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作者:陈陈华彪

陈华彪夫妇及洪瑞钗医生参加英国国大校友聚会抽中往返新加坡-英国机会票后与新加坡驻英国最高专员合影

尚达曼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2017130)的包容性繁荣演讲令我喜爱的原因是海峡时报并没有报导这场演讲。作为一份记录性质的报纸,我还以为它会报导副总理概述资本主义将来的愿景。亲政府的海峡时报电子版反而选择特别报导他在新加坡伦敦最高专员公署庆祝华人新年捞鱼生的新闻。

包容性繁荣是西方社会针对收入不均和不满日益加深而提出来的笼统政治概念。较激进一方的主张是向非常富有的个人、机构或工业征收罗宾汉式税收和对金融市场赚取优厚利润的交易征税以平衡社会上或国与国之间收入的两极化。

提出包容性繁荣的人士包括鼓吹第三路线政治的克林顿和东尼布莱尔,他们相信单单靠自由市场不能带来共享繁荣。社会要成功,必须广泛分享繁荣。世界银行也口头上表示对包容性繁荣的兴趣。左派中的某些人批评这种倡议是挽救资本主义的一种途径,另一些人则认为是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中途客栈。

在尚达曼讲话的首四十分钟里,我认为他是在准备把自己塑造为解救西方资本主义困境的新弥赛亚(救世主)。他的演讲显然经过一番研究,他盖括了当前西方政治形势如选民支持民粹主义而拒绝只维持现状,并以特朗普中选和英国公投支持脱欧为例子。

尚达曼驳斥了新自由主义市场基本意识和民主社会主义的分配模式。他的第三路线的愿景是通过国家在培训与投资于当地社区方面的积极干预来授予劳动人民新技能。他的演说内容其实并无新意。他只是将资料重新包装,洒上了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加坡经验和对其他国家的观察,再以传教式的语气来发表,这的确是让人印象深刻和鼓舞。

在他结束演说之前片刻,我才意识到他心目中的听众也许不是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讲堂内的人。好像他就是在政府大厦大草场对著几十万人的群众大会、听起来好像尚达曼卷起他的袖子,旗杆上升起了鲜明的旗帜,为他成为下任新加坡总理铺路!这些话的确令人动人心弦:如果你要在学校努力,我将会更多的帮助你; 如果你要拥有一所房子,我将会帮助你拥有一所房子; 如果你要找一份工作,我将会给你税务回扣; 如果你是低收入者,我将会帮助你能继续工作下去; 如果你要提升你的技能,我将会提供大量补贴……”

这些都是真正鼓舞人心的东西。天堂就摆在眼前。

我停顿下来想一想,在我耳朵里响起的是总是围绕个人的努力、勤劳、节俭、负责。尚达曼谈了负责任强化个人和家庭责任。那个繁荣包容性的部分在那里呢?

我重复播放他的演说来寻找任何类似罗宾汉式的征税或等同的令人慰藉的线索。高潮的反面出现了:”如果你完全依赖一个重新分配的模式,它不会为你带来希望,你看到的都是一样的,真正的希望是在个人去发展他的能力并达到最大限度时才会来临

暂且停一停,我没听到可取所需的暗示。

这些言论似曾相识?让我想起了李光耀对任何形式的社会福利的抨击。

勤奋和即使你退休后更加勤奋对新加坡人一点也不新鲜。当工资被滥意引入廉价外国劳工的政策和缺乏立法规定最低工资的压制下,勤奋不一定会带来个人的繁荣。这是新加坡目前的现实。

如果勤奋和精英主义是社会最终的平衡器,我就不知道为什么80%的人口住在公共组屋,顶尖学校学额中来自组屋的孩子却只占40%

尚达曼强调家庭责任之举令人失望,实际上这也意味著把帮助工人和退休穷困者的义务从国家转嫁给家庭。利用家庭责任为实现包容性繁荣的工具是大有问题的,因为这是国家被指责时的防御手法。只是呼吁以家庭管理来帮助其中的贫穷者肯定不是西方包容性繁荣支持者所讨论的课题。将责任推卸给家庭只是把贫穷制度化罢了。

不勤奋或不节俭并非新加坡产生贫穷的原因。贫穷是新加坡政府以往和现在政策的结果。这正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退休的首席经济学家杨南强论文中所提到的。他也是尚达曼在学校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求学时期的好友。

将尚达曼来自李光耀启发下的社会契约的二号版本和杨南强认为国家必须在财政上更加积极干预新的新加坡社会契约做个比较是有趣的。在他的2015年讲座,杨南强认为这类财政干预虽然新加坡负担得起,却不能被PAP在意识形态上所接受。

人们不禁想要知道尚达曼到底会不会考虑放弃他的PAP意识形态的包袱,而支持杨南强的新社会契约?

要有所谓的包容性繁荣显然必须要有包容性的政治精神。实际上这正是那些最早鼓吹包容性繁荣这一概念的人士的所提出的先决条件,因为没有了财富公平分配,民主主义政治就毫无意义。

当他说我们现在需要国家方面更多的实践活动,和国家与民间团体、商业机构联合会和一系列的个人组成的团体合伙为新契约注入新生命,尚达曼暗示有必要在政治上给以一些的民主互动这一点是要给以嘉许的。

个人和社会团体是否应该接受尚达曼的挑战呢?

如果真要实现它,尚达曼首先必须说服海峡时报刊登他的演讲,还有杨南强的新社会契约

,甚至包括我这篇文章。

尚达曼接下来必须确保包括人民协会属下所有公众场所都是能够举办不受限制的政治辩论的包容性公众场所。

没有包容性政治,就不会有包容性的繁荣。尚达曼是知道的,并且他应该行动起来。 这样也许会使他成为下一任总理。

陈华彪

201727

untitle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