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的“小贩文化”申遗夙愿会被马善高许莲萱搞砸吗?

标签

2018818日,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提出了,政府申请「新加坡小贩文化」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他形容国内的「小贩中心」宛如「社区饭厅」,是形成国家认同的一环。《早报》记者谢燕燕就此写了以下这段话:

“当小贩太辛苦,很多档口面对后继无人的困境,只能外包给客工,但这一来又让传统美食的味道走样变质。

申遗能为劳苦功高的本地小贩带来肯定,鼓励年轻一代创业或承接父辈的档口。但我更期待的是本地食客能因此提高意识,用餐时注意保持环境的清洁卫生。不小心弄脏桌椅时会自动清理一番,用餐后能主动归还碗盘。小贩中心清洁与否,反映了国人的素养。”(见《早报》:《谢燕燕:小贩文化申遗之外》https://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80826-886009

李显龙的“小贩文化”申遗符合联合国非物质文化申遗条件吗?

不知道。让李显龙的说客去说服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有关组织了。咱们不必为李显龙操这个心!

咱们现在要谈的是,在李显龙提出了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遗“小贩文化后出现的小贩中心的问题!

李显龙要为新加坡的小贩文化申遗,构成“小贩文化”的最大关键就是小贩中心的小贩们!

行动党政府负责管理小贩中心的部门是隶于属于环境与水源部。

负责专管小贩中心的具体官员就是许莲萱。据说是一个原籍来自马来西亚的博士。

许莲萱一年多来卯足全力推广小贩中心顾客归还托盘盘碗碟计划,但是毫无成效。这次李显龙提出了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小贩文化,似乎为许莲萱的小贩中心顾客归还托盘盘碗碟计划带来了“春雨”!

她首先提出了小贩中心现代化构思!接着,她又提出了由非盈利社会企业负责推广落实这个构思

为此,她管辖下的环境局向7非盈利社会企业发出承包管理属下的小贩中心的协议。这7非盈利社会企业如下:

1.    Fei Siong

2.    Social Enterprise

3.    OTMH

4.    Timbre+Hawkers

5.    Hawker Management

6.    NTUC Foodfare Co-operative——KOU FU

7.    NTUC Foodfare Co-operative—— Foodfare

对于行动党来说管理小贩中心本来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李显龙是提出‘申遗’对许莲萱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卸包袱契机!

然而,事实的情况并不是如她臆想中的那么美好!

环境局无法解决小贩中心长期面对的餐桌上的清洁卫生与小贩无法应付顾客需要食物托盘的问题,已经由来已久的老大难问题!

许莲萱强行推动所谓“归还托盘运动”就是一厢情愿、闭门造车!这项运动被食客们认为,是环境局在进行招标承包维持小贩中心的清洁卫生过程中,压低了承包价格造成了承包商无利可图的情况下,无法提供足够工人的结果。顾客们理所当然不会配合(更本就说‘不上积极响应与否“!)!

尽管许莲萱在这过程中软硬兼施(包括了要实施不配合归还图片将被罚款、托盘押金计划、托盘归还奖励计划等等……),但这一切都无功而返!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许莲萱又想出了所谓的”非盈利社会企业“来管理小贩中心!环境局就成了管理小贩中心事务的“甩手掌柜“!他们啥都不管了!小贩又任何投诉,他们一概把责任推给了”非盈利社会企业“

他们”理直气壮“地对要小贩们说,小贩中心已经归”非盈利社会企业“专业管理了。小贩们与”非盈利社会企业“签署了租赁协议,因此,小贩们有任何的问题,只能自己找”非赢利社会企业“说去!

确实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人关注或者理会小贩中心的乱象!——食客们到小贩中心用餐消费时,站着等餐桌、或者餐桌上的残羹碗碟狼藉情况、或者小贩们无法提供托盘等……,食客们都把这一切乱象归罪到清洁工人的工作效率太低!

这一切乱象,环境局也默不作声、乐得在一旁”观察与评估“!他们任由”非赢利社会企业“提出了各种”点子“来解决这些问题!结果是爆发了裕廊西小贩中心的事件!(《早报》:《裕廊西小贩中心托盘奖励 以顾客支付两角押金取》(见网址:https://www.sgsme.sg/node/14013?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fbclid=IwAR0pVNGEujgoGppoqzz1AHQeg3u6pr-1gXMuoRBNq8Axe4HIjYwEPWigwws#Echobox=1539917974

在裕廊西小贩中心托盘事件爆发后,社交网络媒体为此走访了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在与接触了小贩们后,社交媒体把整个问题的症结全面揭开了!小贩中心的乱象问题的症结终于找到了!

  1. 所谓的”非赢利社会企业“事实上就是有行动党控制的全国职总属下的饮食公司以及行动党的基层领袖注册的公司所承包的!这些所谓的“非盈利社会企业”再转包小贩中心的管理工作给自己的家族或者朋党!在层层分包的情况下,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就成了他们的砧板上的肉!——任由切割!

2.”非盈利社会企业“与小贩们签署的”租赁协议“!”租赁协议“就是这块砧板!它是一份完全剥夺了小贩自主经营的权利、以及合法地榨取小贩们血汗钱的一份吃肉吸髓啃骨的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如下:(详见协议书附件图)

  1. 确定每天的营业时间;

  2. 摊主必须每周最少营业6天;

  3. 营业时间必须从30分到晚上10.30分;

  4. 摊主需要每周休息超过一天、或者每天营业少过8小时者。必须事先向管理公司申请并获得批准;

社交媒体发表的一系列报道终于引起的社会的关注。以下是在社交媒体就小贩中心的小贩们面对的妾身实际问题的报道:

  1. 《旧机场路小贩申诉 社企接管后洗碗碟费涨40巴仙》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23/

  1. 《网络公民》:《需负担奖励顾客归还托盘费用 裕廊西小贩联署要求废

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top/?q=%E8%A3%95%E5%BB%8A%E8%A5%BF%E5%B0%8F%E8%B4%A9%E4%B8%AD%E5%BF%83

 

  1. 《政治议程——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在消亡中吗?》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24/

  1. 《小贩投标制度—新加坡的政策是加速朝向赚取快钱车道》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25/

  1. 《小贩中心的问题是面对了一个执意顽固、蓄意无知和过后对个别问题的道歉》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26/

  1.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驳斥林谋泉的小贩中心崩溃论——“小贩不担负着让小贩中心或城市充满活力”》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26/

  1. 《全国职总管理下黄埔小贩中心小贩们面对营运成本上涨》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1/10/

  1. 《环境局修改社会企业与小贩们的协议条款重要?还是降低小贩营运成本重要?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1/14/

对于社交媒体的报道,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企图以欲盖弥彰、胡说八道来掩饰许莲萱一手造成的恶劣情况!行动党蒙巴登区国会议员林谋泉第一个跳出来说,

“没有人强迫小贩中心小贩们必须每天长时间营业!、“小贩们是在为自己的盈利而自愿长时间营业的”……等等。——小贩们出示的“非赢利社会企业的标准协议书格式,彻底地揭穿了他的无耻谎言!

专管小贩中心的环境与水源部长马善常唱得高更绝!他说,

如果小贩们不24小时营业,新加坡将失去‘小贩文化’的光彩!(小贩们)付象征性租金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这个家伙把保持新加坡小贩文化的责任全部推到因为是小贩们不进行24小营业造成的!他也坦然承认,政府不再津贴小贩们的摊位租金了!

如何计划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

要申请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符合一下的基本条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确定文化特性、激发创造力和保护文化多样性的重要因素,在不同文化相互宽容、协调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而于1998年通过决议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评选。

种类

  1. 口头传说和表现形式,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

  2. 演艺术;

  1. 社会实践、礼仪、节庆活动;

  2. 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

  3. 传统手工艺。

  4. 传统节日

申报条件

这个项目的申报有三个基本条件,一个是艺术价值,一个是处于濒危的状况,还有一个是有完整的保护计划

李显龙要想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属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新加坡小贩文化工作时,遇到马善高和许莲萱的从中搅局,他的计划会成功吗?

