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新加坡的老一辈潮州和福建闽南籍贯人对自己的孩子的行为不检而感到气急败坏时的一句口头禅:“破病仔”!意思就是说,这个孩子已经无药可救了,让他自生自灭!

老前辈们这句话的意思在当前的资讯爆炸时代,看来已经不管用了!

不信?就请看看行动党政府控制的主流媒体以下的新闻:

%e4%b8%89%e5%b9%b4%e5%89%8d%e9%aa%8c%e5%87%ba%e8%82%9d%e7%82%8e

张志贤说,早在三年前,张有福已经知道自己患上肝炎了!为了响应党的“征召”,他不惜带病出征出战榜鹅东区的议席,!

马儿不知脸长!行动党政府控制的主流媒体为此还不惜连续报道!

张志贤还刻意表扬了张有福的“为党不惜牺牲”的“伟大精神”!

行动党的张有福“带病出征”是不是如张志贤所说的是“伟大精神”?

那就的看各位是站在哪个角度看这个问题?

行动党控制的《海峡时报》《政治专栏》也为此发表了一篇题为:《健康阴影笼罩着家里》(见网址:Health scares hit home http://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health-scares-hit-home

这就是说,张有福并不是“党唯一的好儿女”!想张有福这样身怀“绝病”,不是“绝技”的“党员同志”大有其人!他们包括了:

  1. 许文远同志的心脏在2011年之前已经开始“绕道”“川行”了;但是,他还一直坚持在第一线上工作至今!——他继续担任人民行动党主席、国家发展部长、目前还挑起天天被老百姓骂娘的交通部长!——与张有福换“新肝”相比,他是不是更应该受到黄永宏的夸奖和表扬吗?

  2. 财政部长/教育部长王瑞杰同志在5月间出席内阁周会时突然脑溢血送往医院急救,所幸抢救及时,很快在三个月后“康复”出院。记得在他出院当天,李显龙还说,王瑞杰需要休息到2017年才可以恢复工作。可是在201689日,行动党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冒着“脱水”后可能出现并发症的危险,不惜在群众大会讲台宣布,王瑞杰将提前恢复工作!国家发展部长黄循才将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兼管财政部工作、黄志明将兼管教育部中小学工作!——与张有福换“新肝”相比,他是不是更应该受到黄永宏的夸奖和表扬吗?

  3. 李显龙同志于201689日在行动党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讲话期演讲时也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从而中断演讲稍作休息。据医生诊断,他的晕眩是因为长时间的站立、炎热和脱水因“无法站立太久”出现“脱水”现象;但是,他在休息一小时后,不顾可能会有此出现并发症的危险,立即上火线!那是为了向大会宣布两个极其重要的信息:(一)将进行修改宪法并推动少数种族参与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统选举;(二)王瑞杰将立即恢复财政部长工作。国家发展部长黄循才将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兼管财政部工作、黄志明将兼管教育部中小学工作!——与张有福换“新肝”相比,他是不是更应该受到黄永宏的夸奖和表扬吗?

  4. 贸工部国际职务部长李奕贤同志20159月大选后宣布自己在5月间曾经患了“小中风”。决定卸任,但是,没有辞去国会议员席位!(见《李奕贤健康理由退位 曾小中风入院》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50930-lee-yi-shyan/2160434.html)——与张有福换“新肝”相比,他是不是更应该受到黄永宏的夸奖和表扬吗?

khaw-boon-wan %e6%9d%8e%e5%a5%95%e8%b4%a4%e5%b0%8f%e4%b8%ad%e9%a3%8e

这就是说,黄永宏就是嘴贫!

以目前大管家李显龙领导下的第三代行动党团队,张有福的换“心肝”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张有福在党内担任的职位、在行动党政府内担任的公职,与上述几位同志相比,不就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黄永宏唯一可能可以表扬和夸奖张有福的一点,应该和正确地说,“张有福同志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被迫从如切派往榜鹅东区与邻里小妹林丽莲决战!不愧是行动党的沙场老将、宝刀未老!

目空一切的黄永宏 自以为公开表扬张有福是要达到激励党内同志的掀起学习一场“党模”的高潮!

事实绝对不是黄永宏所想象的那样!

恰恰相反,黄永宏已经向党内、全国老百姓(不论是30%的反对党支持者或者是70%的行动党支持者)揭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

事实就是:

  1. 行动党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党、行动党政府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他们把为了确保赢得选举,不惜隐瞒了一些党员已经患病的事实,骗取选区的信任!

  2. 由行动党祖师爷李光耀一手创立的“精英人才库”已经没有库存量了!现在行动党,不!应该准确地说是:第四代行动党人的接班人已经屈指可数了!他们只能依靠那些尚能行动、或者可以从病床上下地的“破病”党员、或者还在疗养期间的“破病”党员继续“操劳”!以维系李光耀一手建立起来党的霸业!

如果要具体和典型化描述现在的行动党政府就是:

行动党政府是“破病”的政府!

行动党就是一个“破病”的执政党!

