I think that is the attitude with which we must approach this problem.”

But where Singapore ranks fourth on The Economist’s crony capitalism index, after Russia, Malaysia and the Philippines, which means that Singapore is the country where individuals with “political connections” earn the fourth most “riches”, Lee’s ideology has not actually improved the lot of Singaporeans.

Perhaps Jimmy Ng’s 44-likes comment on Today’s Facebook page sums up the thoughts of Singaporeans the best: “Stealing is wrong. We should never create a society where there is not enough. We pay $53m to a group of ministers that have not progressed. The tax income is secured by raising prices. The left over, we need to steal from each other.

 “Which institution teaches us to steal? If we need to steal jobs, it means we are not exploring how to create opportunities or make us better?” he added.

But “this sort of lunch-stealing zero-sum rhetoric is part of the problem in the first place,” Singaporean journalist Kirsten Han also pointed out. “The longer we stick with the “eat before you get eaten” mentality, the more we will find that there’s less and less to go around for the majority of us.”

 “If we’ve seen anything in recent years, surely it’s that this model is not only unethical, but unsustainable and likely counter-productive,” she added.

Perhaps if there is another leaf that Lee should take out from Grove’s book, it is this that Grove said: “Businesses fail either because they leave their customers or because their customer leave them!”

It would serve Lee well to remember that Singapore is where it is today because of the hard work of Singaporeans, and if Lee and his government continues to exploit the citizens – his workers – for gains that go to the top, with the large swath of citizens who are increasingly being left behind, one day they are going to turn their backs on Lee.

One day, it is Lee’s lunch they will steal.

 

草民的“霸凌”与蔡深江的“脏议”!

标签

——蔡深江敢“脏议”行动党的霸凌吗?

本文导读:

蔡深江的所谓“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混淆黑白!他要告诉读者,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着所谓的“正义”!因此就不存在着“仗义执言”和“替天行道”!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哪天破病行动党这头恶魔遭到老百姓同声谴责与唾弃时,那么,就是“主客易位”之日!——破病行动党这头恶魔就是“好人”、老百姓就成了“恶人”!——这就是他的所谓:“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

2017423日在网上载了一条信息:一对男女在大巴窑八巷小贩熟食中心由于不愿与一位老伯拼桌进餐的过程中,男子从背后推撞老伯的视频!

这个视频在网上发布传开后,立即引起网民的不满与愤怒!

从视频曝光直到警方人员介入调查前,网民为了替老伯逃回公道,在网上进行了人肉搜索!网民一开始就锁定了视频里的当事人是在靠近大巴窑八巷小贩熟食中心大华银行分行工作的一对夫妇。

为此,迫使大华银行为此不得不连夜进行内部调查。它们从晚间八时左右接到信息后,立即发表文稿表明银行绝对不会姑息其职员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以粗暴行为对待任何人,特别是长者。经过调查后,大华银行在晚间11点正式对外发表文稿确认,网上流传的有关视频中的那对男女不是属于银行的职员。

与此同时,网民也主动在网上发起了签名运动,要求警方介入调查这起事件。他们从423日到430日一共获得了9251人的响应签名!

大华银行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为了维护银行的形象和袒护可能涉及这起事件的“当事人”!他们咋晚间八点首先明确地表明:银行绝对不会姑息和允许其属下职员任何欺凌老伯的行为!同时立即展开内部调查工作!到了晚间11点,大华银行明确地正式宣布这起事件与网上流传与有关的男女不是该银行属下靠近大巴窑八巷小熟食中心分行的职员。

大华银行的做法是应该获得赞扬和肯定的!因为:

一、显示了银行敢于担当的光明磊落精神;

二、进行内部调查后即使对外公布调查结果,理清和终止了网上不实的流言;

第二起事件是发生在20174 27日。

这起事件在网上曝光后,同样地立即引起网民的讨伐!在网民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当事人在430日通过《新明日报》出来向德士师傅“赔礼道歉”。咱们甭管、也不需要追究当事人的“赔礼道歉”是否是主动(?)还是“诚意”(?)还是被迫(?)咱们关心的是:当事人确实能够在网民的强大舆论压力做出了“赔礼道歉”!

这两起事件说明了什么?

  1. 网民已经不再相信破病行动党政府会维护正义!

  2. 网民不会仰赖破病行动党政府控制的主流媒体能够及时地为老百姓遭受欺凌打抱不平!

  3. 网民已经觉悟起来了!他们摆脱了破病行动党控制和主导舆论导向,他们相信只有通过社交媒体的压力,才能够阻止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横行霸道统治和制止社会上对无助的老百姓的一切霸凌和非正义言行!

我们应该赞许大华银行在处理这起突发事件做法!

我们也应该原谅和接受第二起事件的当事人敢于在短时间里做出“赔礼道歉”的勇气!

这是好事!

1963年李光耀以法西斯手腕统治新加坡以来,我们的老百姓开始知道要维护自己的权利与尊严,必须依靠自己!

我们更应该大力推广、展现通过社交媒体的舆论力量阻止破病行动党政府的继续横行霸道!

事实本来也就是这样!

让我们看看发生在2016116日林俊辉小弟弟在警方进行审问后回家跳楼死亡事件和丹娜美拉两名在施工中被行驶中的地铁列车撞死技术人员,以及国民服役人员李瑞峰在训练期间意外身亡的事件后,教育部、交通部、内政部、律政部、人力部、国防部、警方、学校当局、和铁公司等有关方面在第一时间的态度!——

1.他们急着撇清自己应尽和不可推卸的职责:

2.他们宣称自己有一套完整的“审讯程序作业”、“安全施工行为准则”,并且严格按照这套程序执行;

3.对于林俊辉小弟弟的不幸跳楼身亡和两名技术人员被行驶中的地铁列车撞死事件都说“无法理解”!禁止李瑞峰家属提出赔偿和公开表示承认这起意外事件国防部应该承担责任;

4.为了制止网民提出有关事件的揣测和疑虑不利于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形象,破病行动党的三木根不惜一切公然恐吓网民不得不公开议论这两起事件;

5.仗着控制国会绝大多数席位,破病行动党政府匆忙地在2016年8月15日月强行通过了《司法保护法令》(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Act ,企图阻止老百姓和网民公开讨论这两起事件!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内政部给那些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指示是什么?

201638日间,为了替破病行动党政府暖面颊,破病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御用文棍严孟达发表了一篇题为《受到“盘问”的法治精神》的文章(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6/03/08/

这就是说,蔡深江并不是第一个在破病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里自愿与主动拿自己身上那“四两肉”换取每个月区区一万元打赏费的御用文棍!

说穿了,蔡深江发表的这篇《都是“霸凌”》只不过是他“官复原职”后第一次公开主动向主子表衷心、献殷勤的“自白书”!

蔡深江真的是关心“霸凌力量”对“弱势者”造成的压力结局吗?不是!绝对不是!他娘生他时身上的那四两肉已经拿去与破病行动党换取狗粮了!

蔡深江的所谓“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混淆黑白!他要告诉读者,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着所谓的“正义”!因此就不存在着“仗义执言”和“替天行道”!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哪天破病行动党这头恶魔遭到老百姓同声谴责与唾弃时,那么,就是“主客易位”之日!——破病行动党这头恶魔就是“好人”、老百姓就成了“恶人”!——这就是他的所谓:“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过去50多年来,破病行动党政府在李光耀的法西斯裁专制实施的霸凌不是比现在社交媒体网民的“霸凌”还要来得更加严重吗?

