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杨莉明于2016年10月12日安排了英文报章《海峡时报》接受自己的访问。她提到了国人希望先有房子,才生儿育女的现象时表示,做爱只需要很小的空间,结果在网上引起热议。

%e6%80%a7%e7%88%b1%e4%b8%8e%e7%a9%ba%e9%97%b4

《海峡时报》把这个访谈是在到网上后,一瞬间狮城立即成了北欧的性都——丹麦!正所谓:

淫妇淫声绕狮城、满园春色关不住;拽着房价扯房事、神女站街甭立碑!

%e6%9d%a8%e8%8e%89%e6%98%8e%ef%bc%9a%e7%8b%ad%e5%b0%8f%e7%a9%ba%e9%97%b4%e5%8f%af%e4%bb%a5%e5%81%9a%e7%88%b1

面对着社交媒体的谩骂,杨淫婆做出的回应是:

社交媒体对她的谈话断章取义

(见网址:2016年10月13日FM“城市频道”958:《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 呼吁国人坦诚讨论结婚和育儿课题》http://radio.toggle.sg/en/capital-958-fm/singapore-news/default-6784758)

又是“断章取义”!

这是紧接着电视台第8频道的“下流老人”事件后,行动党再一次指责网络媒体对它们的讲话时“断章取义”!

HENG啊!这一次被指责“断章取义”的对象不是咱们网民或者社交媒体,而是行动党自己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海峡时报》!

咱们也甭管杨淫婆指责的对象是不是咱们网民或者社交媒体,还是他们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海峡时报》!咱们关心的杨淫婆的是:

为什么杨淫婆要谈论“房事”?杨淫婆不是在2015年大选时刚刚获选的“嫩鸡”!她已经是身兼政府数个主要部门要职(财政部、交通部、外交部)的高官了!难道她不知道在新加坡三大种族同胞中,尽管在生活上是崇拜和追随西方化的生活方式为数不少,但是,在思想上还是相对保守的国家?您们可曾看到过有人会在众目睽睽下,在超市或者连锁店的收银柜台购买避孕套的?这一点,相信杨淫婆是非常清楚地!

杨淫婆的“房事”淫话绝不是偶然的!她的目的何在?

到了这里,我们不得不又得把行动党祖师爷李光耀扯进来了!让咱们看看从当时王永元建造第一个政府组屋项目的目的,到目前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不!准确地说行动党已经形成的第四代领导人建造政府组屋的目的是什么?!

在行动党开始进行‘居者有其屋’的政策时,当时的左翼政党新加坡人民党(PARTAI RAKYAT NEGERI SINGAPURA)的机关报《人民论坛》,在1966年11月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旨在图利的建屋计划》.这篇文章指出:

建屋发展计划,这是行动党视为法宝的东西,经常拿出来自我吹嘘。据说这个计划是为了解决新加坡人的‘住’的问题,是所谓‘居者有其屋’。事实是不是这样的呢?且让我们分析一下。…..

行动党为了建屋,几年来在新加坡的许多乡村地区进行迫迁,强迫乡村人民放弃土地,放弃自己拥有的屋子,放弃农耕和副业,迁到政府的组屋去住。住了政府屋之后,一个月要付40到60元不等的租金(还不包括水电费),又不能从事副业,生计难以维持,但行动党只顾外表的好看,那管住屋的困难死活?众所周知,不少住政府屋的劳苦人民,除了白天去做工外,晚上还要做小贩来补贴家用。…

今后乡村屋子越来越少,城市的旧屋也要拆掉改建政府屋了,不住费用浩大的政府屋又能住什么屋?总之,‘住’的问题非但没有因为所谓‘建屋发展计划’而得到解决,反而更加尖锐。…

说穿了。所谓‘建屋发展计划’、所谓‘居者有其屋’政策,不过是行动党政府藉以图利的手段吧了。行动党政府的‘建屋发展计划’无论在购地、徒殖居民、建屋租售等各方面,都有盈利。….”

%e4%ba%ba%e6%b0%91%e8%ae%ba%e5%9d%9b%e5%85%b3%e4%ba%8e%e5%bb%ba%e9%80%a0%e6%94%bf%e5%ba%9c%e7%bb%84%e5%b1%8b

新加坡人民党(PARTAI RAKYAT NEGERI SINGAPURA)在1966年已经道破了当时李光耀的‘建屋发展计划’和‘居者有其屋’政策的阴谋、目的和结局!

