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转载/来源:《新加坡文献馆》/作者:陈华彪 /翻译:万章

日期:2016年3月18日

黑是白的争论

在高等法庭撤销因儿子死亡对新加坡武装部队的提控后,已故士兵李瑞峰的母亲 Felicia Seah 受挫之余无奈的说出了极度痛苦和让人心碎的话:

“法官、 部长、新加坡武装部队和军官们,当然的,他们应该是对的。他们是工作范围内的专家,在他们现在的职位上接受了多年的学习和训练。我懂些什么呢?我只是一个母亲……”

这是一位认为法律背叛正义,法律的逻辑已超出普通人所能够理解的人士所说的话。

她的问题“我懂些什么?“是值得认真去深思与反省的。

士兵李瑞峰在2012年受训时不幸死亡。对新加坡武装部队没遵守安全条规使用了超过两颗烟雾弹,及李瑞峰因对烟雾过敏的急性反应导致他的死亡并无争议。

既然是疏忽所致,为什么家属却不能通过民事法庭像其他民事诉讼案一样向新加坡武装部队寻求赔偿呢?

新加坡高等法庭接受代表新加坡武装部队的总检察署根据政府诉讼法令第14条文提出的抗辩,士兵在执行任务时受伤或死亡,不能提出疏忽的诉讼。

这保障政府不会被士兵起诉疏忽的法律怪物背后的逻辑与道理到底是什么?在不同的情况下,雇主却会因工作时造成雇员伤害或死亡而可被雇员起诉?

1986年的国防部长李显龙与JB惹耶勒南在国会的一场争锋相对的辩论是了解这一法律的关键所在。

JB惹耶勒南 (安顺区国会议员):

在政府诉讼法令中,有一条条文阻止任何人或死者家属对军队(政府)造成死伤而采取法律行动。这是个地毯式的禁令。我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并被告知英国 也是这么做。好,我要再问道,并不是所有现行的英国法律都是好的。更何况受害者或死者的家属在法庭起诉有关部门,武装部队被发现疏忽失责,那所应得赔偿的 金额必定比在武装部队法令下退伍金额多出许多。我要问,为什么士兵、飞行员、海军士兵的家属要比起任何一般公民在武装部队以外因受伤或死亡能够获得全额赔 偿而要受到这般的歧视。

李显龙(国防部长):

有关政府诉讼法令与为什么政府不能被起诉,我们并不盲目跟随英国的先例。我们是因为有好的理由才去跟从。为什么你不能在服役人员因受训或执行任务 时死亡而起诉国家?根据英国给的理由是,在这情况下,国家基本上不同于一个私人的公民,所以不可以同等标准来对待。

我将引用1974年皇家诉讼草案在英国 上议院提出时的陈词,这恰好适合我们:

“私人公民并没有像皇家 (指英国政府) 负有保护公众的责任。他不须照顾公众安全,他不须考虑到国界的防御。在这些事务上,皇家的职责所涉及的 义务和责任不是个人所应承担而且这些不同点是无可避免的,必要的与正当的反映在法令草案的各条文中。”

换言之,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些情况下你不能起诉政府 的理由。在这些情况下起诉政府将破坏对所执行的任务的道德、纪律与效率。我们同意这些观点并采用了同样的做法。

乍看之下,李显龙在1986年还颇热心采用大英国在这件事的好榜样。李显龙根本就不知道这部沿用英国十三世纪“朕无错事“哲学的法令,不久后将被抛进历史垃圾桶中。

在1987年3月19日, Davyhulme 区保守党国会议员温斯顿.邱吉尔先生,英国战时总理的孙子在英国国会提出草案动议撤销皇家诉讼法令中的第10条文,相等于新加坡的第14条文。

邱吉尔 (Davyhulme):

这草案是为了纠正一项越来越刺眼的不公平法律—武装部队成员和一般公民在寻求因他人疏忽造成的伤害或死亡赔偿所受到的歧视。一般公民或家属可以通 过法庭提出诉讼而得到可观的赔偿,但武装部队成员的这一权力却被否定了。这样的歧视使到那些忠心耿耿为国家效力者遭受痛苦与感觉不公平。在为国效劳不只是 遭受一次的痛苦,而是遭受两次的痛苦,首先,执行任务时受伤或死亡的痛苦。其次,被拒绝和其他人一样所应该得到的赔偿。

我为自己有机会纠正这样的不公正感 到庆兴。

李显龙到底知不知道英国皇家诉讼法令第10条文已经在1987年被撤销了?