2016年12月23日,社交媒体《南洋视窗》刊载了《海峡时报》在政治专栏的一篇文章:《新媒:新加坡领导人健康频出状况显示接班问题迫切》。

《海峡时报》指出,

第一任总理李光耀于1990年交接给吴作栋、以及后者于2004年交接给现任总理李显龙时,都是以低调而高效的方式完成。

文章指出,

这些事件揭示了新加坡领导层交接计划的紧迫性、以及最好的计划也有可能陷入僵局的可能性。

随着选举中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领导层的交接过程也变得不可预测。这是因为,潜在的领导者必须首先在选举中获选。

例如,教育部长王乙康曾被视为是潜在的第四代领导者,但他的团队却于2011年的大选中,在阿裕尼集选区败给了工人党。此后过了4年,他才被重新选为国会议员。

报道引述政治观察家指出,

下一代领导人在接手职务前,进行观摩学习的时间将会减少。

李显龙在接手总理职务之前,已累积了20年的从政经验。报道指出,李显龙表示他将在下届大选之后的短期内进行职务交接,而下届大选将会在2021年4月前举行。

纵览被视为第四代领导层的核心成员,除了王瑞杰和王乙康之外,还有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2011年开始从政)、以及教育部长黄志明(于去年获选)。

而在人民行动党于本月初举行的党内选举中,黄循财、王乙康和黄志明并没有被选入中央执行委员会。

《海峡时报》指出,

第四代领导人将无法像李显龙一样累积长期的经验。但是,他们会获得在不同部门轮转、指导和处理政策的机会。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关于未来政府领导人选拔方式是否需要改变的问题(直接任命行业资深人士、历经考验的企业家?或采用顶尖的公务员、经验丰富的社区领导人?)。

(《南洋视窗》《新媒:新加坡领导人健康频出状况显示接班问题迫切》见网址: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2/23_43.html

《海峡时报》是行动党政府一手控制的主流媒体!与其说这是它的忧虑,不如说这是“破病”行动党及其政府的内心写照!

“破病”,“破病”者,面对两个抉择:

要嘛,坐以待毙,就是等死的意思!要嘛,找郎中,就是掏钱医生医治的意思!

行动党大管家李显龙理所当然不会选择坐以待毙!因为这是祖师爷李光耀苦心经营了超过SG50留下来遗产!这笔遗产即便是要败,也不可以败在他本人的手上!——就像当年蒋介石把台湾交给了蒋经国,他临走前一心想要与中国大陆的共产党握手言和,无奈时间不等人,他只好把台湾将给李登辉一样。李显龙现在必须要把自己扮演好“甩手掌柜”的角色!临走前一点要找一个“听话”的“管家”撑起李光耀的这个“家当”!

问题是:行动党大管家李显龙及其“破病”政府目前的现实状况是:

1.     李光耀临终前可能指定的接班人王瑞杰已经“破病”了!李显龙本人也“破病”了!许文远更加别提了,李光耀在的时候他已经“绕道”了!

2.     李显龙可能认定的接班人不是嫩鸟、就是脑残!

现在“破病”行动党及其政府就如《海峡时报》所“担忧”的(请注意,我对一点都不担忧,而且乐观其成!):

“纵览被视为第四代领导层的核心成员,除了王瑞杰和王乙康之外,还有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2011年开始从政)、以及教育部长黄志明(于去年获选)。

而在人民行动党于本月初举行的党内选举中,黄循财、王乙康和黄志明并没有被选入中央执行委员会。

第四代领导人将无法像李显龙一样累积长期的经验。但是,他们会获得在不同部门轮转、指导和处理政策的机会。”

“破病”行动党的“精英人才库”的“精英”已经荡然无存了!这一点李显龙比谁都心里有数!即便是有人才,也为了应付2011年和2015年的大选都派上长了!特别是2015年的大选,行动党的“壮丁”都是李显龙从武装部队和警察部队拉出来!

这些人是否有能力应付和面对目前国内外的新形势!

老祖宗说,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是驴?是马?大家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过去几个月“破病”行动党政府在处理和解决国内不断萎缩的经济局面、本地公民失业情况、对付反对党和民主人士及公民组织采取杂乱的程序;面对外来旅客的减少造成国内零售业的低靡不振,他们竟然提出了“网上赌博”等毒害老百姓的政策!在处理好解决国外关系的问题,如南海问题强出头让自己成了“里外不是人”、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大乱了李显龙一心一意要实现的TPP问题黄龙、在处理国防部从台湾运载回来的九架装甲车问题的尴尬处境……

老话说,利用时间换取空间!这句话对行动党大管家李显龙来说已经不管用,也无法适用了!

目前李显龙面对的是一群“破病”、脑残和嫩鸟的第四代行动党接班人!他已经无法像自己当年接班一样有时间累积经验了!

当时,李光耀是模仿蒋介石安排蒋经国接班的模式,在1990年退居幕后,通过安排吴作栋担任过渡总理,给李显龙有机会和时间熟悉行动党和政府的运作,然后在2004年接班!

李显龙是否有能力实现“利用时间换取空间”?不知道。当然,李显龙在无法实现“利用时间换取空间”,也不是“破病”行动党及其政府吊丧之日!

为什么?

最近侯任美国总统特拉普组成的团队,可能可以为李显龙解决目前的局面提供参考!那就是:

把新加坡共和国政府打包上市!然后到全世界500强企业寻找“过渡管家人才”!

“过渡管家人才”?是的。“过渡管家人才”

新加坡没有“过渡管家人才”吗?确实没有。即便是有,也已经让“破病”行动党安插到他们控制的淡马锡控股集团和新加坡政府有限公司(GIC)当一把手,负责看管行动党的党营实业的财产了!

这就是说,

“破病”行动党不可能像特拉普一样在新加坡国内找到腰缠万贯、土生土长的大资本家组成第四代行动党政府“过渡管家接班人”!

当然,“破病”行动党也无法聘请世界500企业里的主席或者总裁成为第四代行动党政府“过渡管家接班人”!行动党政府只能在世界500强企业聘用的主管寻找第四代行动党政府“过渡管家人才”!

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再过几天就是2016年结束、2017年元旦很快就来了!

仅此佳节来临之际,衷心祝愿“破病”行动党及其政府早日康复,并能够找到第四代行动党政府“过渡管家人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