那些被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御用文棍至今仍然不敢站出来为过去50年的各种历史冤案发出任何声音!这些历史冤案包括了:

  1. 1963年的“冷藏行动”以及后来连续不断的大逮捕,李光耀把数以千计左翼组织的领导人和成员不经审讯、长期与非法监禁的政治犯案件。这些政治犯的冤案至今仍然未能获得平反!

 

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被递夺,南洋大学被强行关闭,以及数以千计的南大学生当年被逮捕、开除学籍、驱逐出境。这些历史冤案至今仍然未能获得平反!

3.80年代期间对所有受英文教育的爱国民主人士无情镇压(包括“光谱行动”下的天主教会志愿社会工作者、学生领袖陈华彪、陈月清、反对党候选人惹耶勒南、萧添寿、邓亮洪、何元泰……等)!他们当中许多人今天仍然过着政治流亡生活或者已经客死异乡了!

4.2000年开始对鄞玉林、韩慧慧等青年人为要求归还公积金的合理要求进行了赶尽杀绝的行动,迫使目前这些年轻人不得不离乡背井到国外谋生或者申请政治庇护!

蔡深江不就是破病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其中的一条狗吧!他和被破病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文棍一样,对对破病行动党至今尚未对这些历史上的霸凌行为进行任何表态!(咱们不期望破病行动党政府会主动平反这些历史事件!)

蔡深江的能耐就是只有、也只能是“脏议”老百姓“霸凌”!

对于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横行霸道的霸凌行为,他绝对、也不敢进行任何形式的“脏议”!

 

同胞们,请踊跃参与请愿签名要求政府豁免居住在政府出租房的单身老年人的水电费豁免

标签

最近我们的组织——快乐人生基金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的对象是那些居住在建屋发展局政府出租组屋(注:不是租赁组屋)的老年人所面对的问题。经过调查结果,我们发现这些老年人面对支付水电费账单的难题。

老年人当中许多人由于无法承诺每个月按时支付家里的水电费账单,因此,目前是在《按使用付费计划》(PAYU“Pay-As-You-Use” System )下支付家里的水电费的。他们当中许多人拖欠了新加坡电力局数个月的水电费账单。他们当中许多人都通过社会服务组织和国会议员寻求协助。但是,由于这些寻且协助未能及时(得到有关方面的)回复,造成他们经常生活在黑暗的屋子里。这种情况对于居住在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他们的视觉是很低的。

这些老年人大多数人要嘛是独居的,或者是与其他老年人独居在一起的。

我们恳切希望政府是否能够考虑免除或者豁免对居住在(政府)出租房的老年人支付水电费。

他们当中都多人已经长期失业了。他们不少人是通过沿街售卖纸巾、或者售卖捡收废纸皮来维持晚年生活的。类似这样情况在无法得到任何依靠和没有孩子抚养下过日子的老年人是为数不少的。

可以想象得到,继续让这些老年人在面对(没有水电供应)的情况下生活在黑暗的环境下独居生活将会可能产生以外的危险的。让老年人在独居一室所可能产生的意外和在逝世时无人在身边,在经过数日死者的尸体腐臭后才被发现是一种不寻常的情况的。如果为这些提供豁免水电付费,我们是可以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的。

同胞们,假设您们同意我们所说的,老年人居住在没有水电供应的出租政府屋里是危险的,请您们协助我们发起的请愿书签名运动。

请向您们周边的同胞们分享这个信息和呼吁并要求他们参与这个请愿书签名运动。

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我们可以改变老年人未来晚年生活。我们总有一天会与这些老年人一样的。

请愿书签名网址如下:

https://www.change.org/p/ministry-of-social-and-family-development-waive-pay-as-you-use-charges-for-seniors-staying-in-rented-flats-light-is-a-necessity/share?after_sign_exp=default&just_signed=true&share=true

Recently our group, Happy People Helping People Foundation did a survey to find out more about the problems our senior citizens living in rented HDB flats are facing and we found out that many of them are having difficulty paying their bills. There are many among them who are using the PAYU (Pay-As-You-Use) System in their homes because they are not able to fulfill their monthly commitment of paying bills. There are also many that owes Singapore Powers a great sum for not paying their bills for months. While there are many who seeks help through SSO & MP, results often do not come immediately and many end up living in the darkness of their small flat. This can be especially dangerous for elderlies because of their failing eyesight. (Pay-As-You-Use) System。

Many of these elderlies are either staying alone or with another person who is also an elderly. We hope that our government may consider, waiving electricity charges for our senior citizens especially those who are staying in rented flats because many of them are no long working and a handful of them are earning very little by selling tissue paper, selling recycled cans and cardboard boxes. Growing old without support and care from children can be very difficult for many of these seniors. Imagine all the possible accidents that can occur if they continue to live in the dark. It is also not uncommon for seniors staying alone to meet with accidents in the house and passed away without anyone knowing until a few days later when the body starts to rot and smell. With electricity, we can cut down the risk of such accidents.

If you agree that it is dangerous for senior citizens to stay in a flat without electricity, please help us sign this petition. Please also share this petition and urge friends to do the same.

Together we can change the future for our seniors. One day we will all be one.

https://www.change.org/p/ministry-of-social-and-family-development-waive-pay-as-you-use-charges-for-seniors-staying-in-rented-flats-light-is-a-necessity/share?after_sign_exp=default&just_signed=true&share=true

28所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的“关闭“揭穿PAP诈骗团伙增加人口的谎言

标签

本文导读:

不必大周章去个答案!教育部于4月19日的决定已经为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答案:

新生儿不断减少

就是

破病行党政府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外来移民政策根本就不在于他们长期以来所吹嘘的了“增加”新加坡人口!一切都是虚的!

们长期以来一直指责说,由于土生土的新加坡年人不愿意婚和生育孩子,因此他不得不被迫引外来移民来增加人口!

2013年到2016年,短短3年里人口增加了208.1万!里面的年轻外来移民夫妇是不是也和土生土的新加坡年人一不愿意婚和生育孩子?如果是,那问题就是破病行党的自己的问题了!因相信和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引外来移民可以增加新加坡人口生育率!

××××××××××

破病行动党政府教育部于2017419日宣布,将在2009年合并28所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为14所。

理由是:新生婴儿“不断减少”!什么叫“不断减少”?这意味着什么?

是“合并”?还是“关闭”?

“合并”:那是为了整合资源和发挥各自的优势。如企业之间的合并是为了更好的扩大、做大和做强营业额及赚取更高的利润!学校之间的合并是为了集中师资、资讯资源和学校的设备,让学校和学生可以在一个更大、更完善和先进的环境下进行老师可以教学与学生可以学习。

“关闭”:企业关闭,那是因为长期亏损、支不抵债、市场萎缩等……无法继续经营下去而关闭;学校关闭,那是因为学生人数不足、学校经费问题无法聘用足够老师够、无法获得有关当局的具有经费拨款或者学校董事会及赞助者的捐款,没有能力更新或者添置新的教学设备与器材、学校场地面临拆迁或者无法找到适合的场地……而关闭;

现在破病行动党政府说的“合并”应该属于那一种?是“合并”?还是“关闭”!反正两者都不是!他们自己说的理由是:“新生婴儿不断减少”

他们把决定在2019年将28所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定性为“合并”!摆出台面的理由是“新生婴儿不断减少”!这绝对不是一时权宜之计!

这是一个具有非常深远意义的“理由”!他们已经对新加坡未来的新生出生率不抱任何幻想!因为,他们预见“新生婴儿不断减少”!

不对!他们必须使用正确的字眼:“关闭”!他们使用“合并”是有意淡化“新生婴儿不断减少”的问题!

我们不会、也不必和他们在这个字眼上吹毛求疵!既然他们提出的理由是归咎于“新生婴儿出生率不断减少”!好的。咱们就从这里开始揭穿这群新加坡史上最大的诈骗团伙的谎言!