明码标价!不知道。这事,我们不管,也不必操心!

李显龙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如果砸下一百几万美金还不能成功,他根本也不损一根毫毛!李显龙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马善高和许莲萱!

为什么?因为:

  1. 是许莲萱迫不及待地把她梦幻中的非盈利社会企业引进的新加坡的小贩中心;
  2. 是这些所谓的大非盈利社会企业企业家们只是一股脑向要赚取块钱。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当然,他们更说不上李显龙说所谓向“联合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组织申请新加坡小贩文化是这回事?

小贩中心的小贩们面对行动党伙同非赢利社会企业的欺压榨取的风暴,已经向全社会和全世界彻底揭穿了行动党以及它们一手扶植的政联集团公司以及朋党集团已经贪婪到了极点!——他们已经把手伸进了新加坡唯一体现自由市场的个体户’——小贩行业了!

李显龙已经安排了自己内定的第四代接班人了!

李显龙说了,2019年、或者2020年的大选成绩由第四代领导人领军决定了!现在李显龙剩下的就是“小贩文化申遗的夙愿了!他的夙愿会被马善高许莲萱搞砸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咱们甭管李显龙的夙愿是否成真!?行动党面对小贩中心的小贩们的问题还将继续存在!这一点上是不容置疑的!

Advertisements

(中英文版)环境局修改社会企业与小贩们的协议条款重要?还是降低小贩营运成本重要? NEA’s changes to contractual terms between social enterprises and hawkers “a good direction forward” for the latter, but “more needs to be done regarding costs” shouldered by hawkers, says stallholder in Yishun

标签

,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12/neas-changes-to-contractual-terms-between-social-enterprises-and-hawkers-a-good-direction-forward-for-the-latter-but-more-needs-to-be-done-regarding-costs-shouldered-by-hawkers-says-stallh/?fbclid=IwAR3FF-PZa7Q6G5xEA11cIoEuYhGO7uxeKxpGjTDHulWMcLVnt9BOC8FgLMs

随着舆论围绕社会企业及它们经营小贩中心近似于强制手段成为热议的课题后,环境局宣布在本月9日(2018年11月9日),已经协定了社会企业与7个小贩中心及摊主之间签署的有关协议的主要条款。这7家社会企业包括了:

Fei Siong Social Enterprise, OTMH, Timbre+Hawkers, Hawker Management, and NTUC Foodfare Co-operative.

目前在义顺小贩中心经营的一名摊主在评论环境局有关的这项决定时说,

我想,这是一个朝向保护小贩们的利益和福利的一个良好发展的方向。

他补充说,

“事实上,环境局是知道这些社会企业的一些合同条款是不公平及高压性的。还有许多需要做的是,社会企业施加在小贩们的实际营运成本。”

一名要求匿名的小贩,他之前揭露了一家社会企业OTMH Pte Ltd,强加在淡滨尼小贩中心的小贩们的协议合同条款。

OTMH Pte Ltd是一家社会企业单位,是属于‘咖啡店集团(’Kopitiam Group)在2016年成立的的饮食公司。

在他交给TOC的资料,摊主最初是有意在淡滨尼小贩中心失去一个租赁摊位的。

无论如何,这名小贩在与‘咖啡店集团(’Kopitiam Group)属下的OTMH Pte Ltd进行商讨具体细节后,

“最终是带着失望的心情放弃了。OTMH Pte Ltd的作为让我们觉得,到底他们是关心小贩卫华以及吸引目前的新加坡人加入这个传统行业,还是更加关心自己是一个社会企业单位?”

他解释说,

在他们提出的协议书里面有任何实质上说明有关社会企业的构思或者协助小贩们的意图。那份协议书的条款内容事实上是完全负面的(即一面倒向社会企业,不利于小贩们的利益的)。与其与一个魔鬼签署这样的协议书条款,他觉得不得不选择放弃2千元押金念头。事实上,环境局是默许这样的协议条款的。请见环境局致给小贩们的函件扫描件:

“事项:关于代理管理公共小贩中心事宜

……

我们仍然在观察有关我们委任的代理公司OTH公司事宜,我们将会尽快地回复,我们希望能能够耐心的等待和理解。谢谢。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钟丽慧的复函如下:

谢谢您的反馈,我已经将您的反馈转达给了OTH。他们会与环境局跟进。

致意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钟丽慧

小贩中心的摊位主们也尝试与行动党淡滨尼国会议员联系,特别是负责主管环境水源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无论如何,他们不是在保护我们的利益,而是把我们推向吞噬我们的咖啡店集团(Kopitiam。这名小贩感到失望。

您好!

……

我及我的家人正在寻找寻找一个小贩摊位做生意。我们与咖啡店集团管理的淡滨尼小贩中心进行接洽。

我们感到惊讶的是,我们必须同意接受足少每天经营20小时的约定。如果我们同意这项条款后,我们无法履行而提早休息营业,我们将会面对罚款。

我想知道的是,小贩中心是由私人企业负责管理,但是小贩中心是属于新加坡人生活不可或缺一部分。95%的小贩们都是自雇人士。因此,他他们向我吹嘘说,要求小贩们每天营业20小时是获得授权的。

假设这是事实,那么,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就几乎失去了平衡。他们绝对不可以制定这样协议条款的要求。这是迫使青年人像我们一样离开小贩这个行业。我们哪有睡觉休息的时间?我们有哪有充足的时间与孩子们在一块儿?小贩们大多数的自己经营的。请您修正‘咖啡店集团’的政策,以更加吸引年轻人家入这个行业。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集聚在一起。我仅此行为您能够把这封信交给环境局予以考虑。

假设咖啡店集团事实施有关的协议条款,最终(小贩中心)只能成为他们自己的私人咖啡店。

他补充说,

当小贩中心事件处于干柴烈火之际,以及听取小贩们的意见时,他们在盈利上强征了15%GTO“。

摊主们说,

这根本就不是管理公共食物中心的做法。他们真的是吞噬了我们的生活。

TOC提出了,小贩中心24小时经营的结果是危害到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时,问小贩中心最合理的一天经营时间是多长时?

小贩们提出“经营时间8-10小时”、或者时在经营提供两餐(及早餐与中餐、或者是中餐与晚餐)的经营时段

TOC说,有关‘咖啡店集团建议,考虑“共同经营方式”——及潜在性的转租他们的摊位给其他的共同经营时。小贩们说,

这样的建议是一种借口。是为了他们的收益扩大化而转嫁到小贩们的身上的。这样的建议转租摊位的概念,只是把单独的小贩摊位经营者的负担,专家称为给他小贩摊位给他租赁者的身上吧了。

TOC要求小贩们详细阐述他所拥有的合同的某些细节时,他们说,

指出了不利于小贩们的条款。在有关的协议里有哪些条款是不利于小贩们的?

