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2015年的大选已经结束了!

与往届的大选后的民众对大选结果的反应相比,本届大选民众的反应有一个过去几十年大选结束后的反应情况有以下极其不同之处是:

  1. 民众对大选的结果自我采取了极其认真和热烈的进行自我检讨在野党在大选中失利的原因;

  2. 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枪口一致对外的说:这是‘人民拒绝政治’、“民众不想我国变天”;变天论

  3. 海外媒体出现的情况:

中国大陆和港台媒体都一致认为行动党的选举获得胜利是在行动党统治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必然结果;

 中国移民与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要经归化成为公民才具有投票权,而且政府严禁双重国籍,中国人仍然按自己的政治议题把票全给人民行动党,方便更多中国移民南涌新加坡台湾很容易将户籍批给中国留学生或移民,他们有了户籍就可以在台湾的选举投票,国民党虽然在将举行的总统大选及立委选举不被看好,但谁能担保国民党放进中国移民和留学生,终有一天在台湾的选举发挥作用,让国民党突然起死回生,甚至令他们的地位更巩固?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048

新加坡大选为中国带来什么?

这一老一少像是新加坡选民的缩影,勾勒出新加坡执政党与反对党一的地位。新加坡大选与其说是民主,不如说是考试”——执政党的定期民意考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反对党的角色最多是甘于牺牲、愿意承担打击、勇于充当陪衬的暖男。毕竟,在卓有成效执政经验和虚无缥缈的小恩小惠之间选择,理性选民从来不会犹豫。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052

从台湾看新加坡的大选

一些重点值得观察:第一,新加坡为免于政府「作票」的指责,在投票结束后,各区计票员立刻先从票箱中随机抽取一百张选票,算出个别候选人或团队的得票率,透过官网及媒体公布;这让选民心中有个参考点,避免在最后结果出炉前出现不实谣言。这次的开票结果,大致与抽样概算相当,唯一的例外是上届沦于工人党之手的阿裕尼集选区,最后两党的差距不到两个百分点,较原先抽样的四个百分点更逼近,但仍由工人党夺下。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051

 

到底是旁观者清?还是当局者迷(包括行动党和在野党)?还是外来和尚念本土经?

这里谈一谈。

  1. 行动党的得票率提高问题

请大家看一看下面这个图表:

从1968年开始,那就是社阵退出国会以后,行动党在没有强大政治对手竞争下所举行的选举,行动党的得票率都是在86%到60%之间。(1968年是李光耀在1963的冷藏行动和1964年第二轮逮捕行动镇压左翼政党后举行的第一次选举 。)

行动党历届大选得票率

事实求实的说,这次的大选结果也是70%。行动党的得票率是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增加。因为本届大选民总数是246万977人,2011年大选选民总数总投票人2百06万人。新选民增长-12万(4年)新公民增长= 282万人(4年)也就是说新公民增长13%。

外来移民数据

2015年大选行动党的得票率是69.9%,2011年的得票率的60.9%,这就是说:行动党实际的得票增加就是:9.8%

在野党2015年总的票的31.24%,2011年的总得票率是39.1%,这就是说:这在野党的得票率是比上一届少了:7.86%。废票是:1.14%。

行动党增加的得票率从哪里来不是很清楚了吗?就是从增加的部分新公民,包括土生土长新加坡的中间选民哪儿得到的。

2015年选举图票表 1

2015年选举结果图表2

2.行动党耍阴招问题

行动党通过耍阴招取得这次大选胜利。这是指控必须提出一个确凿的证据,特别是要向投票给行动党的中间选民信服。即便是某些选举站出现不合法的现象,也不足于让行动党取得70%的支持票!何况有些投票站的天使没有这样的的检票员在场的。现在的问题是:当前的政治大环境下是不是迫使行动党有必要明目张胆这么做吗?

我们可以从各区投票结果就可以得知行动党不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选前被预测最坏的选区马林百列、东海岸、凤山的票数可以解释这一点。榜鹅东区的选民人数和工人党与行动党的得票率之间的差距最能说明这一点。那就是:在榜鹅东区补选结束后的3-4年期间,行动党已经通过新移民的迁入选区解决了支持票的基本问题了!

