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评陈振声的“政府可能出现集体盲思须设智库检验决策

本文导读:

娃娃陈在这个时候“研究院”的提出所谓的“集体盲思”论,其实就是要达到一个目的:

……把今天在与美国共同推动的TPP、中国提出的RCEP以及“一带一路”、南海问题会押错筹码、在公开宣扬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问题、在中国香港经济特区政府扣押新加坡国防部9架装甲车问题采取了对中国中央政府的要求和香港特区政府不接触的高姿态碰得焦头烂额的“烂帐”,都是归到“研究院”的“智库们”身上!因为他们没有“采取主动确保自己实时掌握关系的新动态。……如果这关系无法维持,那就麻烦了。RSIS必须在学术上保持严谨之外,必须有影响政府的能力…………造成的!

言外之意,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没有错!即便是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在上述问题做出错误的决策,那都是这些王八蛋“智库们”没有“在学术上保持严谨”,同时,提出了“影响政府的能力”建议造成!

××××××××××××××××

2016年12月29日,娃娃陈为“配合”今年庆祝成立20周年,RSIS将23名学者、研究员与外交大使所撰写的文章集结成书,推出《进取式外交: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作为安全与国际研究智库的亚太角色》(Forward Engagement:RSIS as a Think Tank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nd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英文书籍会上说了以下一段。

“像任何大机构一样,政府久而久之也可能因官员与领导人之间只闭门论事而陷入“集体盲思”(groupthink)的困境。不管在国家政策制定或双边与多边事务上,新加坡必须设有智库等体制以外的单位来不时检验政府出台的决策,指出当中存在的盲点。”(见《早报》:《陈振声:政府可能出现“集体盲思” 须设智库检验决策》(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61229-707136

%e5%a8%83%e5%a8%83%e7%83%a6%e4%ba%ba

为什么娃娃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段话?

他说,研究院必须“衷于创立初衷,即继续推进作为独立、自由、主权国家利’”?!

娃娃陈是在说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给他唱的儿歌!

新加坡已经是SG50,准确地说是超过SG50 了!新加坡尚未达到“独立、自由、主权”的国家利益吗?

“独立”?!

简单地说,于1962年9月16日,新加坡在李光耀主导的“全民投票”下,强行加入由英国人和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都拉曼共同炮制的“大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由于李光耀在无法解决与马来西亚巫统党内极端种族主义分子之间的矛盾和获得自身的政治利益分配,在没有经过“全民投票”情况下,匆忙于1965年8月9日中午12点,自行宣布新加坡共和国独立的!

%e6%9d%8e%e5%85%89%e8%80%80%e6%96%b0%e5%8a%a0%e5%9d%a1%e5%ae%a3%e5%b8%83%e7%8b%ac%e7%ab%8b%e8%ae%b0%e8%80%85%e4%bc%9a%e7%8e%b0%e5%9c%ba“独立”,咱们暂且可以甭管李光耀当时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或者政治环境下“闹”独立的!娃娃陈以及目前李光耀临死前钦点可能成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都不会知道李光耀“闹”独立的“内幕”!

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争取实现一个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新加坡是就是各族人民的愿望!但是,和李光耀自己宣布“独立”是不同样性质的独立!

这是历史的事实!

李光耀的“独立”是李光耀为了保住自身的政治利益而宣布的“独立”!不是新加坡各族人民通过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直接争取得来的!

有关详尽的历史事实大家可以参考以下这2本书!书里的档案资料都是从英国国家档案部门搜集的、书的作者都是当年参与争取新加坡摆脱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以及反对李光耀强行推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计划的领导者和参与者!

%e7%ba%aa%e5%bf%b5%e5%86%b7%e8%97%8f%e8%a1%8c%e5%8a%a850%e5%91%a8%e5%b9%b4

%e7%94%9f%e6%b4%bb%e5%9c%a8%e6%ac%ba%e7%9e%92%e6%97%b6%e4%bb%a3

为了尽早塑造新加坡是一个具有“独立、自由和主权的国家”,当时李光耀成立“研究院”,纠集了世界各地反共、反华的专家学者成立“研究院”为他出谋划策。这就是成立“研究院”的初衷!

在李光耀设立的“研究院”的“智库”,说穿了就是与中国古代时候的皇帝所圈养的“食客三千”是一样的!

什么叫“食客三千”?

战国时代,养士已成为上层社会竞相标榜的一种时髦风气。只要是有实力有抱负的国君、权臣,无不以尽可能多地收养门客为荣。赵襄子魏文侯赵惠文王燕昭王、“战国四公子、秦相吕不韦、燕太子丹,门下都收养有千人以上的门客,其养士之规模也是春秋时期所不能望其项背的。他们的目的是:

通过养士的方式可以大量集中人才,既能迅速抬高自己的政治声誉,以号召天下,又能壮大自己的政治力量,以称霸诸侯,所以上层权贵们争相礼贤人士,不拘一格地网罗人才,以尽天才之大为己能,形成了“士无常君,国无定臣”的人才流动和人才竞争的大好局面。

李光耀设立的“研究院”本质就是这样!?