他们说,

“协议本身就是对小贩们完全不利的。

摊主们特别指出,

“代理管理公司有权处罚提早收摊的和那些为事先申请休假的摊主。”

与此同时,小贩们说,在开始时,他们原来的构想是,

“为了不区分个别小贩们的独立性,他们还要求在经营时段,穿上他们的设计的统一制服。”

环境局在检讨了合约细节,以期更好保障小贩权益,经调整的事项包括:

  1. 新条例下,小贩每周可营业至少5天;如有意经营超过8小时,可和社企讨论,并确保有足够人力营业。当局也鼓励小贩和社企合作,共同制定休息日。

  2. 违约赔偿必须合理,轻微违例赔偿额应不超过50元;严重违规罚款也不应超过100元。对小贩征收的行政费用需合理,除了小贩需缴交印花税,律师费应由社企承担。

环境局文告称,如已给与社企足够的通知时间,小贩应被允许终止租约,而终止租约的期限不应超过两个月。至于征收保证金也不得超过两个月租金。

 

中英文版)全国职总管理下黄埔小贩中心小贩们面对营运成本上涨 Operating fees spike at another hawker centre managed by NTUC – Whampoa Hawker Centre

标签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4/operating-fees-spike-at-another-hawker-centre-managed-by-ntuc-whampoa-hawker-centre/?fbclid=IwAR0kRALRByXO3rHboMaCbCn7VevAKYAL2CjQmiFKiiT-ZA5KB-IIqyJyh1Q

环境局任命全国职总管理小贩中心。

20161220日,国家环境局宣布任命全国职总属下富食阁(NTUC Foodfare)为7家小贩中心的管理代理(见网址:new managing agent of seven hawker centres)。这是环境局在评估口福(KOUFU)目前正在管理勿洛巴士转换小贩中心的情况后做出的评论:管理的非常好

5家现有的小贩中心和2家新建的小贩中心如下:

  1. 大牌75号,大巴窑第5  75 Toa Payoh Lorong 5

  2. 大牌51号,旧加冷机场路 51 Old Airport Road

  3. 大牌90号,黄埔通道 90 Whampoa Drive

  4. 大牌91/92号,黄埔通道 91/92  Whampoa Drive

  5. 大牌104/195号,义顺环路,忠邦  Chong Pang, 104/105 Yishun Ring Road

  6. 大牌676号,兀兰71通道(新建),海军甘榜  Kampung Admiralty, 676 Woodlands Drive 71 (New)

  7. 1大牌10号,巴西力中(新建)110 Pasir Ris Central (New)

环境局是在经过获得在勿洛转换站小贩中心的小贩有关的积极反应后决定实施这的计划的。这些积极反应包括了小贩们对口福(KOUFU)的管理模式和反应回馈,以及负担得起的物价以及干净的环境。

环境局在2016年发表的文告里说:

环境局相信,这一系列的反馈将提供营运的经济范畴及更广泛具有伸缩性的新思维漫,和进一步提高操作过程这的活力,以及在有效地管理小贩中心。

富食阁(NTUC Foodfare)在20177月接管的5家现有的小贩中心时声称,管辖下的小贩中心将继续津贴现有的摊位租金。那些未受津贴的小贩摊位的租金将经过专业评后,按照市场价格支付租金。

大牌90号黄埔通道黄埔小贩在中心的营运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上涨的。

基于目前旧加冷机场小贩中心发生的不愉快事件,TOC决定派出通讯记者前往黄埔通道小贩中心,找出那儿的的小贩经营情况。

许多新加坡人对于黄埔通道小贩中心是不会陌生的。在那儿有多著名的食物,诸如福建炒面(Fried Hokkien Mee)、豪华罗惹(Hoover Rojak)、梁招记鸭饭(Liang Zhao Ji Duck Rice)、鱼头米粉(Fish Head Bee Hoon)、马来椰浆饭(Leskmi Nasi Lemak)、印度黄姜饭(Hi, nasi padang)等等……(见网址:best-remembered hawker food served there)。

可以理解地,许多小贩都乐意与我们进行谈论有关他们与小贩中心管理公司之间的问题。他们说,没有什么不对方地方,或者是他们在全国职总的富食阁管理的小贩中心面对的问题。

注:全国职总管理的黄埔通道大牌91座及92座并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经验。根据小贩们和摊主们的反映,大牌92座的小贩中心是属于干/湿小贩中心。大牌91座的小贩中心是经营时间是从早上到下午3点。小贩们说,收取回收碗碟与清洁费降了一点。大约是400元左右。)

以目前的情况,黄埔通道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仍然是保持不变。主要投诉的问题是围绕集中在管理费猛涨,特别是收取碗碟与餐桌清洁的费用。

与其他在全国职总富食阁Foodfare管理下的其他小贩中心相反的情况是,这家营运较久的小贩中心们小贩们是自己清洗碗碟和餐具。但是,他们依赖承包商负责回收碗碟和给小贩们。

TOC从小贩们那里了解到,过去回收碗碟与清理餐桌的承包商收取的费用如下:

  • 咖啡茶水摊位每月缴交300元;

  • 面条摊位每月缴交360元;

  • 煮炒摊位每月缴交390元;

自从全国职总任命了富食阁Foodfare负责管理后,碗碟收取与清理餐桌的费用如下:

  • 茶水摊位每月缴交420元;

  • 其他的食物摊位每月缴交490元。

根据一名小贩透露,售卖面条与售卖熟食物之间回收碗碟与清理餐桌的价格差异是,后者遗留在盘中的食物残羹比较多。

Mr Nah一名售卖水果摊位的小贩说,他在环境局管辖下已经经营了几十年了。无论如何,他发牢骚说,这两项回收碗碟与清洁的收费价格都是昂贵的。同时,承包商的效率是未令人满意的。他提出了一个疑问,之前的那家承包商愿意降低价格提供更好的服务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把承包合同发给另一个新的承包商?

分享Mr Nah拍摄的餐桌顾客们用完餐后的狼藉现场照片。他对全国职总富食阁聘用的新承包商的承包工作表达了不满,他补充说,全国职总在聘用新承包商之前并没有事先咨询过小贩们。

Mr. Mah问道,假设就的承包商愿意以300元提供同样地服务,他们为什么要聘用这个新的承包商,这个新的承包商的服务并没有比前者更好。

Mr. Nah 出示了自己发给环境局的WhatsApp的信息内容。他提出了在食富阁在接手承包后出现的几个问题。但是,环境局拒绝对食富阁聘用的回收碗碟工作公司的低劣表现采取行动。无论如何,环境局把他的投诉问题转给了食富阁,但是问题仍然是没有获得解决。

Mr.Ng 是经营饮料的小贩。他指出,在餐桌上张贴了一张环境局的宣传画。它要求食客们把图盘放回托盘回收处

他补充说,“假设食客们把托盘放回托盘回收处。那么托盘有在哪儿?”他所指出的一点是,当食客们把托盘放回托盘回收处时,托盘仍然还是在托盘回收处啊!(为什么?)因为回收碗碟与清洁工人是不会立马把托盘交到小贩们的摊位,他们必须先清理桌上的食物残羹。只有在过了尖峰时段过工人才会把托盘交给小贩们。面对这样情况下,为了自己确保有足够的杯子使用,他别无选择,自己必须到托盘回收处取回自己的茶杯。

他指出,收取400元,甚至是500元回收碗碟与清洁费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问题在于,与过去的那家收费低,但是,提供良好服务的公司相比,现有的这家新公司的服务表现就低劣的多了。

在一名售卖面条摊位工作的工人提到了有关富食阁管理层工作态度问题。他留意到,当小贩们向他们提出反馈意见或问题时,他们总是采取推脱或者是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回应。

即便是那些售卖外卖打包的小贩摊位也被迫缴交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清洁费。

一名售卖糕点的小贩告诉TOC,尽管她所售卖的糕点都是属于外卖打包的,但是,他们也强迫她缴交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费。在富食阁接管前,她并不需要缴交任何的服务费的。

据她说,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告诉她,公司收取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是对所有的小贩一致的。她的要求终于被拒绝了。尽管她的摊位售卖的食物是没有使用任何的碗碟餐具,但是被迫缴交470元的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费。这只能说明这家公司公司的政策是刻板的。

一些小贩们告诉TOC,他们与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公司之间并不存在问题。他们是针对管理公司富食阁。他们留意到在午餐顾客光顾的高峰时段,他们只提供8位工人进行负责清理碗碟和餐桌食物残羹工作。期待8位清洁工人负责处理80个餐桌的回收碗碟和餐桌残羹的工作,这是不合理的。特别是,这8位清洁工人都是年长者。根据小贩们的回馈,与过去那家收取较低服务费公司相比,那家公司在午餐时段顾客光顾的高峰期,他们是提供了12名工人负责碗碟与餐桌清洁工作的。

