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

在2015年11月16日和12月1日27名孟加拉籍外劳在内部安全法令被秘密逮捕了。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在两个月才向新加坡人民和全世界公布这次的逮捕行动!


内政部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节点披露这起事件?

1.《人民论坛》网站在2015年月2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2016 新加坡普遍定期报告》(Universal Periodic Reniew 2016 for Singapore)的报道。这份报告是由人权组织FUNCTION 8的三位董事:张素兰(Teo Soh Lung)、叶汉源(Yap Han Ngiam)和陈慧娴(Chan Wai Han)提交即将在2016年1月26/27日于日内瓦的国际特赦组织和国际律师组织的有关世界各国人权年度审核会议上的。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1/20/)

这份报告书向大会提呈了一份有1315名政治犯的名单。(包括了他们的中/英/巫文姓名、被捕前的职业、被捕日期和释放日期)(具体可在以下网址浏览:http://www.upr-info.org/…/session_24_-_january_2016/functio…)

2.行动党在时间节点上披露这次逮捕行动党是在内部法令下SG50年前所未有的。

在1963年2月2日以“推动马来亚共产党组织在新加坡进行统一战线”借口下,逮捕了以林清祥为首的133名社阵、工会、文化与学生等领导人的冷藏行动、1963年10月在“参与和组织马来亚人民支持越南人民援越抗美运动”的借口下逮捕了以谢太宝为首立法议员和工会领导人的行动、在70年代“破获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组织马来亚共产党民族解放同盟、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马来亚新民主主义青年同盟在新加坡的地下组织”逮捕了1千名年轻人和学生、1987年以“天主教会勾结欧洲马克思主义者阴谋”为借口下逮捕20多名参与社会活动的专业人士和天主教会工作者、在90年代和2000年以“自我激进化和我参与国外恐怖活动”的借口下逮捕的11名穆斯林教徒(包括至今尚未知其姓名的17岁少年)。

上述各个历史时期发生的逮捕行动有以下的共同点:

1. 内部安全局都是在逮捕行动后的半年、有的甚至一年才披露;

2. 是由被捕者都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在监牢监禁至少1年或2年;

3. 所有被捕者在释放前都必须签署一份《自白书》或者《悔过书》,在限制行动的条件释放。

这就是说,

行动党这次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了公布时极不寻常的举动!—可以肯定的说,这与于本月26/27日在于日内瓦的国际特赦组织和国际律师组织的有关世界各国人权年度审核会议上是有着密切关系的。因为行动党政府也将出席这个会议,并向大会就新加坡的人权状况作报告;

为了避免让自己会议出席尴尬的局面,行动党必须以此作为自己已经改善了在国内任意逮捕监禁人民、践踏联合国公约的证据!

这是行动党这次公布逮捕27名和释放26名孟加拉籍外来劳工1人在坐牢的真正政治背景和政治动机!不管行动党政府愿意承认或者否认这一事实!

这是这起事件特点之一。

这次事件特点之二是:

内政部涉及这次事件涉嫌参与境外有组织行动恐怖活动的被捕者中的一部分是经常集聚在小印度的清真寺活动。(根据孟加拉的媒体透露,这些被捕者在新加坡期间都是在小印度清真寺。)

清真寺

可是,内政部却一反SG50年的习惯做法,并没有把这些有组织性的组织关系图一一公布在网咯社交媒体和报章上。

在60年代,他们披露被捕者的新闻,他们不但自己图文并茂的在报章和电视台(当时网络社交尚未面世)排山倒海的传播,甚至要被捕并将可能会被释放的政治犯上电视台说明自己与上级的组织关系。

在70年代,他们披露被捕者的新闻,他们不但自己图文并茂的在报章和电视台(当时网络社交尚未面世)排山倒海的传播,甚至要被捕并将可能会被释放的政治犯上电视台说明自己与上级的组织关系。同时,会把‘缴获的武器和颠覆文件’详细的公布在报章和电视台,并邀请国内外的媒体宣传参观。

在80年代,他们披露被捕者的新闻,他们不但自己图文并茂的在报章和电视台(当时网络社交尚未面世)排山倒海的传播,甚至要被捕并将可能会被释放的政治犯上电视台说明自己与上级的组织关系。同时,会把‘缴获的武器和颠覆文件’详细的公布在报章和电视台,并邀请国内外的媒体宣传参观。更加煞有其事的在国会进行辩论有关的逮捕事件,并与有关的天主教会进行‘开诚布公’的‘闭门会议’!

即便是到了2000年,他们逮捕了涉嫌参与恐怖活动的穆斯林教徒事件,他们也在释放了这些犯人后,在报章社交网络媒体公布事件的经过。

但是,这次的事件却一反常态。行动党轻描淡写的告诉人民,这些都是外国人,他们都是在持有工作准证下涉及有组织行动活动,经过调查后已经全部释放并驱逐出境!

