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距离2016年7月5日香港传真媒体向全世界公布在新加坡夜间航拍了新加坡把26个地铁车厢运回中国青岛安车四方集团事件曝光之日起,直到2016年7月12日旁晚,主流媒体才发布新加坡共和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公开谈论此事。

有必要指出的是,

许文远并不是为此举行特别记者会来说明这件事。而是通过“安排”他在巡视碧山地铁站时,“凑巧”遇上在场采访新闻的记者,随意发表现场的回答吧了!——这是一个属于不正式的场合,发表“官方”回应的讲话!它不具备任何的约束力的场合!

为什么许文远要在这样的场合发表这样的讲话呢?

事实上,工人党非选区国会议员吴佩雄在本次国会开会期(7月12日)之前已经正式向国会提出询问这个问题了!许文远在7月13日在巡视碧山地铁站时回应这个问题,其目的就是要回避在国会发表部长正式声明作为国会记录的讲话。

算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许文远就是窝在暖被窝里讲什么话也无所谓。重要的他说了什么?

许文远地铁车厢讲话

以下是许文远说的几段段话:

  1. 在香港(一些人)要给这大陆制造一些麻烦,我们正好处在交火的当中,我并没有任何内部有关这些的信息是否确实?我想这是可能的。不幸的,我们成为他们最便利的目标和鱼池之殃的伤害。不论如何,这是新加坡合法关心和我们必须告诉他们的事。(Mr Khaw said: “We are caught in a crossfire and there are factions in Hong Kong who wanted to cause some difficulties for mainland China. I have no inside information on whether that is true or not, but it’s possible.”

“Unfortunately, we become a convenient bullet and collateral damage. Whatever it is, it is of legitimate concern to Singaporeans and we have to address them.”

(见网址:http://statestimesreview.com/2016/07/13/minister-khaw-boon-wan-it-is-the-fault-of-the-hongkong-press-for-exposing-the-cover-up/

  1. 当局应是考虑到已证实裂痕不涉及安全问题,也不会影响列车的运作趟次,因此认为无需惊动公众。……许文远也出席了说明会,并说从事件中可以吸收的经验是,若尽早向大众交代所有详情,就可避免因事件而展开的各种舆论与争议。

他说:

但我可以完全理解交通部和陆交局为何那么做(没有立即公开与交代事件)

对于许文远以上的讲话您们怎么看?

(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712-640395

请大家注意看看许文远的圆滑到什么程度吧?

他说,根据南车四方和他现在主管的路交局以及交通部在7月6日发表的文稿,双方已经确认这批在2009年签署的采购合同项下,在2011年出厂的地铁车厢出已经发现有裂痕的问题了!咱们甭管这些裂痕是属于类似毛发似的裂痕,或者拳头般的裂痕!这都不是问题的重点!

我们要问的问题是:

1.  为什么不提出追究在2008年大选过后受委任为交通部长的林双吉和地铁公司总裁苏碧华应承担的责任?甭管是道义上、或者职责上的责任!

a.  当时他们发现了这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是否有向当时的政府内阁提出正式的书面报告?政府内阁给予他们的书面指示是什么?

b.  为什么他们当时还要把这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运来新加坡,并进行运行作业呢?

c.  为什么他们在决定要把这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运来新加坡前,(买卖)双方会同意聘请专业公司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运来新加坡进行风险评估呢?

d.  在这批地铁采购合同签署后,当时交通部和地铁公司是否派出各个工种的工程专业技术人员进驻工厂,或者不定期派出各个工种的工程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不定期的检查?如果有,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呢?

e.  (买卖)双方共同同意聘请专业工程公司评估这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的建议是不是由新加坡政府内阁向交通部发出的指示,交通部把这个指示向中方提出,并让他们接受这个建议?为什么新加坡政府要提出这个建议?这个建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f.  交通部接受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运来新加坡是否是可以理解成为是“有条件下”接受的?

2.      在2011年大选过后受委交通部长的吕德耀和郭木财是否已经获得正式通知上述事件以及相关的处理的法律程序?

a.  他们在2012年在“有条件下”“接受”这批有裂痕地铁车厢,是不是与2011年12月、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的地铁大瘫痪和连续不断的地铁故障是否有关?(详见以下地铁故障列表。)

地铁故障记录

a.  为什么当时吕德耀和郭木财没有向老百姓公布这个实情呢?

b.  林双吉在2011年大选过后离开政坛的原因是否与当年采购这批有裂痕地铁车厢有关?

c.  苏碧华的离职的真正原因是与当年地铁全面瘫痪,还是与这批有裂痕地铁车厢有关?

2.      在2015年的大选过后,许文远接任吕德耀成为交通部长时是否已经获得正式通知上述事件以及相关的处理的法律程序?

为什么当时许文远

3.      没有及时的向老百姓公布这个信息?是不是许文远所说:

“当局应是考虑到已证实裂痕不涉及安全问题,也不会影响列车的运作趟次,因此认为无需惊动公众。”

4.      许文远并没有表态自己是否已经在2011年或者更早的时候已经知道当年采购这批有裂痕地铁车厢的问题? 如果许文远在2011年之前已经知道这件事的话,为什么许文远要说:

……从事件中可以吸收的经验是,若尽早向大众交代所有详情,就可避免因事件而展开的各种舆论与争议。……但我可以完全理解交通部和陆交局为何那么做(没有立即公开与交代事件)。

许文远说这些话的目的是要说什么?他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还是这件事前任干得,与他无关?

综合上述各项问题,我想,用这张图片表达或者就可以概括他想要说什么了!

许炮:谁也得罪不起

当然,许文远也敢得罪一个人!那就是香港的民主派!他说:

“在香港(一些人)要给这大陆制造一些麻烦,我们正好处在交火的当中,我并没有任何内部有关这些的信息是否确实?我想这是可能的。不幸的,我们成为他们最便利的目标和鱼池之殃的伤害。”

他这句话不是说给新加坡老百姓听得!也不是说给香港的民主派听的。而是说给南车四方集团听的。

正如我在上一篇我文章里所说:

什么叫我们深感痛心

为什么中国人要使用这样的字眼?中国人会使用这句话,一般上他们还把对方视为自己的朋友(或者成为具有信誉的是商业合作伙伴)南车四方集团在这份文告是在向新加坡方面提出暗示或者提醒什么?我们不知道。这些都不是外人所能知道,只有他们买卖双方自己才会心领神会。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许文远回答了这句话了!他说:

“陆交局也说,把汤申-东海岸地铁线的列车合同,颁发给中车四方与日本川崎重工合资的财团,是因为这个财团果断处理了列车出现裂痕的问题,表现出了负责任的态度。而且列车的摇枕,将由日本制造商神户制钢制造。”

这可能只是交通部与南车四方集团之间达致的其中一项协议吧了!

至于许文远说什么为了照顾公众的利益着想,不想及时把这件事公布,以免给公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等都是托词和废话!

让咱们回到前面所提到的问题:

1(a)(买卖)双方共同同意聘请专业工程公司评估这批已经发现出现裂痕的车厢的建议是不是由新加坡政府内阁向交通部发出的指示,交通部把这个指示向中方提出,并让他们接受这个建议?为什么新加坡政府要提出这个建议?这个建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咱们甭管许文远如何油腔滑调,咱们还要继续坚持行动党必须公开、透明的公布他们是否达致有关解决这批地铁车厢裂痕具体协议内容!

地铁车厢裂痕共识

相关链接:

《人民呼声论坛》:《交通部不是与南车四方扯皮!?而是要供应商一起抱团躺在铁轨道上!》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6/07/0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