公司公司除了收取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费外,收取垃圾废物的费用也缩着增加。一位售卖鸡饭的女摊主告诉TOV说,自从全国职总承包了小贩中心的管理工作后,清理垃圾的费用已经增加了两倍。这位女摊位主人说,自己已经是60岁了,假设现有的管理公司(富食阁)公司里制度无法符合她的个人意愿,她将退还摊位给环境局。我们注意到,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大多数是属于建国一代的。她质疑,他们所经营的小贩是一年轻一代是否会接手。小贩们经营的生意是极其艰苦、时间性冗长(包括了没有任何的休假日),但是收入并不高的工作。她的工人告诉TOC,小贩中心只有约20%的小贩看起来经营状况比较好,在过去几年,随着广告的人潮的显著的减少,其他的小贩仅仅就是只能糊口过日子。

管理公司收取回收碗碟与清洁服务费是开展任何工作前鸠收的。

小贩们除了投诉管理公司鸠收费用外,还投诉有关鸠收费用的时间问题。过去那家承包管理的公司是每个月的第10天鸠收管理费的。但,目前的这家管理公司却是汕尾进行服务前,在每个月开始就鸠收管理费。

在黄埔小贩中心的未断是属于给售卖食物的摊位。一家裁缝店摊主分享了他的意见。他们并认可向售卖食物的小贩们增加收取服回收碗碟与清洁务费。他们支付的清理杂物费已经提高两倍到140元了。这包括了非食物摊位必须支付每天丢弃的垃圾清理费。

Mr. Nah 把与全国职总签署的管理合约与TOV分享。他说,全国职总在拿这份合约给他看仅仅就是5分钟的时间。他根本就不知道合约的内容。他跟告诉TOC说,小贩们都是年长者和文盲的。他们 在签署这份合约时,根本就不知道合约的内容与条款。在现存的法律下,假设小贩们与全国职总的富食阁对簿公堂的话,这可能会产生的一个问题。

Mr. Nah与上述所提到的那位售卖鸡饭的的摊主分享了另一个问题。他们说,任何摊位摊主如果要提高食物售价必须事先获得全国职总服饰份额的批准。同时,所有售卖的食物必须是低于3元。他们问道, 为什么小贩们要提高食物的售价必须获得全国职总富食阁的批准。如果小贩们要提高售卖的食物价格,顾客们是不会向他们光顾的——这是一个市场的供求原理。

Mr. Ng说,就举售卖甜品摊位为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当售卖甜品小贩调高一毛钱时, 全国职总的食富阁就说, “小贩们必须承担许多原材料的价格涨价。他们仅仅就是调高一毛钱吧;

他继续说,当全国职总的富食阁调高会搜碗碟与清洁服务费时,他们是否经过小贩们的同意。令人关注的是,环境局除了关心小贩中心的卫生问题外,他们根本就不理会小贩面对的问题。

当我们问到有关环境局把管理小贩中心的工作转给全国职总时,说它是属于社会企业。Mr. Ng说,与环境局管理是时的情形相比,在全国职总接手后将会造成增加许多的营运成本。

TOC与小贩们谈及对有人赞同让所谓的“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比起环境局还要来得好的问题时,小贩们对这个问题提出共同的感受:

一家公司怎么可能在没有赚取盈利的情况下运作?谁负责支付他们的员工的薪水?

他们同时关注一个潜在的问题,那就是,当有一天环境局决定把整个管理小贩中心的工作全部移交给全国职总时,在存在着有一天摊位租金将会调高的问题。

我们与小贩们进行交谈的过程中,引用了一名售卖鸡饭的小贩所说的话,考虑到环境局已经将他们负责管理小贩中心的权利大部分权利移交给了全国职总,调高摊位租金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吧了。

(中英文版)PAP先擦干净自己的屁股再找工人党的茬 Shouldn’t the PAP put its own house in order first before trying to straighten out the issues within the WP?

标签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8/shouldnt-the-pap-put-its-own-house-in-order-first-before-trying-to-straighten-out-the-issues-within-the-wp/?fbclid=IwAR3zjzmDOvDTtMJZOW9sS3RUDOFYR_e7o_Bi7Yjf0VXfTYmvgvy-sO987FM

注:本文章原题目为:《行动党是不是先清理自家前再尝试清理工人党的内部事宜?》Shouldn’t the PAP put its own house in order first before trying to straighten out the issues within the WP?

尽管有人说,全国职收购咖啡店集团(Kopitiam),是全国职总想要为新加坡人民降低物价做点实事(?)。但是,从全国职总已经有可查的记录看来,它们在接管了小贩中心后增加了营运成本。

这个问题(指小贩中心的营运成本增加)是搜到公众的关注是来自行动党国会议员林谋泉反驳脸书网民Gray Ho谈到有关对旧加冷机场小贩中心的良好印象的落差。(见网址:Lim Biow Chuan’s  rebuttal of a Facebook (FB) user, Gary Ho’s (Gary) laments about the decline of the iconic Old Aiport Road Hawker Centre. )。

Gray Ho在个人网页上揭露,在全国职总树下的口福接管后导致由于成本的增加,造成了有关小贩中心的小贩支付洗碗成本的收费是每个碗碟四毛钱。这就是它们所谓的忠诚度为社区服务!

根据最新的报道,碗碟清洗收费增加的情况不仅仅是发生在旧加冷机场小贩中心!在环黄埔小贩中心也是出现同样的情况和造成了小饭店营运成本的增加。这是不是是一个新的趋势?为什么小贩中心的运营成本的增加,与NTUC大言不愧地说要降低物价背道而驰呢?或许是我的理解力比较迟钝,它(营运成本)似乎是没有增加。

添加了一系列混乱和混杂的信息,同时,也出现了它(指全国职总)可以委任任命代理人。这并不是完全正常的现象。

那家新型的‘碗碟收集承包商’就是全国职总属下的口福的‘百事威(注:译音)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见网址:by NTUC Foodfare is Bestway Cleaning Services Pte Ltd.)值得注意的是,这家清洁服务公司和其他两家公司在今年被法院判处罚款(见网址:fined by the court )违反了城市重建局(URA)的规定。他们被指违法提供私人住宅供外劳拥挤住在一起。

‘百事威(注:译音)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见网址:by NTUC Foodfare is Bestway Cleaning Services Pte Ltd.)董事Koh Kok Seng在触犯雇佣外劳法令(the Employment of Foreign Manpower Act (EFMA))下被判罪名成立。这家公司目前已经被判处禁止雇佣外劳。

为什么口福仍然可以继续任命‘百事威(注:译音)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见网址:by NTUC Foodfare is Bestway Cleaning Services Pte Ltd.)?全国职总这样任命这家公司来承包小贩中心(碗碟清洗)的工作是属于疏忽大意的事件吗?

既然政府现在正在进行清理有关任命代理公司的行动(由后港阿裕尼市镇会及白沙榜鹅市镇会开始),全国职总任命代理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是否也应该被追究?全国职总任命百事威(注:译音)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见网址:by NTUC Foodfare is Bestway Cleaning Services Pte Ltd.)为小贩中心承包商的基础上什么?为什么百事威(注:译音)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见网址:by NTUC Foodfare is Bestway Cleaning Services Pte Ltd.)要增加营运成本?

导致这个问题的激化是由于对正在进行诉讼的工人党民事案件所引起的。在人们 代理公司的问题上出现了双种标准!——反对党和与行动党有关联的商业机构,如全国职总不同的标准要求。

行动党政府在过去几年通过国家审计署及其他机构,对工人党进行严格的审查前,是不是先清理自家的脏污?

