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一)徐顺全博士的文告

人民行动党的维文医生污蔑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替代政策,特点是“征收重税和扩大开支”,宣称这将造成新加坡国库空虚并拖累国家财政破产。他没有明确引述我们提出来的任何具体的政策,只是泛泛地胡说什么民主党的政策是从“世界其他地方”抄袭来的。

维文医生该先去看看,他自己所属政党在有关问题上做了些什么,才来说三道四。

专业人士指出,我们中央公积金存款的低利率(政府自诩取得高投资回报),其实是某种隐性征税的做法。不仅如此,行动党政府还通过一连串各种名堂的税赋与收费,拓宽了其收入来源。

经此得来的款项,累积并组成我们巨大的储备,并交由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管理。这两个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s)承认,由于对西方银行如美林(Merril Lynch)、花旗集团(Citigroup)和瑞银集团(UBS)的投资失利,在2008年蒙受了介于1,200亿至1,400亿新元的亏损。

要不是美国政府落实“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roubled Assets Relief Program),出手干预市场,上述银行将面临倒闭,我们的这些储备将因此无可挽回地赔光。

既有这样的纪录在前,维文医生要奢谈什么“征收重税和扩大开支”的政策,理当先审视其所属政党的“良好”纪录。

在这个问题上,维文医生其实是在重复他2011年大选时对民主党所作的指责。当时我们主张对占国民人口1%的最高收入群体提高征税率。

当时他这么说:“如果要选出最敌视中产阶级的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肯定名列其中。”

然而,到了2015年,财政部长尚达曼先生却宣布,政府将对占国民人口5%的最高收入群体调高征税率。尚达曼先生要做的,似乎正是新加坡民主党引来维文医生攻击的同样一回事。

人民行动党对待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先是进行抨击,随后却悄悄予以采纳,这不是唯一的一次。其他例子包括:

最低工资制

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2001年我们提议设立最低工资制。

人民行动党加以抨击:林瑞生部长批评,最低工资制将削弱新加坡的竞争力。

人民行动党抄袭我们:政府推出渐进工资模式,规定低收入工人的最低工资为1,000新元。

全面保健护理

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集中承保个人保健护理的保险。

人民行动党加以抨击:李光耀说:“……中央公积金与保健储蓄存款是属于个人的户头,这个原则是不可抵触的。你赚来的钱,就是你的。”

人民行动党抄袭我们:现在推出终身健保双全,鼓吹“所有人分摊及分享集中起来的国民保险”。

国民优先政策

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雇主在聘用外国人之前,必须优先考虑聘用新加坡人。

人民行动党加以抨击: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说,这类政策是行不通的。

人民行动党抄袭我们:新加坡人力部推出“公平雇佣框架”(Fair Consideration Framework),“要求雇主在聘用持有就业准证的外国人之前,先公平考虑聘用新加坡人”。

(二)保罗•淡比亚教授的文告

维文部长昨天发表了一些令人困惑的言论:

维文部长的言论,见以下链接:

(http://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ge2015-sdp-policies-will-set-spore-on-the-road-to-greece-says-vivian-balakrishnan)

首先,他指责新加坡民主党从其他地方抄袭来已经失败的政策。他并未为自己所作的指控提供任何证据,而实际上,他的指控,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恰恰相互抵触。世界卫生组织推崇法国的保健护理制度是全球表现最佳的保健护理体制 (参见以下链接:http://www.who.int/healthinfo/paper30.pdf),而新加坡民主党的“国家保健护理计划”(National Healthcare Plan),和法国的制度也许是最为贴近的。新加坡民主党以全球最佳保健护理体制为借鉴的基础,不是无视于国际专业意见的希腊那样的制度。

其次,根据《海峡时报》报道,维文部长选择性地抨击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经济政策中,关于调高最高收入群体税收以增加公共社会支出的部分主张。令人不解的是,类似的主张,就赫然出现在财政部长尚达曼所提出《2015年财政预算案》里头。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singapore-budget-2015-personal-income-tax-for-top-5-of-earners-to-be-raised-says-tharman)。

我不相信,维文部长当真认为尚达曼部长存心要把新加坡推向希腊那样的绝路上去。尚达曼部长的财政预算案,我们是赞赏的,可是新加坡民主党的经济政策,还进一步提出了其他主张:我们也呼吁设置最低工资制,提供裁员保险,提高社会服务(包括住房与保健护理在内)的透明度与问责制。

最后要指出的是,维文部长对希腊危机的形成,显然缺乏完整的认识。希腊在保健护理上的开支,实际上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相关的平均开支水平(参见链接:

http://www.oecd.org/els/health-systems/Briefing-Note-GREECE-2014.pdf);其公共社会支出,也远低于北欧国家,甚至低于德国。希腊面临经济危机,主要是毫无节制的开支所酿成的结果。这个方面,它和新加坡民主党讲求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主张毫无共同之处。毫无节制的开支,可不是我们的信仰。为了争取把我们的政策付诸实行,我们呼吁人民投我们一票,支持我们进入国会,协助我们把这些政策转化为有利于新加坡人民的现实。

民主党竞选纲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