不信?

请您看看娃娃陈回应RSIS国家安全卓越研究中心高级研究院比尔维尔星(Bilveer)在会上呼吁行动党政府给予研究院更多的资源时说的以下这段话:

“……RSIS今天要思考的更重要的问题是:它未来应如何定义它的成功?如果不正是这个问题,研究院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资源不足,相反的,它可能会因为获得太多资源而开始分心、偏离初衷。……区域地缘政治日益复杂,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要生存,就必须有‘乘风破浪’的能力。……在这样背景下,向RSIS这样的智库必须像‘矿井里的金丝鸟’保持敏感性并未来把脉,帮助新加坡‘扩大它在本区域的朋友圈’”!(?)

“与RSIS继续保持联系是个别政府部门的责任,它们必须采取主动确保自己实时掌握关系的新动态。……如果这关系无法维持,那就麻烦了。RSIS必须在学术上保持严谨之外,必须有影响政府的能力…………”

娃娃陈的回应说明这些事实:

  1. 李光耀设立的“研究院”和所圈养的“智库”,就是抄袭中国古代的“食客三千”!这就是从新加坡独立开始一直到上个世纪末,行动党政府在经济、政治、教育、文化和劳工等方面一直改变的原因!——“研究院”里面就是李光耀的“智囊团”!——中国古代的“食客三千”不就是这样做得吗!——“只要是有实力有抱负的国君、权臣,无不以尽可能多地收养门客为荣。”

  2. 由于这些“智囊团”成员都是来自西方的反共反华学者、或者李光耀在本地培养的应声虫,他们顺着主人的偏好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影响”李光耀的“政策”!——消灭华文教育政策、大力提倡英文和英语教育政策、反共和反华国防与外交政策、“两个就好”的家庭计划政策、政府组屋作为收买和左右民意以及恐吓民心的政治工具、淡马锡和GIC在未获得公积金会员的同意下挪用公积金进行对内敛财对外投资……为李光耀在政治上赢得和累计了不少政治资本!——中国古代的“食客三千”不就是这样做得吗!——“通过养士的方式可以大量集中人才,既能迅速抬高自己的政治声誉,以号召天下,又能壮大自己的政治力量,以称霸诸侯!”

  3. 在李光耀的倡导下,行动党就一直听信圈养的这些“智库”“智慧”或者李光耀为沾沾自喜这些“精英”,也就是“三千食客”做的“贡献”!李光耀死前还一直坚持这样的“精英政策”!尽管从80年代末开始,行动党政府制定的消灭华文教育、大力提倡英文和英语教育、反共和反华国防与外交、“两个就好”的家庭计划、政府组屋作为收买和左右民意和恐吓民心的政治工具、淡马锡和GIC在获得公积金会员的同意下挪用公积金进行对内敛财对外投资……等政策开始面对触礁和走不下去的困境!但是,行动党第二、三代领导人从来就没有人敢质疑李光耀的“精英政策”和他一手设立的“研究院”所扮演的角色已经无法适应是新时代要求了!

今年以来,以李显龙为首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在外交(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日本、以及亚细安国家关系)方面、和经济(推动TPP计划、参与中国提出的RCEP和‘一带一路’计划)方面碰得焦头烂额,其实就是已经说明和证明了李光耀的“精英政策”和他一手设立的“研究院”所扮演的角色已经无法适应是新时代要求了!

tpp%e4%b8%8ercep%e8%8f%b2%e5%be%8b%e5%ae%be%e4%b8%8e%e4%b8%ad%e5%9b%bd%e6%81%a2%e5%a4%8d%e5%85%b3%e7%b3%bb%e6%ad%a3%e5%b8%b8%e5%8c%96

%e8%a3%85%e7%94%b2%e8%bd%a6%e6%9c%89%e6%97%a0%e4%ba%ba%e6%bd%9c%e6%b0%b4%e5%99%a8

这就是娃娃陈提出的所谓“集体盲思”的背景!

何谓“集体盲思”?

集体盲思(Groupthink / Collective blindness ),又称群体盲思。是美国心理学家 艾尔芬 詹尼斯(Irving Janis)在1972年首先提出集体盲思这个理论。(?)