与其向英国政府学习进步的做法,这里的一党独大的执政党采取了更倒退的做法。

在1996年进一步修改第14条文,确保服役人员在前往工作地点或离开工作地点途中而受伤者不能起诉政府。

很不幸的,1996年JB 惹耶勒南已经不是国会议员,修正法案在没有辩论的情况下通过了!

所以当Frlicia Seah 将政府控上法庭时,新加坡武装部队尽可以寻求政府诉讼法令第14条文的掩护来挫败她的索赔行动。即使是这样,从英国司法最近的发展来看,倘若认真地正视李端峰

在宪法下拥有生命的这一权力,结果也许不会一样。

很巧合的是,2013年8月新加坡验尸庭审讯李瑞峰死因前两个月,英国高等法庭做了一个里程碑式的重大判决,确认在军事行动中受伤或死亡的士兵可以起诉英国政府的疏忽。

英国最高法庭审理的这宗案件(注*)涉及在伊拉克服役中三死与二重伤的军人。这一判决在法律界判例上有着重大的意义。首先它裁决一个政府必需按照欧洲保障人权和根本自由公约(ECHR)负起照顾士兵的责任。

(网址:http://www.echr.coe.int/Documents/Convention_ZHO.pdf)

其次法庭也裁定一个国家在应用“武装战斗时不受控诉豁免权“这一原理来避免被起诉时,必需严格地局限在真正的对抗敌军战斗的情况之 下。这一豁免权不应该被延伸至压力与危险性很轻微下的对抗敌军军事行动决策上。

在李瑞峰的案件中,事故是发生在军事训练而不是实际的对敌战斗。如果是后者的话,政府可以应用“武装战斗时不受控诉豁免权“这一原理。

如果英国高等法庭的原理应用在李瑞峰的案件上,结果必定很不同,Felicia Seah将可以继续起诉SAF。

英国士兵在高等法庭根据第2条文中的拥有生命权来起诉政府疏忽。ECHR的第2条文规定如下:

“任何人的生命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因为有了这项权力,英国政府必需负起照顾士兵的责任。

尽管有了第14条文,李瑞峰可以跟据新加坡宪法第9条文中所叙述的:

“依照法律,没有人应该被剥夺他的生命与拥有的人身自由“来加以辩护。

为什么新加坡法官没有考虑到宪法第9条赋予李瑞峰的权力,这真的是超越了我的理解能力。英国高等法庭这一有说服力权威的判决至少会赞同李瑞峰的案件。

正是这个原因,可以肯定的,总检察署表现出极度的傲慢,以“无聊、无理取闹和滥用程序“来形容 Felicia Seah的索赔诉讼。总检察长,VK 拉惹先生,本身是一位行内的律师,应该熟悉英国高等法庭的判例,因为这是他工作上本来就应该要懂的。从事专业军事法 律学领域的任何人也应该要知道。

所以回到 Felicia Seah 的

“我懂些什么呢?”

她已经知道瑞峰拥有生命权,这已经是足够了。她做得对!
唯一的问题是“法律在哪里呢?”

注*:

Smith与其他人(FC)(上诉人)对国防部(答辩人)

(https://www.supremecourt.uk/decided-cases/docs/UKSC_2012_0249_Judgment.pdf)

附注:相关链接

1.NSF’s death and family’s bid to sue: Mindef replies

http://www.straitstimes.com/forum/letters-in-print/nsfs-death-and-familys-bid-to-sue-mindef-replies?utm_campaign=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link_time=1458264779#xtor=CS1-10

2.【国民服役人员李瑞峰受训死亡案件】国防部:军官惩处适当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60318-sg-mindef/2615664.html#.VuwDSC7Zctg.facebook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