李光耀在80年代在前往日本出席一个国际会议时说了以下一段话:

人才是新加坡的第一战略资源”,而“一个人性格习性的塑造,近80%是先天遗传的,大约20%则取决于后天的栽培。”从这一优生论出发,李光耀认为高智商的夫妇更有机会生育出聪明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不仅应当要结婚,还应该多生育。1983年8月,李光耀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出人意料地表示:“新加坡的男性大学毕业生若要他们的下一代有所作为,就不应该愚昧地坚持选择教育程度和天资较低的女性为妻。”

这次后来被称为“婚嫁大辩论”的讲话引起了极大回响,批评者纷纷指责他的“人口优生论”和精英主义。就连执政党的选票也受到影响,在1983年李光耀高调介入大龄女性婚姻和男女婚恋问题后,李光耀为首的人民行动党在次年的选举中得票率一度下降了12%。(《环球网》《李光耀:若是个年轻日本人,我会选择移民》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2014-03/4928518.html

对于老百姓,特别是那些受高深教育的女性同胞,在2011年的全国大选再一次以实际的行动回答了李光耀的胡扯蛋!骄横跋扈的李光耀在2011年大选过后,于2012年丹绒巴葛新春聚会上公然警告新加坡老百姓:

必须提高生育率,否则,破病行动党政府将不得不引进外来移民增加人口!

李光耀老了!他的“警告”已经不管用了!请大家看看在李光耀躺进棺材前新加坡统计署发布的新生婴儿出生数据:

2012: 42,663

2013:    39,720

2014:    42,232

2015:    42,185

接着,李显龙在2015年的国庆节群众大会(准确地说是破病行动党政府自己内部的集会)上提出可“金囍婴儿红包”《新加坡将迎建国50周年 给全国新生儿送大礼》(见《新华网》http://sg.xinhuanet.com/2014-10/15/c_127099304.htm

在2016年破病行动党政府宣布:一个新生婴儿能获得6千到1万8千新币。(http://www.yan.sg/20166qian1wan8xingbi/)

李显龙的金囍婴儿计划成功吗?没有!请大家看看新加坡统计署发布的具体数据:

2015:    42,185

2016:     33,793

2017:教育部说:新生婴儿不断减少..

李显龙在李光耀死后宣布实施“金囍婴儿红包”!其实这并不是解决新加坡婴儿出生率下降的“高招”!请大家看看李光耀于80年代在日本说的以下这段话:

“为了听起来不那么刺耳,我没有直说“你们会不会考虑外来移民”,我只是问,“你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呢?”他们大都回答:“我们会考虑更多的产假和婴儿花红”(婴儿花红简单的说就是政府给每一个新生儿的家庭一笔钱,以示鼓励多生小孩儿)。我听了,感觉到很失望。婴儿花红能解决多大的问题呢?在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实行了类似政策的国家,这些用于鼓励生育的政府政策的最终作用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因为这不是单纯的几个钱的问题,而是人们生活方式变了,想法变了等等这些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即便在法国、瑞典这两个鼓励生育政策最终发挥了成效的国家,这个过程也是缓慢的,而且成本不菲。(见:《环球网》《李光耀:若是个年轻日本人,我会选择移民》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4-03/4928518.html)

事实也证明李显龙的“金囍婴儿红包”确实效果不大!

杨莉明在今年4月份把婴儿出生率的下降,归咎于是新加坡年轻人因为没有一套宽敞的住房不愿结婚生儿育女:(见《人民呼声论坛》《杨莉明不守妇道!——拽着房价谈房事!》http://news.ifeng.com/a/20170421/50977089_0.shtml

反正,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教育部已经决定“关闭”相关的初级学院和中小学了!

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

既然破病行动党政府说,“新生婴儿出生率不断减少”,他们别无选择必须“合并”,28所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没有学生来源下,新加坡的六所大学学府,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新加坡理工大学和新跃大学是不是也应该要合并呢?

请大家别忘记, 破病行动党政府在2014年3月28日宣布在新加坡科技学院升格为第五所公立大学!(见:《新加坡科技学院升为本地第五所公立大学》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40328-326061)同时,在2014年王乙康宣布设立“公立新跃大学”《新加坡第6所政府公立大学新跃大学将更名》(http://mt.sohu.com/20161114/n473085100.shtml

全世界国家的教育系统都是一样的!大学的学生来源就是从自己国家的小学、中学、专科学校!既然教育部已经预见和定性因为“新生婴儿出生率不断减少” 而“合并”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那么,未来的这六所大学的学生来源有如何获得保证呢!

这是一个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李光耀在80年代提出的引进外来人才、增加人口的谬论是什么?

是要确保我们国家培养一支属于自己的管理人才团队对吗?大学生就是保证我们国家拥有自己的一支属于自己的管理人才团队的源泉!为此,李光耀就开始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大连的外来移民进入大专学府、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

让大家可以看看从如下的图表,它会告诉问题的实质真相!

历年人口数据

1970: 2,074.9

19802,413.9

19903,047.1

20004,027.90

20014,140.00

2002 4,180.00

20034,110.00

20044,170.00

2005 4,270.00

20064,400.00

20074,590.00           

2008 4,840.00

20094,990.00

20105,076.70           

20115,183.70

20125,312.40

20135,399.20

20145,469.70

2015 5,535.03

20165,607.30

2017:未知?已知?

新生婴儿数据

1970:    45,934

198041,217

199051,142

2000:    46,997

2001:   41,457

2002:   40,760

2003:    37,485

2004:   37,174

2005:   37,492

2006:   38,317

2007:   39,490

200839,826

2009:   39,570

2010:    37,967

2011:    39,654

2012:    42,663

2013:    39,720

2014:    42,232

2015:    42,185

2016:     33,793

2017:未知?已知?

真相一:

新加坡的人口从19702,074.9万到20165,607.30万。在36年里新加坡人口一共增加了:3,532.4万、或者每年平均增加人口98.12万。

真相二:

新加坡的新生婴儿人数从1970年到2016年,在36年里,新生婴儿一共是:824835万。每年平均新生婴儿是22,912.8

真相三:

36年人口是增加了3,532.4万,但是新生婴儿却只增加824835万;或者,或者每年平均增加人口98.12万,但是,新生婴儿却只增加22,912.8万!

新生婴儿的数据是包括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在内。

我们要问的问题是:

  1. 增加人口3,532.4万当中,PAP破病行动党政府引进的外来新移民占了多少百分比?(我们当然可以到国家统计局的报告里找出答案!)

  2. 新生婴儿824835万当中,PAP破病行动党政府引进的外来新移民的生育率了多少百分比?(我们当然可以到国家统计局的报告里找出答案!)

我们为什么要提出这2个问题?

因为骄横跋扈的李光耀在2011年大选过后,于2012年丹绒巴葛新春聚会上公然警告新加坡老百姓:

必须提高生育率,否则,破病行动党政府将不得不引进外来移民增加人口!

破病行动党政府于2013年,不顾工人党和其他非选区议员的集体反对下,在国会强行通过了《2030年人口增加到690万白皮书》!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国会强行通过《2030年人口增加到690万白皮书》后人口增加以及新生婴儿的数据:

历年人口数据

20135,399.20

20145,469.7

2015 5,535.03

20165,607.30

新生婴儿数据

2013:    39,720

2014:    42,232

2015:    42,185

2016:     33,793

这里两组数据告诉我们两个问题:

  1. 2013年到2016年,新增加人口是208.1万人,破病行动党政府引进了多少外来人口了!?

  2. 2013年到2016年,新生婴儿是157.93, 破病行动党政府引进了多少外来人口做了多少贡献!?