举例一、丹戎巴葛集选区。2015年大选与2011年大选的比较。行动党增加的选票是274,182票(去掉丹戎巴葛集选区的90,448票),大概是23%。总的有效票增加了124,989票;

举例二、榜鹅东区单选。2015年大选与2103年的补选的比较。榜鹅东区的成绩的揭晓的数据显示了这选区的选民增加了2800多票。工人党与行动党之间的得票率是49.24%与51.76%。两者之间的差距是2.25%。

因此,如果要说服投票给行动党的支持者指控行动党耍阴招这招行吗?!

榜鹅东区2011与2015选举

3.行动党要阻止工人党影响力进一步扩张问题

从1962年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退出行动党,并组织社阵开始一直到上个世纪,行动党从来就没有对所有的反对党仁慈过!全世界都知道的这个事实,行动党也从来就不隐瞒这个长期统治新加坡的基本原则!

问题在于,行动党已经全面控制了这个国家超过半个世纪了。它能够让在野党的生存条件有多宽,这是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工人党在国会仅有的7位国会。他们在国会遭受打压;即便是要在自己市镇会管辖范围区进行活动还得获得行动党控制的居委会和公民咨询委员会的批准;在行动党控制下的主流媒体,工人党的国会议员在国会的发言见报数量是多少,这也是有目共睹的。工人党在群众中的影响能够扩张和扩大到范围是可想而知的。今天如果不是工人党而是别的在野党行动党会不会这样做?答案已经在这次的大选时 提供了。他们除了对付工人党外。第二个目标就是把矛头对准民主党!

国家机器

4.在野党群众大会出席人数吓坏中间选民的问题

行动党的群众大会使用大巴,从他们控制所在选区的居委会载来群众出席群众大会,最多也只能是3-4千人(这是最大的估计数量)。甚至在距离投票日前两天,也就是8/9当天行动党完全没有举行群众大会,为什么行动党可以在大选取得70% 的支持票?!为什么在野党举行的群众大会,每一个在野党每晚举行的群众大会都有几千、1万到2万5千人之间的自发群众出席。反而他们只得到30%的支持选票?!而且这些出席群众大会的群众并不是在同一个在野党的群众大会上,而是出席不同在野党的群众大会。

出席在野党的群众不包括那些投票的行动党的中间选民吗?如果是,那就不存在着吓坏中间选民的问题了!如果出席在野党的群众是包括那些投票给行动党的中间选民,那就说明了不论在野党的群众大会出席人数多少,都不影响他们决定把票投给行动党!

5.反对党太多问题造成群众无所适从的问题

新加坡从英国殖民地时代开始议会选举制度以来就有许多政党参与选举运动。这并不是什么世界奇闻!

在50年代新加坡成为自治邦前,参与大选就有人民行动党、工人党、劳工阵线、自由党等;

在1959年新加坡取得自治后,当时参与大选的也有人民行动党、人民联合党、工人党……等政党;

在1962年以林清祥为首的人民行动党的左翼分子离开人民行动党后成立社阵,当参与除了人民行动党、社阵、人民党和新加坡马来人机构之外也还有其他政党。

这就说,政党参与议会选举活动本来就是议会选举的正常现象,并不是属于任何政党的特权!

问题的实质是:

  1. 从上个世纪60年代社阵退出国会后,新加坡就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反对党来领导新加坡的反对行动党霸道统治的议会选举运动!

  2. 众多的反对党中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或者说推举一个核心的人物(可以叫做:主心骨)愿意站出来领导和统一反对党的行动!

6.工人党市镇会财务审计问题不是工人党在大选失利的关键问题!

行动党对工人党市镇会的财务并不是在大选期间突然拿出来爆料给工人党一个措手不及的杀手锏!他们已经进行了近两年。特别是在国会尚未宣布解散时已经在提名吹风会上以及提名日当天都公开说这次大选是涉及候选人有没有能力管理好市镇会的问题了。

行动党的善达曼说:

本届大选是要确保选出一个有能力管理市镇会财务的政党!

张志贤说:

要收拾市镇会的烂摊子:

张志贤

工人党也在提名日当天宣布将在工人党的第一个群众大会(就是在后港中心举行的群众大会)答复行动党以及国家发展部的所有指责。这就是说,行动党并不把工人党的市镇会作为一项竞选的神秘武器击毁工人党!

