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评陈佩玲回应JANE LIM小姐的帖子

网友JANE LIM 小姐就牛奶粉涨价一事发给破病行动党政府国会议员陈佩玲的个人FB网站发了帖子。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国会议员陈佩玲做出了答复。

Jane Lim Tin Pei Ling陈佩玲议员给我的答复:
Jane,
你好。早在我儿子出世的好几年前,我便已说过奶粉贵,也因此在我儿子出世数年前发动麦波申奶粉计划筹款并定期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费奶粉。同一篇新明的报道中便有提到这项计划。

本地奶粉涨价幅度远超通货膨胀率,而且也远超其他可相比国家的涨幅。因此,我不认为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

我给陈佩玲的回复:


感谢陈佩玲议员的回复。我有把新明日报的报导贴在我的FB里, 没贴在这里是因为看不到允许我贴图的功能。这个贵奶粉的话题, 在我的FB引起热烈讨论, 已经有31人将贴分享出去, 可见平民百姓是非常关心婴儿的身心健康的。

更有网友分享说亲眼看到买不起奶粉的父母以红字牛奶取代奶粉给孩子吃, 以前也有社工告诉我说她的贫困个案给孩子喝茶。民间有不少好心人和义工也和你一样, 给贫困家庭发放免费奶粉, 不过, 那些中层的夹心层其实也面对贵奶粉的压力。

长远之计和治本的方法, 除了你说要商家解释, 我觉得你更应该在国会里要总理解释:

为何不能豁免奶粉, 油, 米等主要粮食的GST? 为何不能给商家降低租金? “

我曾经在Reach呼吁政府豁免奶粉, 米和油的GST, 可是, 政府有一套自己的菁英决策, 和平民百姓如我的看法和感受是不一样的。你身为议员, 有机会在国会为民请愿, 请善用和珍惜你的机会, 以婴儿的福祉为重并减轻父母的生活压力。……

请大家细心阅读JANE  LIM小姐与陈佩玲之间的对话帖子。

陈佩玲回答JANE   LIM小姐有关牛奶粉的呼吁的回答事实上就是以下一句话:

  1. 她承认:

“本地奶粉涨价幅度远超通货膨胀率,而且也远超其他可相比国家的涨幅。”

  1. 为什么新加坡的牛奶粉价格会比其他国家来得高?——她说,

“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1. 她否认:

“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陈佩玲,这小娘子不就是破病行动党政府裙带关系下送进国会的一名小角儿。对她不必耗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对她所说的废话进行评论。因为她在行动党的82个国会议员啥都不是!就是摆在庄严的国会殿堂里的一朵小野花。她就是说得天花乱坠,最终不会有人听她的!而是她必须得听党的话、必须照党的指示办事!

但是,对她回答JANE LIM小姐的所说几点则必须认真看待!

请大家注意:破病行动党政府从破病财政部长发表破病财政预算报告后。他们对已经和即将日益高涨的百物价格定下了调子:

1.百物价格上涨是商家们私自和肆意抬高价格的!

2.破病行动党政府认为商家抬高百物上涨价格没有依据!

破病行动党的财政部高级职务部长英兰尼是这么说的!

破病行动党的三巴旺国会议员义顺李美花是怎么说的!

现在,破病行动党的陈佩玲在回应JANE LIM小姐时也是说:

是商家起哄调高牛奶粉价格!

对于破病行动党的英兰尼和李美花的扯鸡巴蛋,我已经于2017年3月10日在《人民呼声论坛》发表的文章:《PAP政府调高水价的三个烂招!—— 扛着祭旗当虎皮、抛出萝卜挥棒子、水声响起物价涨》说的很清楚了。这里不再重复了(见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7/03/10/

现在咱们要问的问题是:

1.社会发展部公布的2016年人口报告书提供的具体数据数据,(见网址:http://www.wtoutiao.com/p/4bdfVS2.html)

过去一年的总人口增加1.3%,近561万人。其中,公民人口仍占六成,约341万人,同比增加1%

隶属总理公署战略政策单位的国家人口及人才署2017年3月27日发布《2016年人口简报》。截至今年6月,新加坡的总人口达560.73万人,比去年同期的553.5万人多出1.3%
自2012年以来,新加坡总人口增长率逐年下滑,从2.5%跌至去年1.2%是过去十多年来的新低。

报告指出,今年总人口增长的主要因素,是去年有更多公民诞下金禧宝宝,以及外籍女佣和长期探访证(Long-Term Visit Pass)持有人增加。

根据2013年公布的人口白皮书,2010年至2020年间的总人口年增长率将介于1.3%至1.6%

整体生育率继续下跌

这说明一个事实:

新生儿增加不多!而且还是负增长!(自从引进来了大量新移民(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印度次大陆的)后,人口增长率才初见成效!)既然新生育儿增加不多,为什么属于老百姓生活必需品的婴儿牛奶粉会成为紧俏货?为什么被商家会起哄抬高牛奶粉价格呢?

