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经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的审核批准,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正式获得授权于2016828日对外披露官方权威消息:

新加坡发现第一起兹卡蚊症!

 兹卡蚊症

紧接着,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也审核批准,主流媒体于2016年8月29日进一步宣布正式对外披露官方权威消息:

新加坡在今年累计发现兹卡蚊症病毒为:41起!

中国报道证实41起

网址:外籍建筑工人感染寨卡病毒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064

兹卡蚊症攻陷新加坡的信息接踵而来。

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再一次迅速审核批准,主流媒体于2016829日午间进一步宣布正式对外披露官方权威消息:

当天在疫区检查了15起拟似病例中

又发现5起兹卡蚊症病患!

新增病例紧接着,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决定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兹卡蚊症已经

“成功攻陷新加坡”。

juzxAwshbu通知世卫组织

为此,世界各国与地区(包括马来西亚、澳洲、南韩、台湾等)已经在830日正式向要前来新加坡的国民提出提高防范兹卡蚊症的警戒旅游措施了!(马来西亚开始在新马边境进行严格防范兹卡蚊症入侵的车辆检查。)(网址:https://sg.news.yahoo.com/australia-taiwan-south-korea-issue-travel-warnings-singapore-063154473–finance.html

国际提高对疫情国警戒启动

随着兹卡蚊症成功的攻陷了新加坡后,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向全党各级的同志们发出总动员的号召:

深入千家万户开展一场学习认识、

教导识别兹卡蚊症运动!

张思乐到建筑工地

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授权第四代领导人徐芳达出面澄清:

政府没有企图隐瞒疫情!

徐芳达:兹卡疫情爆发日期

卫生部长严金勇证实:

新加坡兹卡病例将激增,肯定还会有更多!

这么罗嗦给大家顺序的报道兹卡蚊症的疫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事件的真相

为了证明行动党就是在欲盖弥彰!

什么叫着“欲盖弥彰”?

欲盖弥彰,成语,发音:yù gài mí zhāng;指想掩盖坏事的真相,结果反而更明显地暴露出来

事实是不是这样?事实就是这样!

让我们翻查到底兹卡蚊症是在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了!

主流媒体报道说是今年7月份。但是根据《今日头条网站》报道说, 在今年2月7日的报道:《新加坡出现两例兹卡疑似病例,大家小心蚊子!》。当时新加坡卫生部的回应是:(见网址http://toutiao.com/i6248555623269532162/


“新加坡卫生部表示,目前,新加坡已经出现了两例疑似兹卡病毒病例,但是,检测结果都呈阴性反应。兹卡疑似病例的血液样本将会被送往全国公共卫生实验室进行进一步的检验

事实上,新加坡卫生部早在今年1月27日已经设立了防范兹卡蚊症的预防措施了!《政府加强对兹卡病毒传播的预防措》:

卫生部已经把兹卡病毒列入须向卫生部报告的传染病名单当中,也将在机场摆放海报,提醒出国旅客小心提防被蚊虫叮咬,也提醒回国的国人一旦出现可能感染兹卡病毒的症状,就应立即求医。

(见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127-575723

但是,8月29日网上报道说(见:http://mt.sohu.com/20160514/n449506547.shtml

这名男子曾在今年3月27日至5月7日期间,到巴西圣保罗旅游。他在本月10日出现发烧和红疹,并入住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进行隔离。他将被转往陈笃生医院传染病中心接受隔离治疗,降低被蚊虫叮咬和社区传播的概率。

这就是说,兹卡蚊症被发现疑似病例最早应该是在今年2月间发生了!而不是5月间了。更不是徐芳达所说的:8月22日

徐芳达:兹卡疫情爆发日期

而且事实上新加坡卫生部已经在今年1月间就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指示设立防范程序和专门机构了!

咱们理出来爆发兹卡蚊症的时间表是顺序有章可依的。

我们现在不必走进茅房,当然也就不必走出茅房了!我们可以全知全解行动党为什么一天之内兹卡蚊症疑似病患从一个人,变成41个人,接着,于8月29日在疫区进行检查时又增加了5起的原因了!