我在《人民论坛》:《行动党采取声东击西的竞选策略实际上是担心出现橄榄效应!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8/18/)已经指出:

“行动党和国内外的政治观察家都知道,工人党已经新加坡根深于老百姓了。行动党要突破或者夺回目前工人党已经控制的选区,与对付其他在野党对比,它们必须付出几倍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现在行动党应该重施李光耀再世时对民主党和徐顺全的进行个人诋毁、扭曲民主党的形象、造谣中伤的策略!这是常理。”

“其实就是要引导网上舆论只关注东部选区,或者说的更加明确,就让老百姓只关注工人党动向和反应,这样他们可以在竞选开始时(实际上就是9天的时间)才对民主党进行歼灭性的围剿!”

我的这个看法在选举运动进行到的第三天得到了应证。工人党在第二天群众大会宣布不再与行动党纠缠市镇会的财务报告问题后,行动党在找不到目标之后就开始对民主党进行扭曲形象及丑化秘书长徐顺全博士个人名义的攻势了!(黄循才在政党电视辩论会上不顾辩论会的可以直接挑起了15年前有关徐顺全博士的事件;善达曼指责民主党竞选纲领是要把新加坡的未来引向一个破产的国家。)

所以,工人党在竞选失利的真正原因或者主要因素绝对不是市镇会财务审计报告问题!          

7.从‘变天论’到‘人民拒绝政治’、“民众不想我国变天”的问题

首先我们搞清楚新加坡的老百姓是否有变天的需求,或者是愿望!

我在《人民论坛》的文章里已经说了:

1.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是否已经达到“变天”的客观条件了吗?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出“变天”论?

  1. 他到底是要向谁传达这个信息?是自己的党员和支持者?是老百姓?还是在野党?

3.假设真的“变天”,行动党这家百年老店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吗?

正如咱们在前所述,‘天’真的要变,我们是看得到和感受得到的!那就是周围(或者说客观)的环境已经产生“变天”的条件了,‘天’一定会变。

今天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或者说客观)条件是否已经促成(或者说形成)“变天”的条件?

 让咱们就从2011年5月7日全国大选结束后到去年年底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或者发生了那些事情足于产生“变天”,而威胁到行动党这家百年老店的存亡?……

尽管这些事件全是涉及的民生生计牵扯的范围是那么广泛。但是,新加坡的各阶层老百姓都没有,也不像其他国家(尤其靠近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出现街头游行示威、骚乱、暴动、罢工、或罢课等事件。被行动党认为最为严重的两起事件(1.SMRT中国司机为争取自身的权利权益、同工同酬和改善居住环境的罢工;2. 小印度南亚次大陆客工的骚乱事件)都是行动党执行了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客工所造成的后果。

2.不论是以客工为主角引发的事件或者是涉及民生的事件,都不是‘别有居心者’在背后‘煽动’、‘共产党颠覆分子纵容’、或者‘在野党从中作梗’所引起的!这些事件都是:

一、行动党为了贯彻和执行李光耀制定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外来客工一手造成的。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

  1. 在行动党宣布解散和进行大选的时候,各个政党在宣布本身的竞选纲领时已经非常明确的说:就是要结束行动党独霸国会为所欲为的50历史,把老百姓的诉求带到国会让行动党听到;

    在野党口号

2.所有的主要在野党(特别是被公认为最强大的工人党也只派出28为候选参与竞选)在宣布参与竞选时都以尽量不要出现三角战的局面的想法来参与这次的大选。因此,竞选的结果如何,没有一个在野党有能力单独组织政府。何况一旦实现所谓的‘变天’的话,取得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将要面对的问题是:

    1. 它不可能单独执政;

    2. 它即便是在野党组成所谓‘联合政府’必将存在一定的客观困难(这包括了管理国家的理念和对待行动党的立场);

    3. 面对着接管行动党已经建立和控制超过50年的国家机构(公务员队伍、警察军队队伍、国家附属组织,如人协及其属下机构、国有企业,如淡马锡控股和GIC在国内和海外的分支机构等),这可不是像接管一家企业集团那么简单。AHPE市镇会的事件已经让大家上了活生生的一课——行动党绝对不会轻易把自己手中的权利和平移交给在野党的;

因此,以目前的主观条件在野党本身根本不可能提出任何‘变天’的想法或者准备的。老百姓在看到行动党持续进攻工人党市镇会事件过程也会担心在野党是否有能力接管这个国家!(?)