不必大周章去个答案!教育部于4月19日的决定已经为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答案:

新生儿不断减少

就是

破病行党政府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外来移民政策根本就不在于他们长期以来所吹嘘的了“增加”新加坡人口!一切都是虚的!

们长期以来一直指责说,由于土生土的新加坡年人不愿意婚和生育孩子,因此他不得不被迫引外来移民来增加人口!

2013年到2016年,短短3年里人口增加了208.1万!里面的年轻外来移民夫妇是不是也和土生土的新加坡年人一不愿意婚和生育孩子?如果是,那问题就是破病行党的自己的问题了!因相信和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引外来移民可以增加新加坡人口生育率!

我们长期以来就坚持以下这个立场和观点,就是:

破病行动党政府顽固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是为了巩固和延续破病行动党政府在新加坡的长期霸权独裁统治!他们引进外来移民目的就是要补充和替代失去长期支持他们的部分土生土长新加坡公民的选票!

在此,本文章的题目就是:

关闭28所初级学院、中学和小学揭穿PAP诈骗团伙增加人口的谎言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史上最大诈骗团伙!——租赁组屋不是商品房!组屋不存在租赁期“财产保值”!

标签

大家见过这幅手迹吗?

我看应该是见过,至少新加坡82%住在政府组屋的公民都见过!

它就是高挂在建屋发展局大厅!这是潘受老先生的墨宝。这是潘老为新加坡老百姓能够有一个阻挡风雨安身之所的良好愿望!

但是事实又是什么呢?

50年代就活跃于新加坡政坛的新加坡人民党(PARTAI RAKYAT SINGAPURA)在行动党开始推行建屋计划时,于196611月出版的党机关报《人民论坛》第22期发表的一篇题为《旨在图利的建屋计划》一文已经指出了:

“说穿了。所谓“建屋发展计划”、“居者有其屋”不过是行动党政府籍以图利的手段吧了。行动党政府的建屋发展局无论在购地建屋、徒置居民、建屋租售等各方面都有盈利。就拿租金收入来说,据建屋发展局统计,截至1964年底为止,平均每年收入租金2990万新元。如按行动党政府在同时期内拨付公共建屋的财政投资总数2.905亿新元计算,政府屋大约十年就可以还本,以后就是白赚。此外,政府出手的屋子价格昂贵,亦大有利可图。”

55年后的今天,事实证明了当时新加坡人民党所说的是正确的。

李光耀死的时候,我于201532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光耀一生欺人民、与满天下哄世人》已经说了以下一段话:(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3/25/

居者有其屋的幌子,把大量的居民从乡村地区迫迁到政府组屋。这是李光耀为了消灭广大乡村地区的群众当年支持社阵和乡村组织的计划的一部分。最后,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变成了今天套在老百姓脖子上的一条永远扯不断的铁锁链!——因为组屋价格一再上涨,老百姓成了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政策下的终身房奴,行动党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发展商!老百姓再也无法也不敢为社会的正义和良知发声

2017年3月24日黄循才说:《并非所有旧组屋 都被自动纳入计划》(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324-sg-hdb/3622904.html?cid=ch8news-weibo

“国人,不要以为建屋局所剩屋契较短的旧组屋,都会被自动纳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买家出高价购买旧组屋,期望这些单位能加入有关计划。…自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1995年推出以来,被纳入这项计划的旧组屋,只占建屋局组屋的4%。获选加入计划的组屋,通常位于具有很高重新发展潜能的地段,以及这些地段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为此促请买家,考虑选择拥有屋契的组屋,这类组屋足以满足他们个人的需求。同时谨记,国人的平均寿命接近85岁。

黄循才的讲话引起了老百姓,特别是那些不惜高价“购买”了“政府屋”的青年人和新移民的关注!他们心里开始产生如下的疑问:

“政府组屋”是老百姓用公积金存款加上巨额现金“购买”的。它到底是否是属于自己的固定资产?在99年“租赁合约”期满后,组屋是否还属于自己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他们用于“购买”政府组屋的这笔巨额公积金到时是不是化成水啊?

从李光耀开始至现在的破病行动党政府,行动党部长和国会议员、御用官方媒体从来就没有明确地向老百姓说明他们所居住地政府组屋是属于那个性质的住房!?

哪些参与破病行动党政府推波逐浪炒高政府组屋“租赁价格”的房地产经纪向想购屋者也说,

“您是这个单位的屋主’!老百姓也向亲戚朋友(包括外国亲戚朋友)说,自己买了一个单位的政府屋

但是黄循才的讲话把老百姓向亲戚朋友(包括外国亲戚朋友)“炫耀”自己买了一个单位的政府屋的神话给破灭了

实事求是地说,黄循才是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唯一向老百姓说出了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所谓“政府组屋”就是“租赁房”的部长!

黄循才说的是真话!他为什么会说真话?不知道。但是,请大家不妨看看以下这份建屋发展局官方正式发出的标准租赁合约!

从第一张图片建屋发展局的信封清楚地印刷着“DUPLICATE LEASE”,租赁合约副本原件开始,直到第三张图片,大家看到是都是一个字LEASE租赁,以及租赁相关的字眼租赁方和被租赁方,除此之外,这份合约压根儿就没有提到,老百姓是向建屋发展局“购买”了哪个单位的“政府组屋”、或者老百姓所“购买”的“政府屋”是具有拥有权和处置权等!在这份租赁合约里明确说明,您所“购买”和居住的“政府屋”的土地拥有权是属于建屋发展局的。您的租赁期是99年。

您看了这三张图片后,您还会以为自己是所居住的房子的屋主吗?

什么叫屋主?您购买屋子应该具备哪些、或者说拥有基本的法律保障,足于说明或者证明您就这个单位的屋主呢?

一、一个写上您的名字房地产权证!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的产权是属于您的!

二、一个写上您的名字的土地使用权证!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占地面积是属于您的!

三、一个写上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的公共面积的使用权是您与所有在这个建筑群体屋的屋主的!

新加坡有82%的老百姓就是住在政府屋!您应该是其中一份子吧?

您与建屋发展局所签署的那份“购屋合约”,哦!不是。是“租赁合约”是否明确说明您拥有这个单位的拥有权和权益吗?您都知道自己这些基本权利和权益吗?

当您看看了这三张附图后,您还相信从李光耀开始至现在的破病行动党政府,行动党部长和国会议员、御用官方媒体所说,您购买了一套“政府组屋”吗?

说穿了,破病行动党政府就是不是史上最大的诈骗团伙!

正如老话常说的,谎话说了一百篇就是真理!

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说了超过半个世纪,他们必须和必然要把这些胡言和谎言继续说下去。

当然,我们必须把那些为了推销政府组屋在二手转让市场打拼、而有意或者无意间帮忙破行动党政府的谎言进行炒作和推波逐浪的房地产经纪分隔开来!因为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和老百姓一样都是无辜、无知、或者一知半解的!

黄循才324日讲话捅破了破行动党政府的谎言,引起了82%的政府组屋的关注。为此,他们不得不如我前面所说的,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说了超过半个世纪,他们必须和必然要把这些胡言和谎言继续说下去。

2017年4月12日黄循财又有新说词:《政府组屋是人们将来退休时能够保值的财产》(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412-sg-lawrencewong/3672370.html#.WO72kNemnIE.facebook

他被迫走回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的谎言老路!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又把组屋的99年的“租赁合约”说成是“屋契”!

黄循才说

“租赁地契的组屋也是资产……”?!他又说,“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尽管只有99年地契……”?!

那么,咱们来看看这家伙是在胡扯什么?

什么叫:“租赁地契”?