牛奶粉并不是新加坡直接产生的产品!它是在本地工厂进行加工散包装后再买到市场或者进口的!

破病行动党政府不是誓言要把新加坡带进大数据时代吗!请他们提供如下数据:

  1. 每年在本地新生地婴儿的具体数据?

  2. 每名婴儿平均使用的婴儿牛奶粉数量?

  3. 每年在新加坡进行散包装的婴儿牛奶粉数量?

  4. 每年进口的婴儿牛奶粉数量?

  5. 政府规定商家保持安全库存数量?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否能够公开这些具体数据?只要破病行动党政府公开这些数据库,咱们就可以回答陈佩玲所说的:

“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咱们立即可以知道婴儿牛奶粉是否属于紧俏货?是不是商家起哄抬高价格了!

如果破病行动党政府给予上述问题的具体数据是准确的(我所要求的具体数据中,有关婴儿出生数据,社会发展部在人口报告书已经提供了具体数据数据。而且说婴儿出生率是负增长!),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怀疑牛奶粉是属于紧俏货和商家有抬高牛奶粉价格的理由了!

如果我们的怀疑是成立的。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商家把这些牛奶粉卖去哪儿?

如果破病行动党政府和商家的回答是:出口了!那么,牛奶粉的价格就不可能如陈佩玲所说的:

“商家定价会考量各种开销及市场因素,而市场因素最不透明。”

商家的开销:租金、薪金、水电费、消费税、促销费?——促销费外,前四项都是与破病行动党政府关系密切的!

所以陈佩玲所说的:

不是因为某个政党的政府的政策而导致奶粉如此高价

就纯属废话!

正如我在前面所说的:

破病行动党政府从破病财政部长发表破病财政预算报告后。他们对已经和即将日益高涨的百物价格定下了调子:

1.百物价格上涨是商家们私自和肆意太该价格低!

2.破病行动党政府认为商家太高百物上涨价格没有依据!

就可以成立了!

把这上述问题搞清楚,商家起哄调高牛奶粉价格的问题就露出水面了!——商家在赚取牛奶粉丰厚的同时,陪着破破病行动党政府抬高物价政府自己愿意半躺着中枪

为什么商家愿意陪着破病行动党政府成为抬高物价的靶子!

因为他们有利可图!

他们把多余的牛奶粉卖给了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到新加坡旅客和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家眷在新加坡购买了大量的牛奶粉,然后在国内倒卖或者自用!

我绝对无意在此指责着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在新加坡“扫牛奶粉”的行为。

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扫牛奶粉”行为完全可以理解!

那就因为自从2008年“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发生后,他们对自己国家生产的婴儿奶粉信心不足。这是不是造成了他们在全世界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

我们不应该对此事件说三道四。由中国人民自己说。

如果破病行动党政府不从根本解决婴儿牛奶粉价格飞涨的问题,作为平头老百姓是无所作为的!

因为:

1.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中国旅客和那些已经成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能在新加坡出现的进行大量购买或者“扫牛奶粉”的行为!

2.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上赋予的合法权力控制和制止奶粉生产商和经销商把奶粉售卖给愿意付高价的买家!

我们的问题就是:

  1. 新加坡婴儿的出生率是呈下降的趋势,为什么婴儿奶粉市场供应量和价格双双不降。反而增加呢?

  2. 正如陈佩玲所说的“早在我儿子出世的好几年前,我便已说过奶粉贵”(注:她的儿子是在2015年大选过后出事的。)!为什么破病行动党政府完全没有制止和管制这个涉及老百姓的民生问题,特别是刚刚成立家庭的年轻夫妇家庭经济负担的问题!

对此我们唯一解释就是:

  1.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造成婴儿牛奶粉成为紧俏货的罪魁祸首!——

    因为有关部门(社会发展部、卫生部、贸工部和内政部属下的海关移民出入境部门)没有制止和控制牛奶粉生产商和经销商把大量的奶粉售卖给那些外来旅客以及超乎寻常购买量的人!

  2. 破病行动党政府是造成婴儿牛奶粉价格上涨的推手!——

    因为既然社会发展部有具体的数据说明新加坡的新生婴孩呈下降的趋势,但是,正如陈佩玲所说,早在她的儿子出世前,她已经知道“奶粉贵”了!为什么破病行动党政府通过职总平价合作社(NTUC FAIR PRICE)带头制止奶粉价格上涨的势头?而是与婴儿奶粉生产商和经销商共同一起共舞?

所以本文章的题目就是:

破病PAP政府是牛奶粉涨价的罪魁祸首和幕后推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