‘变天论’其实是李显龙自己编造出来的理论。所以在选举结束后李显龙又提出了‘‘人民拒绝政治’、“民众不想我国变天”作为行动党总结取得大选胜利的‘原因’;

8.在野党在竞选文宣工作做得不够深入问题

首先是,我们必须肯定是有的在野党的党员和党工在这次大选不论在个人的经济、时间和精力已经卯足全力进行竞选的工作了。就是在投票前夕各在野党还一直号召更多人加入他们的监票和计票的工作。

全国89的选区同时进行选举活动和投票。除了行动党在经济上、组织上和人力上也有这个优势外,没有一个在野党是可以在文宣活动工作能够做得深入和全面是是一个不需争论的事实。何况决定选举的举行日期的主动权完全掌控在行动党的手上!

9.70%选民在利用在野党来向行动党施压问题

事实上这是不符合事实的说法。行动党本身的基本票最少就有40%或者50%左右。因为他们经过半个世纪的占据着统治地位的优势,已经拥有一支的公务员、警察军队、基层组织、新兴官僚买办机构和大资产阶级的铁票。这些群体已经完全依附于行动党的经济施给。他们已经不存在、也不需要利用在野党来向行动党施加压力,已取得或者保护自身的现有利益。反过来,他们为了保护自身的现有利益,会主动在经济上和行动党给予源源不断的强有力支持。

如果说选民利用在野党向行动党施压,那只有大约不超过10%夹心层(以工薪和经营小买卖小商人为主)会有这样的想法!

实事求是的说,真正向行动党施压的是30%-35%在野党的忠实支持者。这可以2011年的大选过后,行动党被迫在引进外来政策、住房政策、医药福利支持等进行部分的让步可以说明这一点。

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中间选民,也就是即便是小市民是知道未来国家发展的大势或者自己在国家发展的未来大势下的处境是如何?但是,他们基于个人眼前利益考量不得不下把票投给了行动党。

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

  1. 在没有拥有任何有实际资源可以满足中间选民的需求们,特别是那些三餐温饱都成问题的小市民,在野党能够做到哪个程度?

  2. 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已经成为行动党不可逆转的路线了。在这个政策下,行动党必然会为外来新移民加入行动党和进入管理国家的政治行列!我们有什么可行的对策面对这个必然趋势?

当然,我们对未来局势的发展也不必太悲观。现在新移民不可能永远是新移民。在过几年是要和我们一样面对生活、工作、教育等压力。他们我们之间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当他们无法在新加坡混下去时,他们必然都会‘打回老家’去!

老祖宗有一句话:砖头砌墙,后来者在上。

在2011年的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和2013年小印度的骚乱事件等,不是让行动党面对外来劳工为争取自身权利和权益展开的各种形式的抗争吗!也正是外劳的抗争行动,迫使行动党必须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外劳投诉中心来专项解决外劳与公司之间的纠纷吗?

也就是因为外劳给新加坡的社会基本设施、社会基本需求带来的困扰,加上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无法生存,行动党不得不在交通、教育、医药福利、住房、老人退休养老、领取公积金存款等等一系列问题的政策进行调整。

咱们可以这么说,行动党取得所谓赢得2015年大选胜利实际上就是通过银票收买的建国一代和中间选民的心、用移民政策收买北漂族(人口移民)的支持!

这些都是他们欠下的票债,行动党必须偿还。行动党要偿还这些票债,必然会侵害到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的利益。这样的循环的结果最终是必然要伤及那些银票群体和北漂族群体!

 票债票偿

相关链接:

1.《人民论坛》:《李显龙的“变天伦”是伪命题!——为博得和分化中间选民制造假危机感!》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3/06/

2.《人民呼声论坛》:《议会选举本来就是一场进行斗智斗勇长期和持久的社会改革运动!》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5/09/1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