“租赁地契”就是:这块土地是属于土地拥有者的产权。我们称为“地主”。“地主”把这块土地以租赁的方式出租给有意的租赁者。双方就这块土地的使用权限、使用期年限、使用土地的范围、使用性质和支付使用土地的金额……等达致协议签署了租赁合约。这份合约经过法院或者经国家有关法定部门委托的法定机构具有法律地位的机构公证或者认证后,我们称之为“租赁地契”。就如裕廊镇管理局、国家发展部 、URA等部门。它们把属于本部门管理的国家土地以租赁的方式出租给有意在选定的地块上建造厂方、经营商业生产投资、或者建造私人发展房地产项目。双方就此签署的“租赁地契”。租赁者在租赁地契有效期间只拥有建设经营使用权,并不拥有土地所有权。而且,租赁方如有意改变租赁合约所注明的建设经营使用性质或者目的,必须事先获得“地主”的书面批准,双方也必须就此达致的协议签署“改变土地使用性质补偿协议书”。否则,“地主”有权终止租赁合约的执行,而不必给予任何的补偿。

这家伙是在扯鸡巴蛋!什么叫“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

我们已经在前面叙述了有关“租赁地契”以及“租赁地契”出租土地的“租赁合约”的法律性质了! “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以下是写明在建屋发展局的标准“租赁合约”签署栏的法定文字:

An officer of the Board authorized in writing under Secion 49 of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Act (Cap129) 1985 Edition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Board and the Lessee, hereby certify pursuant to Section 54 of the Land Titles Act (Cap 1957)1985 Edition that this instrument is correct for the purpose of the Land Titles Act. I further certify that the flat was sold by the Board under provision of Part IV of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Act. 

请大家看一看建屋发展局签署的组屋租赁合同第三张图片下端清楚说明的一段话。这段明确地说明,

代表政府与老百姓签署的这份租赁合约的地主和屋主是建屋发展局。

老百姓支付“购买”“政府屋”的钱。事实上就是支付租赁金给政府。租赁的组屋产权和土地使用权是属于建屋发展局。

买家向私人房地产商购买的“私人公寓”或者“有地房产”,这是私人房地产商发展商向政府通过公开拍卖租赁土地的地块。他们以自有资金、设计、建设开发私人房地产项目。他们建造和销售到市场的房地产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商品房”!

买家与私人发展商签署的是“购房合约”不是“租赁合约”!在“购房合约”里明确说明:买方所购买的房子是自己拥有房子产权年限、面积、房子的土地使用权,即房子所占的土地面积(包括公共使用的空间面积)和处置权。

买方支付了购房款额(不论是现金全额支付、或者通过银行贷款方式支付)后,买方在法律上就是这套房子的拥有者。买方随时可以转让出售这套房子,除非买方是通过银行贷款形式购买这套房子的。但是,只要买方在完成卖房的同时,把欠银行房贷还清,买方并不需要、也不必事先征得发展商的书面同意、或者到发展商办理任何屋子转让手续,也不必得到建屋发展局的批准或者到建屋发展局办理任何转让手续!

这就是老百姓“拥有”的破病行动党政府“租赁房”与向私人房地产发展商购买的“私人公寓”或者“有地房地产”存在着根本不同的法律性质和地位!

黄循才说99 年的“租赁合约”真的能为国人退休提供保障吗?

请看联合早报以下一篇报道:《芽笼3 屋契仅剩3 居民后悔没卖屋》(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0409-746571

破病行动党政府从1966年开始建造政府99年政府组屋的“租赁合约”转眼间即将届满了!

老百姓可是动用自己血汗钱公积金存款来“购买”,不,准确地说是“租赁”破病行动党政府建造的政府屋的!但是至今他们并至今并没有对即将期满的“租赁合约”提出具有法律保障明确的说法!

让我们看看在70年代刚开始进行商品房建设的中国政府是如何向他们的老百姓解决这个问题的!这就是中国政府在2016年11月4日正式向他们的老百姓提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官方正式文件!

看看破病行动党政府至今还在继续蒙骗咱们老百姓!他们还在向老百姓大灌迷魂汤!

鄞义林先生于20149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行动党是如何操纵我们的公积金资金?为什么他们不让新加坡人民知道公积金的历史真相?《第二部分》What PAP Has Done to Your CPF and Doesn’t Want Singaporeans to Know (The Real History)》文章的一段文字引述了两位专家的对破病行动党政府提出的“租赁房”的产值:(http://thehearttruths.com/2014/09/02/


1.“Joseph Cherian
教授指出,

政府屋的屋价在66年后将开始贬值,一直到它的99年租赁期满是零价值。这就是说,假设政府屋只剩下33年的租赁期,屋价就开始下跌了。

  1. “Koh Seng Kee的预先警告说

就如大多数的产业是以99年租赁期性质出售的,新加坡人把自己毕生的储蓄投资在一个逐渐贬值的产业上。除非和直到政府发出讯号说他们准备更新产业租赁合约,新加坡人的储蓄(即政府屋)将不会超过两代人。

2014817日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把自己扮演成财务顾问。他阐明说,

新加坡人将可能会赚取到(足够的退休金),假设在组屋租赁屋契回购计划下,把剩余35年的组屋租赁屋契卖回给建屋发展局

接着于201491日《联合早报》:《许文远:研究扩大灵活度屋契回购年限和可延长和可缩短》

(见:http://www.zaobao.com.sg/consumer/property/hdb/story20140901-383808#sthash.owXEaGHU.dpuf

当局正研究如何提升屋契回购计划的灵活度,好让这项计划能满足更多国人的需求。他举例说,若是将现有的30年屋契延长至35年,那么在65岁加入计划的屋主直到100岁都能拥有屋契。另一方面,那些选择短期屋契的屋主则可套取更多现金。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屋契回购计划”说穿了就如下图:  

根据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屋契回购“《早报》做了如下的报道:

到了这里,大家对破病行动党政府胡扯的“租赁房”的性质、“租赁房产值”、“租赁房可以作为终身养老”的胡扯废话是否有一定的了解了!

黄循才是李显龙所欣赏的第四代接班人之一!他是哪路货色了!从他对政府组屋说法就可以看到他的“才智”!他在解决老百姓关心的“组屋租赁期到期”的问题上,并没有比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来得技高一筹!

对于那些至今还受破病行动党政府蒙蔽和房地产经纪大肆炒作有关政府租赁组屋的所谓“好位置”、“屋有所值”的花言巧语的老百姓,特别是那些新移民,不惜花大量的资金“购买”政府租赁组屋者,让我引述最近在中国热播一部影片《人民的名义》的一句台词送给与大家共勉之:

广夏万间、夜眠七尺;良田千亩、日仅三餐

政府哄老人、商家宰老人、“下流老人”感恩还得戴德破病行动党政府!

标签

——记“下流老人”与小年轻的对话

2017411日下午,乐龄部门派来两名小年轻来到寒舍。

他们说是代表破病行动党政府来向我了解有关“建国一代对今年政府的财政援助计划的意见”。

双方原本这次的访问大约只需要大约10分钟。结果访问的时间是30分钟。小年轻给了“下流老人”的一份《乐龄人士辅助计划》的传单。

以下是老人与小年轻的全部通话内容。

下流老人,简称“老”。小年轻,简称“小”。

老:谁啊?

小:叔叔,我们是政府乐龄部门派来向建国一代了解有关今年政府的乐龄配套援助的反馈意见。

老:哦!我不是建国一代。

小:为什么?您没有建国一代卡吗?

老:没有。

小:为什么?

老:我不知道。您们应该去问一问政府。他们认为我不是建国一代,所以我没有建国一代卡。

小:叔叔,您进已经要70岁了啊!