 

(中英文版)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驳斥林谋泉的小贩中心崩溃论——“小贩不担负着让小贩中心或城市充满活力” “Hawkers do not exist to make the hawker centre or the city vibrant”: Donald Low, in response to MP Lim Biow Chuan’s remarks regarding the hawker centre debacle

标签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5/hawkers-do-not-exist-to-make-the-hawker-centre-or-the-city-vibrant-donald-low-in-response-to-mp-lim-biow-chuans-remarks-regarding-the-hawker-centre-debacle/?fbclid=IwAR13Zvo60onRMoSXKoiGXfpiQWF6SqCeegw2dk8k6xOWPb910FTyKp–qLw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进一步狠狠地驳斥了蒙巴登国会议员林谋泉有关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关于小贩摊位营业时间的问题。他指出,林谋泉建议小贩们必须超长时间工作的说辞是错误的

刘浩典教授于10月24日在个人脸书网页上发表了帖子。他提出的争议观点是:

真正的问题不是要求小贩摊位营业时间多久。而首先等问题是,“是否需要限制小贩们的最低营业时间”。对于一个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会企业来说,最为重要的是“要确保么一个摊位有固定的租金”。

林谋泉是在回应网民GARY HO在网页上揭露有关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要求小贩们签署小贩摊位租赁合同上列明的具有剥削行动条款——没有一个译者能充分解释这份错综复杂的问题的小贩摊位租赁合同。

以下是刘教授在个人脸书网页的帖子内容:

国会议员已经修改了他原来的帖子了。我觉得这一切相当的静悄悄。错误是在所谓的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

首先是,为什么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要为小贩们制定营业最低时间制度?这并不是营业时间是8小时、或者是12小时的问题,而是到底合理不合理的问题。根本的问题是:为什么小贩们必须要被规定最低营业时间。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已经向每一个小贩鸠收固定的租赁金了。为什么他们还要管小贩租户营业时间的问题?……

刘浩典教授指出,

“假设一名小贩在每天几小时的营业中已经赚取了足够支付摊位的租赁金和其他成本开销,以及还有盈利后,为什么业主(指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仍然坚持要小贩们每天最低8小时的营业时间?这关他们啥事?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依据斯大林似的哪一部分经济理论。

 “假设小贩们选择每天只经营几个小时的营业,可以预见的是,那是因为他们已经计算过自己的营运成本(包括了维持摊位每日延长营业时间在内)已经超过自己赚取的实际收入了。为什么‘富食阁’(Foodfare)或者任何的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自以为是的认为,它们比小贩们更了解小饭们经营的业务,而要求他们延长营业时间呢?

小贩不应该为维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包袱承担任何的责任;或者任何的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假设要求小贩们更加努力的工作以“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那么,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就必须为此给予小贩们相应的补偿。

他同时指出,

维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强加在小贩们的身上是不公平的。小贩们从事小贩行当的初衷就是为了提高生活素质,假设政府和公众人士要小贩们承担这个额外的任务,那么,就必须“予以小贩们相应的补偿”。

“(他们说),为了保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小贩们必须维持长时间的营业时间,或者同时,这是一个既不符合经济,又违背道德的邻里管理

因为许多的例子已经说明这是不符合经济的。供求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言外之意,假设,市场需要在夜间,或者是凌晨时段有人提供熟食,那么,市场自然会有这样的需求么人不是让小贩们叫卖。活力(定义为小贩中心营业从大清早至晚上)必须是从市场取得足够的需求而实现的。这是促成小贩们认为值得营业到深夜。供应创造需求,这样的例子是极其罕见的现象。假设,供应可以创造需求,那么,经营失败的计划就属于少数了。

他强调说,

这种振奋人心的论点是建立在利用小贩们的作用基础上的。是不道德的。它的论点是把小贩们作为实现这个目标作为 组织的目的——不论是最终是实现活力、或者是获得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发的非物质遗产地位、或者是,为动员小贩们为实现国家制定的目标——而不是把他们当成是最终的结局。 

环境署屡次美化地强调保持小贩中心的活力论调,社阵,最近国会议员林谋泉在他的个人脸书网页上也谈及这个课题。林谋泉说,

假设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选择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即便是夜间顾客稀少的情况下,要求小贩中心的租赁户把营业时间延长到夜间。那么,为了小贩中心的活力而延长营业时间的成本开支只能是由个体来承担了(例如小贩们)。

他提出了建议,

“简单地说,(小贩中心)活力的最终利益是属于社会性的。但是,它所需要付出的成本确实由属于个人的。假设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的营运者确实要推动小贩中心的活力,他们真正想法是想要通过要求所有的小贩中心(熟食)摊位营业的来实现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支付给小贩们延长营业时间的金钱补贴,而不是制定了最低营业时间。

他同时认为,

新加坡小贩中心初建时的唯一宗旨——小贩们承担的只有一个政策目标:确保公共卫生,与目前相比,现在的小贩们在经营时面对着太多的竞争和互相胶着的政策目标的。

即便是可承担的食物价格,也不是首要被考虑的问题。当时在说服与安置街边叫卖的小贩们迁入小贩中心时,政府必须为他们提供津贴的租赁金。也就在通过津贴租赁金的前提下,小贩们才有可能提供负担得起的食物。(简单地说,负担得起是一种有意外的利益。)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小贩中心的租赁金)似乎已经成为了小贩中心的首要目标了。现在,小贩们为了承担这一切开支,不得不把通过提高食物的售价还价到食客们身上。这是一个效力地,又不公平的情况。(为什么哪些高收入者与低收入者一样,同时可以现有每盘4元的鸡饭。)帮助穷人的最明智做法就是给他们食物卷、或者是直接援助他们,而不是要求小贩们为此低的食物销售价格。”

针对环境署提出同时要达到的目标时,他说有如下三难

  • 负担得起的小贩中心食物;

  • 具有吸引力利润的小贩行业;(这是为了吸引青年人投入小贩行业,一边让这个行业充满活力),以及,

  • 减少政府对对小饭店津贴(例如,通过不予以低收入的小贩直接援助的津贴方式,进而废除租赁金的津贴)。

他的结论是,

“引进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是一个极其遭透的想法。这个概念是建立在误导性的想法基础上。那就是,那里商业的模式可以允许达到环境署制定的三个目标。”

依他个人观点,

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设立的架构。是要从小贩们的身上赚取利益。这体现在他们提出要求小贩们进行长时间的营业

他告诫环境署说,这是极其有限的。

他提出建议,

环境署和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经营者必须更加现实地看到,不要以牺牲小贩们的利益作为实现政策的目标。小贩们目前的处境已经是非常脆弱了。

(中英文版)小贩中心的问题是面对了一个执意顽固、蓄意无知和过后对个别问题的道歉。 Hawker centre problem is faced with stubbornness, wilful ignorance, and apologia at every turn

标签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4/hawker-centre-problem-is-faced-with-stubbornness-wilful-ignorance-and-apologia-at-every-turn/?fbclid=IwAR0nIbo-4W3dODNDpswb5SoOJD2pc0mmEbLnqZ_X05Jilh3AcQRTX03zkjE

作者:林嘉良

致:

准经典林谋泉先生,

当网民GRAY HO在网上发布有关加冷机场小贩中心的事情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进行辩护的。你错误的揣测已经让我犹如在俱乐部里摇头一样。请允许我反驳你提出的一些观点。

林谋泉在脸书的帖子:

经过考虑,我在这帖子里没有清楚说明。我在阅读了GARYHO在脸书发布有关旧加冷机场小贩中心的小贩被要求进行超长时间的工作。就我与小贩们进行互动所获知情况,根本就没有不存在着这样的要求。我随后在晚间10.30分到旧加冷机场小贩中心与几名工友交谈。我不相信有人要求小贩进行超长时间的工作。他们必须自己做出决定,他们需要如何勤劳地工作和对他们来说什么是重要的……

首先,口福并没有强迫小贩们进行超长时间的营业。口福强迫小贩们必须最少要营业8小时。这是问题的症结。因为口福并没有把售卖熟食的小贩们开裆营业前的准备工作计算在内。一些售卖烧肉和或者是鸡饭摊位情况可能会好一些。其他的摊位,如售卖面条之类的摊位。他们所能够准备的材料库存量是有限的。这些材料的准备工作必须耗费4-6小时。实事求是地说,假设一名小贩开始营业时间是8点钟,结束营业时间是12电点钟。把这些营业前的准备工作全部计算在内,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小贩们的工作时间远远超过了我们所能看到的。强制性实行小贩们最低的营业时间,就是对小贩们的一记耳光。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暮年了,也只能工作这么长时间。请不要在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前就把新加坡的小贩中心扼杀了