其实老外提出的这个“理论”已经太迟了!早在19305月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就写了一篇文章,叫:“反对本本主义”。他说:

“凡担负指导工作的人,从乡政府主席到全国中央政府主席,从大队长到总司令,从支部书记到总书记,一定都要亲身从事社会经济的实际调查,不能单靠书面报告,因为二者是两回事。”

%e6%af%9b%e6%b3%bd%e4%b8%9c%ef%bc%9a%e5%8f%8d%e5%af%b9%e6%9c%ac%e6%9c%ac%e4%b8%bb%e4%b9%89

今天行动党政府会在对内和对外政治和经济政策碰到焦头烂额,就是他们相信李光耀是万能造神者和“智库们”提出的“思路”!他们都“识趣”的把李光耀说的一切视为不可改变的圣旨造成的!他们把“智库们”提出的“思路”“本本”一字不变地照搬照用造成的!

他们在与美国共同推动的TPP、中国提出的RCEP以及“一带一路”采取了决然不同的态度!那是因为他们相信李光耀圈养的“智库”的话!——因为TPP是针对中国量身制定的计划,相信美国一定会全力以赴支持这个计划!因为没有美国的参与的RCEP和“一带一路”,中国的计划一定会胎死腹中成不了大器!

他们在南海问题会押错筹码!那是因为他们相信李光耀圈养的“智库”的话!——必须坚定与美国站在一起对抗中国!因为只有美国人回返亚洲,才能制衡中国的“对外扩张企图”!

他们在公开宣扬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问题!那是因为他们相信李光耀圈养的“智库”的话!——在李光耀时代中国没有公开反对新加坡军队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因此现在中国没有理由反对新加坡继续这么干!

他们在中国香港经济特区政府扣押新加坡国防部9架装甲车问题采取了对中国中央政府的要求和香港特区政府不接触的高姿态!那是因为他们相信李光耀圈养的“智库”的话!——在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就是使用这样运输方式运载武器设备进出香港码头的!因此现在中国没有理由反对新加坡继续这么干!

今年以来,行动党政府在经济和外交就是建立在相信李光耀圈养的‘智库’的话的基础上!这就是娃娃陈所说的“集体盲思”的根源!

%e4%bb%96%e4%bb%ac%e9%83%bd%e6%98%af%e9%9b%86%e4%bd%93%e7%9b%b2%e6%80%9d

娃娃陈在这个时候“研究院”的提出所谓的“集体盲思”论,其实就是要达到一个目的:

他,不应该正确的地说是第三代行动党,把今天在与美国共同推动的TPP、中国提出的RCEP以及“一带一路”、南海问题会押错筹码、在公开宣扬在台湾的军事训练基地问题、在中国香港经济特区政府扣押新加坡国防部9架装甲车问题采取了对中国中央政府的要求和香港特区政府不接触的高姿态碰得焦头烂额的“烂帐”,都是归到“研究院”的“智库们”身上!因为他们没有“采取主动确保自己实时掌握关系的新动态。……如果这关系无法维持,那就麻烦了。RSIS必须在学术上保持严谨之外,必须有影响政府的能力…………造成的!

言外之意,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没有错!即便是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在上述问题做出错误的决策,那都是这些王八蛋“智库们”没有“在学术上保持严谨”,同时,提出了“影响政府的能力”建议造成!

一句话:娃娃陈就是不学无术的家伙!他,不第三代和即将接班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

时代变了、政治环境变了!一切建立在政治基础上制定的国内外经济与外交、人事关系变如果还是一成不变,那理所当然、也是必然是要碰得焦头烂额的!

娃娃陈一直以来就想把自己扮演成行动党内“理论家”!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他必须谦虚地向行动党的理论家、也就是已经“退出新加坡政坛”的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多多学习拜师!

至于供养的那“三千食客”是否还会“衷于创立初衷,即继续推进作为独立、自由、主权国家利益’”?

看来娃娃陈的期望不大!他在回答“智库的要求”时已经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答案了:

……RSIS今天要思考的更重要的问题是:它未来应如何定义它的成功?如果不正是这个问题,研究院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资源不足,相反的,它可能会因为获得太多资源而开始分心、偏离初衷。……区域地缘政治日益复杂,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要生存,就必须有‘乘风破浪’的能力。……在这样背景下,向RSIS这样的智库必须像‘矿井里的金丝鸟’保持敏感性并未来把脉,帮助新加坡‘扩大它在本区域的朋友圈’”!

再过几小时,2016年就要告别地球了!在过几小时,2017年就来陪伴全人类了!

行动党是否会吸取在2016年犯的错误?不知道。

娃娃陈说:

政府可能出现集体盲思须设智库检验决策

我仅此送他的一句话:

娃娃陈,别瞎扯了!“集体盲思”就是“本本主义”!

%e4%ba%ba%e6%b0%91%e8%ae%ba%e5%9d%9b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