从1968年到2016年的今天。整整已经过了48年的时间了!

在这整整48年的时间里,行动党的‘建屋发展计划 ’和‘居者有其屋’政策发生了哪些变化了吗!?

行动党的‘建屋发展计划 ’没变!——征地建屋、高价卖屋和卖地入库!

新加坡在上个世纪90年代已经基本上没有农村了(除乌敏岛外),剩下的就是旧屋的拆迁、或把60年代初期建造的政府组屋整体重建!

行动党政府现在建造的组屋的土地是在过去几十年征用的郊区国家土地上。哪些优质地块也通过标售的方式售卖给私人发展商进行建造私人房地产了。——反正,行动党赚取两头地块的丰厚利润都不误!

行动党的‘居者有其屋’政策变了!

变得更加唯利是图、变得更加贪得无厌!

李光耀从80年代开始。为了阻止反对党的再一次崛起,他把‘组屋物价的增值’ 与行动党的选票挂钩!在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时,呼吁老百姓投票给行动党的候选人是保证‘自己居住的组屋增值或保住组屋的价值’因素!——实际上这就是导致组屋价格的飞涨!——丹容巴葛建成了新加坡最高的组屋!政府售价近60-70万元!市场转售价近百万元!

%e6%9d%8e%e5%85%89%e8%80%80%e6%97%b6%e6%9c%9f%e5%bb%ba%e9%80%a0%e7%9a%84%e8%be%be%e5%a3%ab%e5%b2%ad%e6%94%bf%e5%ba%9c%e7%bb%84%e5%b1%8b

贪得无厌的行动党人不但李光耀把“组屋销售政策”视为是官僚买办集团发财致富的金山,而且还把它当成控制人民不会把票投给反对党的一把锋利的屠刀!

%e7%a7%9f%e8%b5%81%e7%bb%84%e5%b1%8b%e7%9a%84%e9%87%91%e5%ba%93行动党人为什么至今还仅仅握住这把锋利的屠刀不放?

当然不是!行动党人,特别是第三代领导人已经知道,李光耀为行动党铸造的争霸法律的屠刀已经成为一把双刃剑了!

在2008 年,许文远担任国家发展部长期间,行动党已经提出了第一个为行动党解套的方案:——“租赁组屋契回购计划”!——结果至今响应凄凉!

%e5%b1%8b%e5%a5%91%e5%9b%9e%e8%b4%ad%e8%ae%a1%e5%88%92

2013年,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再一次提出这个计划!同时,他就善达曼提出收入1千元 的家庭也可以拥有一套2房型组屋的计划算了一笔账,以及,青年夫妇如何偿还租赁组屋的贷款的计划!

租赁组屋偿还计划

这一切说明什么?

李光耀精心构思的这个政治手段已经过时了!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也已经知道祖师爷李光耀为他们铸造的那把锋利剑已经变成了双刃剑!

为此他们不得不提出各种企图安抚老百姓的方案!

这就是说,

杨淫婆是在李显龙在2013年国庆群众大会提出的上述计划无法说服青年人结婚和组成家庭生育孩子的情况下,不得不牺牲色相站街立碑谈被迫扯谈房事!但是,她腰间拽着的是:

  1. 高昂的租赁组屋租赁金;

  2. 年轻人面对着低收入和日益高涨的物价;

  3. 给养父母以及不断增加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政府租赁组屋高昂的租赁价格已经不仅仅是影响到青年人组成家庭和生育孩子的问题了!它已经是一个新加坡老、中、青三代共同面对的问题了!

只要行动党继续把为老百姓提供可以遮挡风雨的安身之所——建造政府租赁组屋,当成是他们的金库,和以此作为迫使把票投给行动党政治工具,老百姓就无法摆脱面对高昂的政府组屋租赁价格!

甭管杨淫婆如何豪放自如地扯谈房事,或者是行动党哪个娘们愿意比杨淫婆不知廉耻解衣宽带出来站街出卖色相,行动党都解决不了老百姓租赁政府组屋难的局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