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本文要点:

如果采取了以下的说明方式:

  • 他肯定了移民厅开设特别通道让他和同车的基层组织人员入境是属于善意的;

  • 由于当时没有考虑到抵境大厅还有人数众多的回国同胞在排队等候办理入境手续,只想到让自己同车的基层组织人员同时入境是考虑不周全。

  • 这起事件说明了陈川仁个人政治智慧的水平高度!

2016年7月17日在新加坡大士关闸发生了一起茶杯里风波的课题!——后港区国会议员就马林百列国会议员在大士关闸办理安检进关手续时,海关人员为他及他带领的其中一个团队开辟临时特别通道,在自己的脸书(FANCEBOOK)网页上发表了观感。

起因

方荣发认为:

  • 陈川仁作为国家领导人,当天为了他个人安全理,海关人员开辟临时特别通道上所当然和必须和无可厚非的。

  • 海关人员的管理国家关闸是执行着国家约定的相关制度条规,不可以因人而异。

方荣发提出问题为此,移民厅在第一时间的回应是:

移民厅回应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如何?报章做了如下的报道:

承认当时的实际情况

当然,移民厅这样的回答对于已经觉悟的国人是无法接受的。陈川仁也知道,自己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他也必须同时出来解释说明清楚。

隔天,也就是2016718日,陈川仁在出席了一个官式集会后,向在场“询问”的“记者”谈及有关课题时,做了如下的在回应:

年长者问题

陈川仁就方荣发的回应立即转换了课题——指责方荣发制造假象——

他与他的同僚选择将事件政治化……希望引发人们的怨恨与愤怒!

转换话题方荣发回应如下:

“自己无意针对陈川仁,只是不满不平等的待遇。……制度必须是被视为公平的,问题不是在于陈部长,他能优先通关是因为他的职位和基于保安理由。……自己的义工们也是十分努力,同时也不否认当局职员十分尽力做事。”

(详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PNGENGHUAT/posts/1024484707635723

方荣发回应陈川仁

报章就这起风波所作的“总结性”报道:

“方荣发指出,他自己的居民当中,有89岁的长者,也有人受伤。但是,大家都耐心排队。……他无意针对任何人,而是在看到不平等对待时将之提出。‘制度必须视为公平的。’”

“新马两国部长频繁往来于新柔长堤,两国关卡官员在遇到部长通关时都会尽量协调。……和他同行的除了同车基层人员与居民外,也有携带枪械的保安人员,而为避免游览巴士阻碍交通,关卡人员才允许所有与他同车者快速通关。

“移民与关卡局证实,除了陈川仁同车者获得快速通关,同个旅行团的其他19辆游览车乘客都得通过正常通道过境。

陈川仁指责工人党政治化

好了。各位看官,茶杯里的风波到此是不是已经可以沉淀了吗!我看可以了。茶叶与开水基本可以看到了!

方荣发与陈川仁双方的论据比较图

大家如何看待这起事件?

  1. 它是不是茶杯里的风波?

  2. 谁把杯里的茶搅浑?

  3. 这是不是一起政治迫害事件?

  4. 陈川仁为什么要像狗咬苍蝇一样乱跳?他是不是心虚!

陈川仁与老年人过关

首先,必须明确定性这起事件本来就是一起茶杯里的风波。

为什么?

因为陈川仁和方荣发两人都是老百姓通过投票选举的方式选出的代议士人。如果确实要细分,那就是,陈川仁是国家一级领导人!——内阁部长!方荣发是国会议员!但是,他们俩扮演的角色都是在为人民服务的代议士。

大家可以从上述双方发表的谈话的背景,一个共同点,就是双方都是带领着各自选区的老百姓到邻国去进行旅游吃榴莲。

问题是发生在回到国门后在等待移民厅安检时,移民厅官员是如何处理这起事件吧了!

  1. 正如移民厅、陈川仁和方荣发三方共同的看法,就是关闸在接待国家领导人或者外国人抵境/处境本来就是有一套规章制度可依可循的。那就是说,移民厅并不是第一次在大士关闸接待国家领导人的出境/入境。

  2. 陈川仁说自己身边有护身保镖同行。这意味着什么?说明,他是公务在身也行,私人出国旅游也行。为此,移民厅有义务和责任依照规章制度接待国家领导人的入境接待陈川仁的入境!

  3. 接待陈川仁的级别理所当然必须按照保护一级国家领导人(他是内阁部长)安全级别为首要的任务!为此,那些护卫陈川仁的保镖必须在陈川仁抵达关闸前,就必须事先通知移民厅总部(或者有关国家安全部门)有关他抵境的时间、地点(入境关闸)、随行人员的人数及名单以及告知陈川仁抵境后的车子停放处。

  4. 在陈川仁抵境后,移民厅大士分局的最高领导人有责任和义务到车子停放处迎接他。同时,他们必须立即按照预定设好的路线,引领陈川仁以及当时汇报的随行人员引领到关闸的贵宾室,进行办理相关的入境手续。

这套保卫国家领导人安全的规章制度并不是新加坡独有的。全世界国家(除了完全没有国家建制的“国家”外)的安全部门(包括了内务部和外交部)都必须要制定一套完整的保护国家领导人和外国贵宾的安全措施。

移民厅解释有关当天的情况说明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

  1. 要吗,新加坡的内务部门和外交部门从来就没有一套完整的接待国家领导人或者外国人抵境/处境规章制度让关闸人员可以有法可依可循;

  2. 要吗,当天执行任务的新加坡移民厅官员根本就不知道陈川仁将从大士关闸入境!陈川仁抵达关闸柜台时,他的随从或者跟随他同一辆游览车的“基层组织”头头去向柜台说明情况后,值勤的移民厅官员(不是大士分局的最高领导人)才匆匆忙忙地开辟一条临时通道让陈川仁办理入境手续。

好了。甭管移民厅官员当时的处理是否得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方荣发也就此在自己网页上发表了观感了。那接下来的问题就在陈川仁的身上了!

这是考验作为国家一级领导人陈川仁的处事应对能力了!同时站在哪一个高度看待这个问题了!

当方荣发在网页上发表了有关事件的感观和移民厅回应了方荣发的看法时,他如果采取了以下的说明方式:

  • 他肯定了移民厅开设特别通道让他和同车的基层组织人员入境是属于善意的;

  • 由于当时没有考虑到抵境大厅还有人数众多的回国同胞在排队等候办理入境手续,只想到让自己同车的基层组织人员同时入境是考虑不周全。

这叫啥?这就是老祖宗所说的:四两拨千斤。可惜陈川仁不懂得中华文化!

您们说,

陈川仁还需要在无法回应方荣发的问题——无意中对任何人,而是在看到不平等对待时将之提出。‘制度必须视为公平的。’时,提出了——他与他的同僚选择将事件政治化……希望引发人们的怨恨与愤怒!

你们说,这起事件是不是说明了陈川仁个人的政治智慧的水平高度有问题?

这是不是一起茶杯里的风波吗?

所以本文文章的题目定为:

为官不尊!有法不依!——陈川仁是心虚狗咬苍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