现在的问题是:

1. 人力部的申请工作准证的审核制度是否是这次事件的导因?

2. 负责为这些人办理工作准证的公司是否直接、或者间接涉及恐怖活动?或者是被境外恐怖组织利用了这些公司为幌子进入新加坡?

因为,在SG50里,李光耀统治下在逮捕所有的左翼组织领导人及其成员时,都尽可能找到一些公司,以证明它与公开合法组织作为代罪羔羊,把一些公司或组织描绘成是共产党利用来进行有组织性活动的合法隐蔽所!

老百姓非常清楚,是谁让这些恐怖分子可以大摇大摆的在新加坡的公开场合进行秘密的恐怖组织活动?

可是,从他们公布这次逮捕行动后,老百姓看到的行动党的李显龙、三木根、陈振声和人力部等相关部门都在第一时间跳出来唱红脸和白脸!

李显龙说:“恐怖主义不容小覷!”

三木根说:“若没有被捕,孟籍劳工或袭击新加坡!”

陈振声说:“不要把内部安全法令下的孟加拉外籍劳工事件视为否定外来劳工所做出的贡献。”

人力部说:“事件不影响孟加拉作为客工来源国”

李显龙、三木根、陈振声等人说的都是鸟!

让咱们以下的简单常识来说明这个问题吧!

您们家的自来水污浊,您的第一直觉是什么?_?

当然是怀疑这污浊的水来自自来水管!对吗?

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基本常识!不需要李显龙教,他们都会!

当您的孩子告诉您,污浊的水来自自来水管,您的第一直觉是什么?_?

您必然是想到这污浊自来水一定是自来水厂!

当您找上自来水厂查询时,自来水厂的第一直觉想到的就是自来水过滤厂。

当自来水过滤厂找上蓄水池时,

蓄水池的第一直觉就想到水源收集处!

说了老半天,这些除了住在IMH精神病院的病人,白痴和刚出世的三岁小孩外,大概不懂这个基本常识的只有行动党这些混球和支持行动党的哪些70%的傻逼中的傻逼!

无论如何,李显龙是这些傻逼中的傻逼的头儿!

不!

李显龙绝对不是傻逼中的傻逼的傻逼头儿!

他是拽着聪明装傻逼!

在2012年,行动党不顾在国会的工人党和非选区国会议员的集体拒绝行动党提出了要2030年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的人口白皮书下强行通过!

接着,李光耀在2013年渣打银行举办的座谈会上已经明确,新加坡别无选择,必须引进大量外来移民,增加新加坡的人口!否则,新加坡将会在地球上消失……。

接着下来,行动党的这些混球们股东把鞋御用专家学者大事吹嘘引进外来人口的好处!并为实现这一目标 提出了各种基础建设计划,引进外来人口的法律法规、行政措施和准备资金。请大家看看图标的具体数字:

2015年引进外来移民数据

这27名被抓的恐怖分子就是在这个计划下的宠物!

谁应该承担恐怖进入新加坡的责任

咱们老百姓反对了吗?!反对了。

690万   1

咱们在芳林公园举行了无数次的集会!鄞义林和韩慧慧等七人的案子至今还在审讯中!

现在事情发生了!

李显龙、三木根和人力部都爬出来告诉我们不容小看、……!

是谁一开始就小看这个问题(O_O)?

就是行新加坡人民动党!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是新加坡发生恐怖主义的始作俑者!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是为境外恐怖分子进入新加坡提供合法身份的大佬!

这就是整个问题的实质!

李显龙和行动党的混球们不必拽着聪明装糊涂!

鸟语

那些2013年1月8日投票支持行动党强行通过《2030年增加人口690万白皮书》的是是由国会议员必须承担全部不可推卸的责任!

行动党的国会议员

相关链接:

1. 《抛弃幻想、坚持斗争、教育、团结和组织全国人民是确保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斗争的顺利!》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2.《李显龙是要接受‘专家们学者们’的‘谏言’,还是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3.《行动党别无选择!放弃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是唯一的出路!》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05/

4.《行动党必须扮演‘顺从民意’和‘拨乱反正’才能确保来届大选的胜算!—— ‘调整’雇佣准证和工作准证等政策!——这是大势所趋、民意所向!——李美花,不服气!——可以推到重来!》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9/29/

5.《许文远干得是:死人灯笼报大数! 李显龙念的是:老皇历的经书!》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6.《行动党的‘2030年新加坡人口将增加到690万’要还是不要?》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7.《集中火力打歼灭战——彻底揭穿《人口白皮书》的政治阴谋!》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