老:反正我是没有。是不是建国一代,那是政府说了算,不是我自己认定了的。

小:您没有向政府提出申述吗?

老:我为什么要提出申述?既然电脑已经告诉政府我不是建国一代,政府相信了。我就不费那个心思和时间去干这事了。既然我不是建国一代,那么,您们今天的访问就没有必要了吧?谢谢。

小:不,不。叔叔,您应该有乐龄优惠乘车卡和CHASE蓝色卡吧?您这就是属于乐龄公民了!

老:哦!那倒也是。

小:那么,我们可以进来与您了解对政府今年有关乐龄人士的财政援助配套的看法吗?

老:好。那行。需要多少时间?

小:大约是10分钟左右。

老:那就请进来吧。

小:我们想请您帮忙回答这张表格(上述图片)的一些问题可以吗?(看到吗?连老人家的姓都写上了。达到“智慧城市”了吧?)

  

 

老:哦!我看咱们不需要根据这张表格进行交谈。我就提出以下几个问题与你们谈谈就行了。这些问题包括了:医药保健、健保双全、政府津贴医药费、政府津贴安装乐龄人士住家厕所安全扶手设施。好吗?

小:好的。我们记录。

老:是的。你们必须记录,并且必须把这个记录交给你们的领导。他们看了如果有问题,或者不明白可以直接找我。

小:那我们开始谈吧。

老:咱们就从医药保健、健保双全、政府津贴医药费这方面谈起。

  1. 政府每年在财政预算报告出炉时,总是爱向我们老人家显示自己的“尊老”形象!这是多余的!这是表面工作!为什么?

我在中国、香港、或者中东地区生活和工作过。他们的政府照顾老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尊老”的名堂!他们国家的老人家在医药费和交通出行费方面都是获得国家完全免费照顾,或者只是象征似的支付以手续费用。

你们看看我们国家政府怎么做的?

政府在2015年纪念新加坡SG50时,说为了认可和感激老一辈新加坡人对SG50所做出的建国贡献,推出了建国一代配套活动。那些在1949年出生,已经成为公民的老人家都获得一张“建国一代卡”。根据政府披露,他们一共发出约80万张“建国一代卡”给老人家。

为什么说这是多余和表面的工作呢?

你们看,1949年和之前出世的建国一代,以最年轻的建国一代的出世年1949年计算,至今的年龄也已经66岁了吧!?最老的也有80岁或者以上了吧?咱们就以他们之间的平均年龄来谈谈吧,那就是大约73岁吧。

你们说,这个年龄的老人家还能够在世上享有多久的时光?就说10年吧,也就是83岁好吗。

既然政府是那么执着地要认可和感激老人家对建国所做的巨大贡献,为什么不直接宣布给予建国一代在医药费和交通出行一律免费直到他们往生为止。

为什么政府不能够承担这80万老人家在两方面的费用了!政府担心什么?

政府担心老人家长命百寿!?不愿和无法承担老人家在这方面的开支!?如果是,那就只能说政府的所谓“认可和感激建国一代”就是多余的!这是表面工作!

我在几天前走进一家属于连锁经营的齿科诊疗所。因为是我不属于建国一代,没有资格获得办“建国一代卡”的老人家,只获得一张蓝色的CHASE卡。我的目的是要向他们咨询有关使用CHASE卡补牙的基本收费的情况。

柜台的小姐告诉以下的情况:

  1. 您没有“建国一代卡”,只能使用CHASE卡。补一根牙齿最低收费大约是80元。这是大概的收费,具体还得由医生检查后才能确定。在扣除了政府的津贴后,您还得支付大约38元的现金;

  2. 政府给予乐龄人士的补牙津贴一年是6次,超过6次自付。(这位小姐没有清楚说明的是6次是指一年只能拔掉牙齿或填补蛀牙六根,还是到牙科诊所诊治总共不能够超过6次,这是不同的概念啊!)

你们知道,老人家随着年龄高,包括牙齿蛀坏等生病都一直和随时随地发生。如果政府限制了老人家的拔牙等医病次数和让老人家承担部分医药费,那些老人家没有经济收入或者子女经济收入并不宽裕的老人家还敢“牙痛和牙蛀”吗?

你们都是在学校读书的(他们是来自工艺学院的学生),你们应该可以进行一个简单计算吧!

  1. 建国一代的老人家当年很多都是没有公积金的(不论是自雇或者被雇佣的)。基本上是在1965年新加坡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大约10年的时间里,政府设立了强制公积金制度后,那时候老人家的公积金缴交率也是非常的低的。

  2. 当年政府设立公积金制度的原意或者原来的目的是要让老百姓通过公积金的储蓄方式去租赁政府建造的政府组屋。现在经过政府七变八换的戏法,公积金制度已经变成了政府向老百姓要钱提款机!当年公积金户头有储蓄金的老人家,他们的储蓄户头现在也被剁成了几块了!老人家还有多少多余的钱去支付医药费?

我向你们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要说明:

1.所谓的“建国一代卡”、或者CHASE 卡,只不过是政府从根本上要卸掉国家应该承担老人家(或者如他们所说的“建国一代”)的沉重医药费用!

2.试想一想,如我在前面所说的,建国一代的平均年龄是73岁,他们的平均寿命83岁,也就是10年左右。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让这80万的老人家在他们有生10年,享有国家给予的医药费全免的福利呢?为什么政府非得从老人家身上刮一笔钱呢?

政府大肆宣传他们认可和感激的“建国一代”的老人家!为什么他们还要把老人家划分为“三房式的组屋”、“四房式的组屋”、“五房式的组屋”和公寓的“建国一代”呢?

3.政府既然定性为“建国一代”或者“乐龄人士”,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够全面承担这些平均寿命大约还有10年的“建国一代”或者“乐龄人士”的医药费用呢?为什么他们非得巧立名堂,总的让老人家或者其子女来承担医药费用呢?

咱们可以设想,一个73岁岁开始一直83岁的老老人家,一年的医药费预计需要1000元吧!他们发出的 “建国一代”是大约80万张。那就是

80万人X1000=800,000,000元。

800,000,000元除10=80,000,000元。

那么,你们再算一算,政府每年负担建国一代了人家的医药费是多少?何况,这80万“建国一代”以及那些属于“乐龄人士”老人家不是每个人每一年都是生病的吧?随着人的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他们是一年少一个的!

所以我说,政府的所谓“建国一代卡”或者CHASE卡就是多余和表面的工作!

我们可以在深入一点看这个问题。

如果政府立法每位年龄已经届满73岁,或者75岁或以上的老人家都享有全免的医药照顾,政府还需要在每年的财政预算中拨出什么“乐龄人士配套”的这些款项吗?答案当然是不必了。而且政府还可以在每年财政预算省下一笔支付给每个老人家都可以“领到”一笔“小额红包”!

简单地说,政府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复杂化的目的就是逃避政府应该承担老人家的医药费!同时,还要老人家对他们的辅复杂化的手法感恩戴德!

但是问题到此并没有结束。

政府要老人家鼓励老人家在私人诊所去诊疗医治。他们美其名是政府承担70%私人诊所的医药费用,老人家支付不足部分。

就拿我上面所说的到牙科诊所询问补牙费用为例子吧。

补一颗牙齿费用大约,也是最低是80元,扣除费用后,老人家还要自讨腰包36元。这里是不是存在着一个让人可以想象的空间呢?

牙齿诊所对老人家并没有给予任何的优惠啊?他们是左手向政府报账要政府给予老人家的钱的同时,又向老人家兜里挖钱啊!

这就是我要说的:无良商家和诊所“宰”老人的医药费!