关于其它的问题,包括了如果小贩们需要休息必须提前一个星期向口福提交申请书以获得批准。这样的规定是剥夺了小贩们的自主性与选择权的。这些你的父母们在选择小贩这个行当时所具有的条件。请不要引用我的话——申请表格是在线,可以请他异地浏览到。

第二点,您说,口福在管理小贩中心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在傍晚时点小贩中心不会没有食物销售。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在傍晚时间小贩中心出现空档的原因。首先是,可能是许多食客选择在这个时段在家里自己晚餐。这是一个好的发展倾向。

另外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综合商场的蓬勃发展以及外卖食物的流行,以及消费者改变了口味的情况下。小贩中心不再是人们在傍晚时间光顾的地点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小贩们不得不把营业的时间集中在午餐时段。小贩中心的最佳的选择,由于作为的周转相当的快速,以及小贩们提供食物的等候时间相当的短暂。在2012年之前,我们已经暂停建造小贩中心20年了。但是。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其他不同形式的餐馆和食阁的不断涌现已经取代了小贩中心?算了吧!林先生,让我们面对现实吧!

以下附图是全国职总属下的口福公司正式发布的申请在小贩中心经营生意的标准表格附件(注:本 表格的中文附加为本网站翻译。如有出入,均以口福发出的英文版表格最终解释权。)

第三点,您说,如果小贩们提早休息,或者是粗饭了有关的条例会被受到任何的处罚。假设没有任何处罚措施,那么,任何一位正直的律师都会告诉你,列明在申请表格的那条有关的条款是干什么的?把准备些条款删除啦!

这些目前这个问题症结所在——口福制定的这些契约条款已经剥夺了小贩们的尊严了!当小贩们面对这些问题时,环境局和其他的政府机构都转为自己辩护地说,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恶劣

围绕着有关小贩中心问题的争论工过程中,我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实用主义。反之,我们却面对着执意顽固、蓄意无知,以及在每一次面对事实时采取了才进行道歉。

这封信是刊载在林嘉良的个人脸书网页上( Lim Jialiang’s Facebook page)。我们的转载是获得他个人同意的。

相关链接:

  1. Old Airport Road Hawker Centre saga: MP Lim rebuts FB user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4/old-airport-road-hawker-centre-saga-mp-lim-rebuts-fb-user/?fbclid=IwAR3xgpSKPVeQZ0Djc0oZP5booOLsNbrJ6CFXkaadxDJeTWI4AHCvNEh4XHM

  1. NTUC allegedly coercing hawkers into signing legal documents in English without a translator present, pressuring them to buy mandatory insurance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4/ntuc-allegedly-coercing-hawkers-into-signing-legal-documents-in-english-without-a-translator-present-pressuring-them-to-buy-mandatory-insurance/?fbclid=IwAR3vLb1QeMUTXCCsawYan3F7WFYoyRSILTkU5AoUkXXSkwH4mr2dRbZTkJ8

  1. Foodfare’s statement regarding Old Airport Road Hawker Centre contradictory to details stated on its website?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4/foodfares-statement-regarding-old-airport-road-hawker-centre-contradictory-to-details-stated-on-its-website/?fbclid=IwAR3QGR8UR7nDff3w9Kn6gihWagsIFK3tm6KrRvcMFIDaR2bFCDrQ6hkd3RI

(中英文版)小贩投标制度—新加坡的政策是加速朝向赚取快钱车道 Hawker tender system — Singapore’s policies are all geared towards making easy money

标签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079521875558119?__tn__=K-R

牛车水小贩中心

在听完了《新叙事》采访牛车水小贩中心小贩的录音(latest podcast of New Naratif on Singapore’s hawkers)后,我感到无能为力、心情感到极其的沉重。我的感受是:新加坡政府发政策已经全面加速朝向赚取快钱的政策了。(请倾听网址:(MP3 格式播放

New Naratif’s Political Agenda Are Singapore’s Hawker Centres Dying Out?https://newnaratif.com/podcast/political-agenda-can-singapores-hawker-centres-survive/

这个政策是完全缺乏顾及勤劳苦干的人们的。在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投标制度始终没有改变。当时我及我的朋友还是年轻的律师时。我们在市中心寻找一个办公室开始律师楼。当时投标办公室需要以作为投标押金,但是我们连支票簿都没有。

我们听说,建屋发展局在阿历山大的办公室公开招投标。我们非常地兴奋。我们去视察了招标办公室的现场地点——就是一套没有任何奇特的走廊或墙壁的简单的混凝土房屋。由于它坐落于红山、女皇镇、东陵福等住宅区之间,适合于我们开设律师楼给予普通老百姓提供法律服务。我们就开始计算每月支付租赁金的能力。我们在朋友的协助下,开出了一张投标所需的押金支票。幸运得很,申请投标的免费的。我们焦急地等待投标结果。但是,我们未能成功。

尽管我们是失望了。但是我们并不因此放弃再一次的尝试。当距离《新叙事》采访小贩的地点不远的建屋发展局在牛车水大厦的办公室招投标公告刊登了。我们又再一次参与的投标。我们又一次不中标。

我们已经两次失去建屋发展局办公室招投标的机会了。我们别无选择必须租赁私人办公楼。首先我们在阿裕尼地区租赁了第一套办公室作为律师楼。接着,我们又搬去亚龙地区。我们三名女律师所设立的律师楼是新加坡第一所在市区以外设立律师楼。

当我在倾听这些年轻人,如嘉良、毓婷和阿利斯的谈话,让我回忆起我们年轻时代的往事。我在此予以他们良好的祝愿,我祈望他们的梦想得以实现。他们都是青年人。新加坡的政策制定者必须为他们而感到骄傲。他们并没有要求任何的财政资助。他们仅仅就要求作为新加坡最大的地主——新加坡政府多为他们着想吧了。从他们的访谈中可以清楚地获悉,政府必须停止进行尚未获得检验的计划——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

任何人想要经验商业活动都知道。屋租租金是经营成本里最高的项目。接着,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员工薪金。但是,如果您想要与这三个年轻人一样出来打拼,那么,考虑成本的问题可以成为第二位了。只要屋租租金不会造成他们的积蓄在6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流失掉,他们将会成功的。

不知道,假设旧的招投标制度的成功是确保每一个人都有同等的机会。我至今尚未读过有关旧的招投标制度的分析资料。据我所知的是,不论如何小心地公开进行招投标都会造成泄露的发生。可能最佳的招投标制度就是接受高昂的租金。但是,一旦租赁者的生意失败,政府当局是否会考虑到这些租赁场地可能会空置着,直到迟钝的官僚机构再一次进行招投标工作。在执行对人民的协议方面,对于那些被迫关门的业主而言,有什么优点吗?他们是很不情愿地面对结束生意的。他们带着伤痛心情和经济损失被迫关闭生意的。

我个人认为,

政府必须认真地重新检讨这个招投标制度。无容置疑地说,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是一个最坏的想法,必须立即予以抛弃。哪些创造这个计划的人,对真正的社会企业根本就一无所知。对他们而言,就是垄断了赚取快钱的途径。他们根本就不理会谁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和遭受痛苦。

(中英文版)政治议程——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在消亡中吗? Political Agenda — Are Singapore’s Hawker Centres Dying Out?

