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殴打和脚跩UBER司机事件是实行国家执法权力商业化的必然结果!

 

哇!马打(马来语mata,警察)打人啊!马打在BUGIS德士等候站打人啊!

真的吗?真的!不信?有录像视频为证!是警察打人!

网上播放了51秒马打打人的视频。立即在网上引起热议!

马打怎么可以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可以打人!这到底还有没有王法的啊!

这件事在网上热议了48小时后,在11月28日的第八频道正式了播出了马打打人的片段(不是司机打马打)以及陆路管理局

就此事件发表声明“道歉和决定给予受伤者医药费赔偿”;警方人员在接到受伤者报案后也正式逮捕了肇事的马打!

UBER车司机也在11月29日电晚报上承认是自己先爆粗口。但是,他没想到陆路管理局的执法官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开行进行攻击!

UBER司机先爆粗口

在新加坡的治安历史上(不论是英殖民主义者、林有福时代、李光耀在1961年正式窜夺人民在1959年取得新加坡自治的胜利果实)统治者都是在镇压人民时都是在“暴民以各种致命武器攻击“在场的警方人员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不久前在社会发展部发生的事件,陈川仁也是这么说的,“政府绝对不会容忍任何伤害职员的任何爆粗行为”!

这次可是警方的执法人员在老百姓爆粗口下,而不是以“面对暴民的武力攻击”的情况下,先以暴力伤害老百姓爆粗行为!国家执法人员以暴力对付老百姓的爆粗口您可以容忍接受吗?

社会发展部

理所当然。

答案也和陈川仁一样不会容忍执法人员伤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原则!作为国家执法单位的公务员必须,或者说要尽可能做到:(在事发的现场,只要不涉及个人的生命安危)打不还手、(即便自己的老祖宗18代都被问候)骂不还口这样的境界!

根据陆路管理局发表的声明与采取的行政措施(立即给予有关的人员停止处分及排除受害者医药费)和警方证实接到UBER司机的报案以及传召有关的执法人员到警局问话。

现在情况已经相当清晰了。就不存在着制作录像视频者在摄制过程中偏袒哪一方的问题了。为此,咱们提出了以下的问题:

1.为什么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必须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动粗!?(根据上网者的描述:执法人员动粗的程度是:殴打和用脚跩对方。)

2. 遭受伤害的老百姓是谁?!(他是一位驾驶UBER车的司机!他在等候电招的乘客的到来。)当时他的手上没有持有任何可能危及LTA执法人员生命安全的武器!

这是事件双方的主角背景。

为什么他们会发生肢体的冲突?是谁先惹谁?是谁先动手打人?

网上的网民在经过48小时的议论后,在11月28日晚上第八频道播放了陆路管理局的声明后,对于事件,官方媒体也有清晰的报道了!

陆路管理局的马打先动手打人。打人原因是UBER司机不愿按照指示及时把停放在BUGIS德士等候站的车子开走,并向他爆粗口而引起的。

路交局当然,首先必须声明:由于家底薄没有机会进入任何大学修读过专业法律课程。老了更也没有能力进行银发终身学习课程。这些涉及国家宪法的问题理所当然必须得由受过法律专业的人士去思考。

好了。现在让咱们谈实质性的问题了。

1.陆路管理局的执法人员在执法的过程中,是否可以因为对方“屡劝不听”以及“爆粗口”而动手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2. 是谁赋予这些执法人员的“行政执法权利”?他们执行的“行政执法权”是否与国家大法约定相一致?

以下是网友上载在网上有关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在执行国家大法过程中的一些已经产生的状况了。

外包执法这是陆路管理局聘用的执法人员在草丛里休息的照片!

12274471_700957540007863_1960093337551777095_n

让我们对上述问题尝试提出的答案吧!

这些代表陆路管理局在上街执法的人员并没有经过系统的法律专业知识和严格纪律培训,不是一个“专业水平的执法队伍”!这一点已经在11月29日的《联合早报》刊载的新闻中获得了明确的证实了!

目前这群穿着白衣蓝裤、骑着各自品牌的电单车和穿着各自买来的鞋子、在新加坡大街小巷的陆路管理局人员原来是属于一家叫RESPL公司派出来。他们是代表路交局执行任务的执法人员!

1. 这家公司的资质和背景是什么?

2. 为什么行动党会如此信任的把执行国家大法的权利赋予它执行呢?