你们刚才问我家里的厕所需要不要安装防滑扶手设施。政府可以给予95%的津贴补助。驻是一个太阳岛问题。

我的答案是:我需要安装防滑扶手设施。但是我不会去找任何一个装修商来安装!为什么?

因为政府既然要津贴95%,为什么还要老人家自己掏腰包支付余额的5%呢?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表面上政府说的是,要老人家象征式的地支付5%是要“体现责任感”!这就是废话!

政府为什么要人家支付5%给商家呢?即便是如政府所说的“体现责任感”吧!政府大可全额支付给商家后,再向老人家收取这5%的余额。这5%余额可以从老人家或其子女的公积金户头里扣除!不是由老人家直接支付给商家!

你们可以回家问一问爸妈。

他们一个月拿回家净收入是多少?是4-5千钱元吧。我说的是在扣除了缴交公积金后的4-5元。

那是在你们父母同时出外打工的情况下,就是我们大家所说的“双收入家庭”。

眼看7月份水价要开始上涨了!水价的上涨是绝对牵动百物上涨的火车头的动力!他们如何面对目前和即将到来物价飞涨的生活压力吧!摆在他们眼前是:孩子的教育费、学校零用钱、车费、课外书钱、牛奶粉、纸尿片、水电费、三餐菜篮子钱、自己外出工作所需的车马费和食物费、电话费、宽带网路费、你们的爷爷奶奶、孩子及父母的医药费……等等。

如果政府真的认可和感激建国一代和乐龄人士,那政府就必须为他们提供全免和全面的医药费。不必每年在财政预算里拨出所谓的“乐龄人士援助计划”!这样就可以减轻老人家的孩子,也就是你们的父母的经济负担!

我们谈话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总结一句话:目前的乐龄人士辅助计划就是:

政府哄老人、商家宰老人、“下流老人”还得感恩戴德破病行动党政府!

 

老百姓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破病PAP政府必须责无旁贷为人民解决沉重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标签

2017年的3月份破病行动党政府对行动党来说是一个人怨天骂的月份。

破病财政部长在国会公布了他的破病财政预算报告里有关水费将涨价30%后,老百姓操爹骂娘的声浪不绝于耳!

紧接着就是一起政府医院雇佣一家私人鸠收欠债公司代表医院向病人家属追讨37元医药费欠款。(见以下是私人鸠收欠债公司代表与病人家属对话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youtu.be&v=_CE7WonFefs&app=desktop

这起新闻在网上曝光后,接着又出现一起医院通过律师事务所向病人追讨医药费欠款的事件。(见以下病人家属在网上上载律师事务所的扫描信件。)

这一连串的控诉破病行动党政府向病人及其家属追讨医药费及住院费欠款事件的曝光绝对不是说明新鲜事件!它也绝对不会是偶然或者孤立事件!这是如从火山口喷射出来的溶浆一样倾斜而出!这是长期以来被压抑在老百姓心中的不满!

对于医院向病人及其家属追讨医药费余额事件,除了章宜医院就追讨拖欠37元事件发表对外说明外,破病行动党政府,特别是专管老百姓破病的破病行动党卫生部长至今尚未就此发表部长政策声明。章宜医院就事件发表的说明是:

樟宜综合医院在答复《今日报》询问时说,如果病人在一个月内没有付清医药费,就会致函提醒病人。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病人告诉诊所职员将会缴清欠款,但这名职员并没有通知收费部门。病人使用保健储蓄支付医药费的程序也出现问题,而院方已经同病人接触。……院方经过调查后也说,追讨医药费的人并没有向病人使用严厉或威胁的语气。……不过,他们对于服务方面出现的疏漏,和对病人造成的不便道歉。”(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315-sg-hospital/3596416.html?cid=ch8news-weibo

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是:破病行动党政府完全知道新加坡老百姓在看病、治病、医药费和住院费问题上,长期以来就存在着的抉择就是:

要到医院治疗?还是在家等死?

为什么?

因为老百姓始终担心无法偿还高昂的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破病行动党政府知道这个问题吗?

知道!不信?那就看看以下几则信息吧!

  1. 李显龙2013年国庆群众大会有关医药费负担的讲话重点:(见网址:《李显龙2013年国庆华语群众大会演http://www.hxen.com/interpretation/kouyiziliao/2013-09-28/233076.html

除了援助比较贫困的家庭,政府也将特别照顾另一组人士,也就是比较年长的新加坡人。这一代年长的人士,是我们的建国功臣。没有他们的牺牲和努力,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我们有义务照顾他们。我知道许多新加坡人很孝顺,百事孝为先;他们尽心尽意照顾、服侍年老父母,使老人家感到家庭的温馨。可是,并不是每个老人都这么幸运。……发现越来越多“空巢老人”。有的只剩两老,互相照顾,相依为命;有的自己独居,身边没有亲人。一些老人膝下无人,完全无法依靠孩子。为了更好的照顾老年人,并且为了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感激,政府将加强社会安全网,尽量使老年人生活无忧。在住屋方面,老年人面对的问题不大。多数老年人都拥有自己的组屋,并且早已还清贷款。他们的组屋可以说是他们的老本。老年人其实最操心的是医药费的问题。他们那一代人的工资偏低,保健储蓄有限。万一不幸生了一场大病,可能无法应付医药费。我们是有计划帮助他们的,可是他们的心里非常担心。政府将调整医药制度,为老年人制定一个特别配套,大大减轻他们的医药负担。当然,医药费是人人关注的问题,新的医药体制也将照顾到其他群体。所以,我吁请大家放心,不用紧张。我们在新加坡,肯定大家都能得到照顾。

为了使国人更能负担得起医药费,在去年重新推出的社保援助计划(Community Health Assist Scheme,简称CHAS)将再度调整,申请者须在40岁以上的年龄底限将取消。目前,即使一个家庭的人均月入在1500元以内,也只有40岁以上家庭成员才能申请加入计划,在看家庭医生时获得津贴,也就是较年轻成员无法获益。……在去除年龄限制后,一整家人看病都不用愁。

2.时任卫生部长许文远关于各种医药费的讲话(见网址:http://www.caexpo.com/news/country_news/xinjiapo/2011/01/05/3517132.html

“……随着私人医院公布各种疾病的医药费用,新加坡医院的医药费更趋透明化。只要某种疾病的病人人数超过30个,有关医院就会公布治疗有关疾病的平均医药费数据。目前,私人医院已通过卫生部网站提供大约40种疾病的医药费用。虽然私人医院的医药费一般上比公共医院来得高,不过有些治疗却是例外。许文远举例说,安微尼亚山医院为糖尿病导致的眼疾进行的激光治疗,非津贴收费为1188元,比公共医院低。

3.现任卫生部长颜金勇与人民对话探讨看病难看病贵(见网站:东方早报 2012年03月20日 06:27 来源: )说:

“政府将以三大策略帮助国人减轻他们在医疗费用上的负担。……这些策略包括:改善医院工作流程、方便更多新加坡人在社区邻里中就近治疗及加大投资,让每名新加坡人都能付得起医疗费。……在18名提问者中,有将近一半的提问者对逐年上涨的医疗费表示关注,颜金勇在回应这个课题时坦承,医疗费上涨的确是政府一直以来需要面对的挑战,同时这也是一个全球趋势。……政府在这方面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并已制定相关策略来应付医疗费上涨的现象。我们将继续改善医院的工作流程,就算成本增加,但如果医疗人员可以减少资源浪费和低效率的工作方式,我们能够确保医院达到成本效益。……公共医院秉持“治疗第一,收费第二”的正确服务态度……”(见网址:http://finance.ifeng.com/money/roll/20120320/5773937.shtml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提出和搞清楚几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说明:

  1.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及住院费的法律性质问题,是属于触犯了欺诈的刑事罪?还是属于民事纠纷?