标签

转载自:https://newnaratif.com/podcast/political-agenda-can-singapores-hawker-centres-survive/share/xuna/975a1c8b9aee1c48d32e13ec30be7905/?fbclid=IwAR2aXtu2Bn1ICaJfyPZlI4qulfC0YnUwPlCdG7EkwqFdA-N6g-ktcPwVq2c

新加坡的小贩中心被形容为是属于“公认固有的文化物质产物。新加坡人为拥有小贩中心这个美食佳肴的地方感到骄傲。但是,今天这个小贩饮食兴业已经处于风头浪尖上。尽管小贩们极力要压低售卖的食物的价格,但是,面对着摊位的租金和经营车本的不断增高,他们也显得乏力无为。

在这个时刻,覃炳鑫博士率领了一个团队到牛车水小贩中心采访了三名小贩,他们是嘉良(Jialiang)、毓婷(Yu Ting)和 亚瑟叔叔(Uncle Arthur)。他们叙述了小贩行业艰苦挣扎求存的幸酸,不是新加坡的一个文化特征,而是属于一个可行的行业吧了。

请倾听以下我们制作的现场采访视频,同时也请大家到周三为小贩的摊位了解具体情况。这三个小贩摊位的是坐落于在牛车水大厦史密斯接大牌335,新加坡邮区050335.

《新叙事》:毓婷(YU TING)小姐是一名写作者。现在她与友人ALEX售卖日本意大利食物。坐落于SUTACHI#02-60摊位。

亚瑟叔叔(UNCLE ARTHUR)一身从事小贩生意。在搬进小贩中心经营前是路边流动小贩

亚瑟叔叔(Uncle Arthur)的摊位是在牛车水 的 Chinatown Sun Seng 摊位是坐落于 #02-61 。他售卖的是新加坡人家庭的日常佳肴。

嘉良在史密斯街售卖啤酒,同时也售卖巧克力食品

当我们正在进行品尝着这些美味佳肴时。嘉良(Jialiang)的摊位是坐落在斯密斯街#02-62。他销售的是让您解渴的啤酒。您台式机也可以通过网购(Demochoco)向他购买克力松露。

请倾听网址:(MP3 格式播放)

   New Naratif’s Political Agenda Are Singapore’s Hawker Centres Dying Out?https://newnaratif.com/podcast/political-agenda-can-singapores-hawker-centres-survive/

New Naratif’s Political Agenda Are Singapore’s Hawker Centres Dying Out?https://newnaratif.com/podcast/political-agenda-can-singapores-hawker-centres-survive/

(中英文版)旧机场路小贩申诉 社企接管后洗碗碟费涨40巴仙 NTUC Foodfare takes over Old Airport Road hawker centre and ups dishwashing fees by 40%

标签

旧机场路小贩申诉 社企接管后洗碗碟费涨40巴仙

转载自: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E6%97%A7%E6%9C%BA%E5%9C%BA%E8%B7%AF%E5%B0%8F%E8%B4%A9%E7%94%B3%E8%AF%89-%E7%A4%BE%E4%BC%81%E6%8E%A5%E7%AE%A1%E5%90%8E%E6%B4%97%E7%A2%97%E7%A2%9F%E8%B4%B9%E6%B6%A840%E5%B7%B4%E4%BB%99/?fbclid=IwAR0hDqMN-dDp3s91U4MkUxW-60dr-FhSW4-rjm6_s6N6T3RVNisDuVkQXp0

位于旧机场路小贩中心,数名小贩申诉,自职总富食客接管以来,小贩们的碗碟清理费就增长了40巴仙,达到每月580元。

目前,全国114座小贩中心,其中13座由五大社会企业管理:肥雄、职总富食客、Timbre集团、Hawker ManagementOTMH

其中,职总富食客就从环境局手上接管了五座小贩中心,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就是其中之一。

上月,本社报导也是由职总富食客管理的巴西立中路小贩中心,近10名小贩因为客流量不足、不堪负荷近两千元的附加费用,选择退出。

其中一名经营清真汉堡摊位的小贩贾哈鲁丁也反映,他向职总富食客反映了几次,摊位的排气罩有漏气问题,但是至今都没有解决。

许多小贩反对社企管理手法

许多小贩在社企接管后,面对许多原本在环境局管理下不会面对的问题,渐渐对社企管理模式感到不满。

其中一些社企设下的规定,就包括要向管理层请假修业;不能自行调整十五价格,以及终止租约还要赔违约金

成功跻身新加坡米其林必比登美食指南的鱼缘美食摊主黄正勇,就直言有些小贩中心被当成私人食阁来经营,租金起了、提早退出又拿不回押金,难怪小贩会不满。

在牛车水大厦美食中心经营精致啤酒的Daniel Goh,提到他和一些有抱负的餐饮业者交谈,原本这些人有意当小贩,但发现一个月薪超过2千元的酒店厨师赚得可能必小贩还多,就打消了念头。小贩有很大部分利润都被社企征收的种种高昂费用削掉了。

Daniel Goh直言,所谓社企都是由营利企业创建的。你要他们去经营社企生意,是由冲突的。除了迫使小贩为客户再卖得便宜些,究竟社企小贩中心哪方面回馈社会了?

在宏茂桥小贩中心的经营多年,小贩Kelvin Ang就直言不愿在社企管理下的小贩中心工作。他担忧,很快所有小贩中心都会转型,被社企管理。

现有宏茂桥小贩中心是环境局管理,当地小贩协会协助接洽承包商洗碗碟,由小贩们自行和承包商议价。他认为,至少环境局不控制价格,这里每个人都遵循同样的标准。可是社企管理下却要自订家规,反而造成混淆。

许连碹:将对违规社企经营者采取行动

三年前,官委议员郭晓韵就对社企模式提出质疑,在国会质问环境局如何确保社企管理小贩中心,不会藉此从中牟暴利?时任环境部长维文则回答,环境局将保障小贩、清洁工和小贩助手等各造的利益。

但是三年后,社企管理的问题浮上台面,例如早前裕廊西小贩中心小贩集体脸书,要求管理层Hawker Management废除加诸小贩身上的归还托盘奖励。

通常,在非营利经营模式下,社企营销若有盈余,会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分享,包括所有小贩、管理层和环境局。它必须带来社会利益,而不是只让管理层股东受惠。

然而,这些社企管理层,可以把一些服务外包给自家人,并征收高昂服务费。就如口福执行主席兼总裁庞琳,旗下子公司Hawker Management,把裕廊西小贩中心的洗碗碟服务,外包给其兄弟庞威的伟盛(Great Solution),每月洗碗盘费用可高达6万元。每位小贩需缴交的洗碗碟服务费,高达1100元。

吊诡的是,环境局在回覆媒体询问时,表示对两家公司有亲属关系知情,因为在计划的献议书,已明确指出伟盛是利益相关者,这个关系一开始就是公开的。

新科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就对媒体直言,除非这些社企能够拿出证明,否则不要幻想社企的经营模式会有别于谋利的私人咖啡店。

他提醒,一些社企或许会避嫌,与自己相关的盈利姐妹公司保持举例,也避免谋求私利,但不是所有人会这么做。关键在于,有些企业可假借社企之名,行谋利之实,我们有必要应该深入了解实际情况。

另一方面,环境与水资源高级部长许连碹,也在上周五在脸书发文强调,将与各造合作解决近期浮现的种种问题,尤其是小贩因经营成本和合约条件不胜负荷。当局也着手纠正不当之处,对违例经营者,将采取行动。

NTUC Foodfare takes over Old Airport Road hawker centre and ups dishwashing fees by 40%‘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2/ntuc-foodfare-takes-over-old-airport-road-hawker-centre-and-ups-dishwashing-fees-by-40/?fbclid=IwAR2SPOCIrAI9LLW-678jKaIbi7_e3rAqM7PSqauY9iUqlNUt5cQSEb7K7Io

In a media report on Sat (20 Oct), it was revealed that currently, 13 out of 114 hawker centres across Singapore are managed by five social enterprises: Fei Siong Food Management, NTUC Foodfare, Timbre Group, Hawker Management and OTHM. Hawker Management and OTHM are subsidiaries of Koufu and Kopitiam, respectively.

However, of the 13 centres, NTUC Foodfare actually took over the management of five existing old hawker centres, including the famous Old Airport Road Food Centre from the NEA two years ago.