让我们回忆2015年6月,也就是2015年9月11日大选前夕,中央医院在当年6月份发生了B型肝炎(简称“乙肝”)事件吧!8月份向医院管理当局汇报的事件。中央医院在10月13日才对外公布这起涉及1千多人的医院群体感染事件!

(见网址:《新加坡最严重院内感染,“医院幽灵”无处不在》

http://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51203/content-1649.html

乙肝调查报告出路

为什么?

因为没有得到人民行动党中央政治局的授权批准,医院管理当局无法对外公布疫情和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也没有接到指示追查这宗涉及死亡人命的群体感染事件!医院是在2015年10月,新加坡中央医院20多名血液透析病人集体爆发乙肝,死亡8人。在社会公众和工人党国会议员的压力下,卫生部为了自保和免于医院有关当局的问责前提,设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他们最终公布了对此事件的调查结果。但是,们谁也不必公开为此问责!(网址:新加坡中央医院已为逾1000人验C肝

http://www.65singapore.com/news/sinnews/42721.html

卫生部胆识过人!接下来他们又再干一单!——由外来人员(外劳和教师)带来的活结核性肺病菌(即潜伏性肺结核病)的病例!

2016811SMRT的职员被诊断发现活结核性肺病菌。(见网址:《又一SMRT职员患结核病》http://www.80sd.org/guoji/2016/08/14/114702.html

接着,2016828日又发现一起学前老师患上疑似活结合型肺病的病例。

榜鹅训前教育中心

这一系列涉及老百姓健康安危的传染病事件的屡屡发生有什么特点?

  1. 行动党中央政治局总是选择事件公布的特点都是在疫情发生后几个月才对外向老百姓交代或者证实!

  2. 公布疫情的时间节点都是在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宣布了重大决策后(如大选结束后、党秘书长李显龙提出要修改总统选举宪法等)

  3. 发生疫情传染事件的源头都是与外来移民有关!

这一切再一次说明了什么?

这绝对不是陈振声一时口误所说的:刚出茅庐、半知半解!

半知半解这是行动党长期所圈养的官后代在无法面对愈来愈复杂的政治环境下,采取的“后发服人”的伎俩!

王瑞杰“脑袋有病”时,刚好是人民行动党政府内阁每逢星期五的碰头会议!这是一个涉及国家领导人及时了解过去一周发生重大事件或者未来一周如何解决已经发生的事件的重要聚会!

为什么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可以在第一时间对外公布王瑞杰“脑袋有病”详情(包括送往医院的过程)呢?!为什么中央医院的群染肝炎、老师带活结合性肺病和兹卡蚊症就无法在第一时间向老百姓披露呢?

李显龙承认早已知道兹卡疫情的存在

这只能说,徐芳达就是在讲天上飞的话!

这就是说明了:

1.行动党中央政治局是决定何时、可以或者不可以全面或部分的公布任何涉及老百姓生命安危的疫情的信息!

就是像我们一再说的:

甭管谁担任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统、总理一样,卫生部长终究就是行动党中央政治局台前的一粒棋子!也甭管卫生部长是不是医生出身的、还是政客出身的、他主修的“最高专业技能”就是必须是“听党的话、按照党指示办事、为党的最高利益能够承受被人操娘和老祖宗的压力”!

2.为什么行动党中央政治局敢于一再延迟对外公布涉及老百姓健康安慰的传染病疫情?

那是就因为:

从李光耀一开始,行动党就一直坚信,行动党没有责任向新加坡老百姓第一时间公布任何涉及国家和老百姓利益义务!

他们认为,老百姓失去对涉及对国家和自己切身利益的知情权不是宪法上约定的,老百姓不是理所当然可以实现获得知情权!告诉老百姓,那是给老百姓“情面”。不告诉老百姓,那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行动党是否还可以长期延续李光耀的衣钵?

不行!

因为时代不同了!政治大环境已经不允许行动党继续独霸横行了!

随着不断有涉及老百姓生命等重大事件的接连不断发生,行动党的一意孤行最终结果将会教育和唤醒更大多人看清他们的狰狞面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