已经查核后的结果是:

这家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三巴旺集团属下的一家专门进行清理垃圾的环境公司。三巴旺集团是新加坡政府全资控股的淡马锡控股集团属下的政联企业。

简单地说,

这家公司之所以能够获得新加坡共和国政府赋予执行国家大法是建立在它是属于政府直接控制的企业!(《联合早报》在11月29日报道这起事件时,企图把这家公司极其重要的事业关系轻描淡写。)

到了这里,咱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

行动党已经把执行国家大法的权利和责任当成商品买卖商业化!

咱们从这家公司派出来执法人员的队伍形象就可以知道了?

他们当有的穿着拖鞋、或者不同牌子的鞋子、有的甚至驾驶着挂上马来西亚注册的电单车车牌在新加坡横街窄巷“巡逻执法”!

在他们执法的过程中,不顾新加坡政府的执法单位在执法过程中长期存在的一些潜在“执法行为”(如允许车主停放车辆在一些不繁忙的地段不超过十分钟,特别爽在组屋区的停车场),一律给车主开出非法停车的罚单!(车主为此必须写信或者亲自到有关部门进行投诉!)

这就是这群执法队伍的整体形象!(实事求是的说,这群制服队伍的形象与中国的“城管人员”的形象是“旗鼓相当”!中国的城管可能比他们好一点,就是不会从国外聘用人员。)

比学赶帮超

好了。咱们应该已经明白咋回事了!

这就是说,路交局过去向咱们老百姓交出解决和保证道路畅通的成绩单,就是通过建立在把国家的行政执法权通过商业承包的形式实现的。

抓拿非法停靠的车道,并造成公路阻塞的车辆。这是天天得与老百姓打交道的苦差事的!这样活,即便是中国的雷锋还活着也绝对不会干!

因此,行动党政府的“精英们”想到了这个把国家的“行政执法权”权力外包的妙计!

好了。

既然是通过商业承包形式去实现。那就是属于商业行为性质了!作为承包商的一方必须也必然要通过自己制定的商业途径和手段去赚取自身的利润以维持企业的生存!

这就是这篇文章要提出有关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与UBER司机被殴打与跩脚事件的核心问题!

1.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的履行“行政执法权”是否具有合法性?

2. 老百姓是否有权拒绝和遵行陆路管理局承包商的执法人员的要求?(当然,我们不应该鼓励或者鼓动老百姓非法停车的行为,抗拒陆路管理局的执法人员。)

既然执法的单位是具有商业性质的,这就决定它的成员在执行过程中绝对无法按照国家法律秉公执行!

因为他们当中不少人并不是新加坡公民,或者属于国家的公务员!对国家的效忠、对人民爱护、对维护国家的最高利益等一系列涉及国家核心价值观的原则就绝对不存在!他们执行的“行政执法权”是建立在实现公司在承保合同下最大化赚取利润的基础上!(老实说,陆路管理局与RESPL之间签署的承包合同是如何实现承包方的利润,至今没有人知道。因为这是属于商业秘密。)

既然执法的单位是具有商业性质的行为,这就决定他们当中绝大多数都不属于经过严格的法律专业训练和纪律约束的正规队伍。因此,不管在何种情况下,他们绝对不会那些在国家专业培训下的纪律制服队伍应有的素质和执法水平!

既然执法的单位是具有商业性质的行为,作为新加坡公民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应该或者有权拒绝遵行陆路管理局执法人员的“行政执法”的要求?

这是一个涉及政府必须给予我们对在宪法上的解释!那就是:

1.谁是合法承担执行国家行政法权利的合法执行者?

2.在国家宪法管辖范围内,通过商业承包的形式让外国人执行国家行政法权利的行为是否与国家宪法的精神相一致?

交警跩UBER司机

我们不得不要指出的:RSEPL因承包在新加坡大街小巷执行道路违章与老百姓之间产生冲突的事件不是此单一事件!

事实上,今天行动党把国家应负起的行政执法权的责任分包给承包商业机构(RESPL)执行取缔公路非法停车已经不是唯一的情况!

这是政府医院在向病患追讨医药费也通过商业机构承包的方式进行!

为医院追讨医药费公司

这是淡马锡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的公司。在管理公路上具有执行行政执法权利!

AETOS

为此,

我们要求行动党政府立即停止把国家行政执法的权利商业化!

行动党政府必须确实尊重与按照国家大法履行自己应承担和负起的行政执法权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