And, after taking over, several hawkers who did not want to be named, complained that their dishwashing fees have risen 40 per cent to $580 a month by NTUC Foodfare.

Over at the new Pasir Ris Central Hawker Centre also run by NTUC Foodfare, hawkers told media that teething problems continued to plague them some 10 months after its opening in January this year, resulting in more than 10 tenants moving out.

For example, Mr Khaharudin Juraimi, who runs halal burger stall Burgernomics said that some stalls, including his, have leaking exhaust hoods. The problem has yet to be fixed even though they have raised the issue with NTUC Foodfare management several times, he added.

Many hawkers are against social enterprise running hawker centres

Since taking up stalls in hawker centres run by social enterprises, many hawkers complain that they have had to grapple with several issues that they did not face in the traditionally NEA-run hawker centres.

These include having to apply for leave in advance if they choose not to open their stalls, not having the freedom to adjust food prices, and having to pay “penalty” fees for terminating their tenancy.

Douglas Ng who runs Fishball Story, which made it into the Singapore Michelin Bib Gourmand Guide in 2016, told reporters, “Some new hawker centres are being run like food courts. That’s why hawkers are unhappy… the rental costs are rising… hawkers can’t take back their deposits if they want to leave earlier.”

Daniel Goh, who runs craft beer stall at Chinatown Complex Food Centre, said that some aspiring F&B entrepreneurs who he had spoken to were keen to run hawker stalls. But when they discovered that they would actually earn more as a line cook at a hotel, paying about $2,000 a month, they became not too keen especially after most of the profits are taken away by social enterprises through high charges and fees imposed on hawkers.

Mr Goh also pointed out that som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s were set up by for-profit corporations. “So to expect them to run a ‘social enterprise’ business is conflicting, to say the least. Exactly which aspect of 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 is social, aside from forcing hawkers to offer a cheap option for diners?” he asked.

Long-time hawker Kelvin Ang at Ang Mo Kio Food Centre said he would not want to work in a 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 “There are rumours among hawkers that sooner or later, all of us will be under this type of social enterprise management. We are all worried,” he added.

Mr Ang revealed that in the NEA-run Ang Mo Kio Food Centre, his hawkers’ association would actually engage contractors to wash dishes for them, and hawkers themselves negotiate prices with the contractors directly. “The NEA, they believe in a free market… they won’t control prices. Everyone follows the same set of rules. But every social enterprise runs their centres differently; it causes confusion,” he said.

Amy Khor: Errant social enterprise operators will be taken to task

Three years ago in Parliament, then NMP Kuik Shiao-Yin also showed concerns with regard to how the hawkers would be treated working under the 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 operators.

He asked how the NEA would ensure that 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 operators “do not take advantage of their position to profiteer unfairly”. In response, Minister Balakrishnan said that operators are “required to submit audited accounts and detailed management reports”. The NEA “will ensure that the interests of hawkers, cleaners, hawker assistants and patrons are well taken care of”, he said.

But yet 3 years later, problems between hawkers and social enterprise operators have surfaced publicly, with hawkers in the Koufu-run Jurong West Hawker Centre up in arms, petitioning NEA to clamp down on some of the allegedly unfair practices imposed on them by Koufu’s subsidiary.

In general, under the not-for-profit model, any operating surplus generated by the social enterprise operator must be shared among its stakeholders, such as the stallholders, the manager and the NEA. It must also be used to create “social benefits”, and it cannot go to the manager’s shareholders.

However, the operator can, for example, outsource ancillary services to a relative’s company, and let his relative’s company charge high fees for their services to the hawkers. This was what happened in Jurong West Hawker Centre when Koufu’s subsidiary outsourced its dishwashing services to another company owned by the brother of Koufu’s boss. The hawkers are charged $1,100 each for the dishwashing service alone.

NMP Walter Theseira told the media that it does not make sense “to think of social enterprises as different from privatised for-profit coffee shops, unless the social enterprise can prove otherwise”.

“Some may be run at arm’s length from their profit-making enterprises, and they may have strong controls to prevent self-enrichment. Others may not,” added Dr Theseira. “The problem is there may be private and marketing benefits from claiming to be a social enterprise, and as such, you really have to look deeper to see what is the actual case.”

In any case, with public pressure mounting, 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the Environment and Water Resources Amy Khor came out to say that NEA has been tasked to conduct a stock-tak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 model. She warned on Friday (19 Oct) that errant social enterprise operators will be taken to task.

 

(中英文版)副总理张志贤仍然回避部长领取高额薪金问题 DPM Teo continues to avoid directly answering how much ministers get paid

标签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17/dpm-teo-continues-to-avoid-directly-answering-how-much-ministers-get-paid/?fbclid=IwAR2FopkmuEjcRpW0tGlsSvVDhEbxNuWbdyd4nHW0CdHawD98KbEJIliWj2w

201810月初,部长们的薪金问题又一次在国会提出来。

总理被要求回答,是否可以能够把部长们领取薪金的明细报表,包括从2013-2017年期间每一个年度具体支付的综合数额。与此同时,总理被要求具体说明支付给内阁部长们有关国家花红,以及可变动的业绩表现的具体数额。

很不幸的是,张志贤代表总理回答上述问题时,就是简单地说明(部长薪金机构)但是,仍然是回避提出具体的数额。反过来,他仍然坚持,总理已经在前次回答了有关问题了——张志贤所说的就是部长们的薪金结构是建立在2012年发表的包皮书基础上的。

张志贤副总理一直强调,部长们的薪金是透明的,但是,他仍然是是回避回答在2013年到2017年之间,内阁部长领取薪金的具体数额。

TOC在过去发表的文章里,我们已经注意到张志贤福利已经披露了有关过去五年(即2013年到2017年)期间支付给部长们的薪金的组合。

支付表现花红:34—4.9个月,平均数是4.1个月;

国家花红:每年3—6个月。在过去五年,支付给政治职务者是4.3个月;

年终可变动花红:095—1.5个月,平均数额是1.3个月。

他确定了,支付给每一名政治职务者只是一个月的薪金,但是,国务资政吴作栋从他不再担任职务后也没有领取部长级别的薪金了。

接着,张志贤副总理把身上部长薪金的结构说明分发了。

但是,TOC了解,张志贤副总理所提供的这些数据并并没有详细说明部长们和政治职务者领取到的花红的确实数额。

事实上,张志贤副总理是继续总理李显龙所采取的“抓小放大”策略(strategy of beating around the bush),回避直接提供简单的答案——部长领取的真正的花红薪金数额是多少?

他所提供的计算程式是极其普遍的,任何人都能够进算。张志贤副总理并没有真正清晰地说明的是,表现花红的计算基础上基于什么?或者, 政府是如何取鉴别部长的业绩表现是足于获得整个表现花红的数额。

当支付提出了国家花红计算程式时,所有 有关国家运行表现的数据都存着有据可查的,例如新加坡人的失业率,这些数据有关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就业数据是由人力部所提供的。

与此同时,当部长薪金白皮书发表时,这些有据可查的显存数据在2012年已经存在了。无论如何,部长薪金白皮书并不是每一个人通过文字可以书写的。它必须要有具体确实的数据的。这份50页的部长薪金白皮书只能是早; 张志贤副总理所提供的大胆的进一步混淆。他并没有细列每一年支付给每一位部长薪金的数额。

现在,假设有人提出一项特别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到底每一位部长领取的实际薪金额是多少?——这是一个极其简单入狱回答的问题。特别是,当部长薪金计算程式没有特别说明每一个组合的具体标准。

假设答案是具透明性的,为什么就那么难于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呢?

假设为现在根据张志贤副总理所提供部长薪金计算方程式进行演算的话,我最真的答案可能是差额巨大的。事实上,依据(张志贤副总理提供的)方程式就根本没有办法获得任何确实的答案。它仅仅只是作为估算吧了。估算出来的答案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它并不是政府取决于花红的基础数据。

因为,我要提出的问题是,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通过了,部长和内阁部长在2013——2017 年期间所领取的薪金数额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