  2.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和住院费怎么办?

  3.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否负有责无旁贷的责任解决病人拖欠或者无法医药费和住院费?

  1. 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及住院费的法律性质问题,是属于触犯了欺诈的刑事罪?还是属于民事纠纷?

破病行动党政府在选举前或者选举后都一再强调在卫生领域负起责无旁贷的责任:

  1. 保证每个国民都能得到基本的医疗服务,让每个公民拥有得到医疗保健服务的平等机会,让病人拥有自由选择医生和医疗保健服务的自由,个人得到医疗服务的权利不受支付能力的影响。

  2. 对医疗卫生行业实施严格的监管,确保医疗服务的质量和价格合理,必要时通过对医疗保健市场的直接干预,来保证医疗保健费用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再次是利用医疗卫生行业的合理竞争,来提升服务品质和效率

这就是说:

老百姓甭管破病行动党政府对各个综合中央医院(GENEARL HOSPITAL)或者社区社区诊疗医院(POLYCLICIS)进行所谓的“医药集团的改革计划”(即剥离卫生部直接管辖,把这些属于国家直接负责管理的社会福利机构,转到行动党政府控制的淡马锡控股集团或者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旗下的计划。因为这个计划不能改变综合中央医院和社区诊疗医院作为属于国家直接控制全民医疗保健系统的性质和角色!

因为:

  1. 它们至一开始就一直挪用着老百姓的公积金存款、国家储备金以及国家所有行政资源!它们的所谓“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那是它们自己制定的章程!它们在未征得公积金会员的同意下,挪用公积金会员的储蓄金(也是属于国库储备金的一部分)至今也未偿还啊!

  2.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默许或者认可它们以这种方式向病人或其家属追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行为?!他们的这种行为与李显龙、许文远和严金勇在内的破病行动党爷们一再向老百姓作出的承诺是否向背而驰?

病人或者其家属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问题是属于老百姓与破病行动党政府之间的问题!老百姓拖欠或者无法偿还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是属于国家的钱!

破病行动党政府绝对不可以“医院”已经“医改“了,它们不再属于“国家的政府医院”的任何借口或者理由,完全撇清老百姓因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与医院发生的任何纠纷!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接下这个热山芋!

这里引用中国前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汶川大地震时向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发出的指示:(见http://www.chinadaily.com.cn/hqgj/2008-05/16/content_6690541.htm0

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2.病人拖欠或者还不起医药费和住院费怎么办?

这里必须明确的说明: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什么叫“老赖”?那是指那些专门借钱或者欠钱不还的人,就是赖账者!

说明家“啃公族”?那是指那些专门钻国家用国库或者纳税人的钱补贴的空子的人,就是赚小便宜者!

破病行动党政府一直向本国人民和全世界炫耀了它们在医药改革的规划:我们国家医疗保障有三重体系:

一、是保健储蓄(Medisave),采用强制性方式让国人将部分收入储蓄起来,以满足将来的卫生保健需要。其缴纳的款项存入个人户头,可用于支付个人及其直系亲属的住院费用(包括保险费用),但不能被用来支付门诊或到私人诊所看病的费用。

二、是健保双全计划(Medishield),这是政府设立的低成本重大疾病保险,自由选择加入。每个人根据年龄,年保险费50新元~1190新元不等。健保双全计划涵盖住院费用及昂贵的门诊治疗费用,起付线为1000新元~1500新元,起付线以上的费用再由个人自付10%20%,但可以通过购买私人医药保险支付。

三、是保健基金(Medifund),这是政府设立的保健信托基金,2012年总额已达到30亿新元,其利息收入用于满足没有能力负担医疗费用的病人支付医疗费用。

这三道防线是破病行动党政府作为向所有新加坡人民保证,不论富与贫都能负担医疗费的“铜墙铁壁”!

如果按照破病行动党政府设置的这个“铜墙铁壁”,全国的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的病人及其家属以及那些患上长期疾病的病人,在理论上是不是可以有“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了!

为什么还有人还是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现在只有一个解释: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所谓“医疗系统改革”已经造成了政府医院高成本经营了!因为这些政府医院已经不再承担作为非商业盈利的国家社会福利机构的角色了!它的结果就是把高昂行政和保证给予股东们“固定的利润“转嫁到病人的医疗费用(包括医生的诊断咨询费、医药费和住院费)!

这就是人们一直说的,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医疗系统改革”的成绩就是:

新加坡人可以死,不可以病!

 

3.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否负有责无旁贷的责任解决病人拖欠或者无法医药费和住院费?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了:

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大家已经在前面看到了破病行动党政府发给病人的账单已经列出明细各项扣除额了。现在面对的问题是:

  1. 哪些没有公积金储蓄户头、或者公积金户头存款额低的老百姓怎么办?或者如李显龙所说的:“并不是每个老人都这么幸运。……发现越来越多空巢老人。有的只剩两老,互相照顾,相依为命;有的自己独居,身边没有亲人。一些老人膝下无人,完全无法依靠孩子”。

  2. 哪些患上长期疾病的病人(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老年人眼疾病症……等)及其家属无法支付已经扣除的余额怎么办?

是不是真的如人民常说的:

可以死,不可以生病!

是不是破病行动党政府可以:

如果病人在一个月内没有付清医药费,就会致函提醒病人。如果病人在6个月内没有做出回应,院方就会启动追讨医药费的程序。

我们已经明确地说了:

1.关注和照顾老百姓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是破病行动党政府责无旁贷的!它们在医药改革计划下实施的一切政策必须是围绕着首先这个核心任务!它们没有理由向老百姓邀功请赏!因为是人们养着他们!

2.在拖欠或者无法偿还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上,咱们老百姓绝对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也不可成为“老赖”、或者“啃公族”!

早在李光耀时代,他已经非常明确:破病行动党政府绝对不会仿效西方国家实施的医药福利政策了!正因为如此,从60年代末期在国会通过了允许它们在公积金户头储蓄金户头里扣除医药费和住院费的用途!而且,法律还允许它们在父母无法支付或者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余额时,医院有权从子女的公积金户头里直接扣除!

这也就确定了老百姓甭管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医药系统改革”后政府医院变成了商业性质!再怎么改革,它们还是姓“公”!姓“公”的医院就必须如:

李显龙所说的:

在去除年龄限制后,一整家人看病都不用愁。

颜金勇所说的:

公共医院秉持“治疗第一,收费第二”的正确服务态度”!

老百姓有病就必须到医院治疗,不必犹豫不决不是在家里等死!

既然法律上已经允许破病行动党政府从老百姓的公积金户头扣除医药费和住院费,那么,破病行动党政府就不应该在公积金的扣除额设置扣除额年顶限!(在2011年的大选过后,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从每年公积金扣除额顶限400元,在增加了“灵活保健储蓄户头”了!)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

咱们老百姓不是“老赖”或者“啃公族”!

事实也证明:

破病行动党政府在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问题上是在折腾老百姓!

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很明确地说明一点:

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药费或者住院费问题上不是构成触犯任何刑事法律法规!

破病行动党政府必须告诉老百姓:在扣除了政府应承担与支付的津贴、公积金户头保健储蓄(Medisave)、健保双全计划(Medishield)后,仍然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余额,老百姓可以通过如下途径解决:

  1. 根据自己的财务能力,以分期付款方式支付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2. 向社会发展部属下部门寻求援助,让他们直接与医院解决并注销有关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

本文章在老百姓拖欠或无法偿还医院的医药费或者住院费的问题上的结论就是:

老百姓不是“老赖”也不是“啃公族”!

破病PAP政府必须责无旁贷为人民解决沉重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