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记“下流老人”与小年轻的对话

2017411日下午,乐龄部门派来两名小年轻来到寒舍。

他们说是代表破病行动党政府来向我了解有关“建国一代对今年政府的财政援助计划的意见”。

双方原本这次的访问大约只需要大约10分钟。结果访问的时间是30分钟。小年轻给了“下流老人”的一份《乐龄人士辅助计划》的传单。

以下是老人与小年轻的全部通话内容。

下流老人,简称“老”。小年轻,简称“小”。

老:谁啊?

小:叔叔,我们是政府乐龄部门派来向建国一代了解有关今年政府的乐龄配套援助的反馈意见。

老:哦!我不是建国一代。

小:为什么?您没有建国一代卡吗?

老:没有。

小:为什么?

老:我不知道。您们应该去问一问政府。他们认为我不是建国一代,所以我没有建国一代卡。

小:叔叔,您进已经要70岁了啊!

老:反正我是没有。是不是建国一代,那是政府说了算,不是我自己认定了的。

小:您没有向政府提出申述吗?

老:我为什么要提出申述?既然电脑已经告诉政府我不是建国一代,政府相信了。我就不费那个心思和时间去干这事了。既然我不是建国一代,那么,您们今天的访问就没有必要了吧?谢谢。

小:不,不。叔叔,您应该有乐龄优惠乘车卡和CHASE蓝色卡吧?您这就是属于乐龄公民了!

老:哦!那倒也是。

小:那么,我们可以进来与您了解对政府今年有关乐龄人士的财政援助配套的看法吗?

老:好。那行。需要多少时间?

小:大约是10分钟左右。

老:那就请进来吧。

小:我们想请您帮忙回答这张表格(上述图片)的一些问题可以吗?(看到吗?连老人家的姓都写上了。达到“智慧城市”了吧?)

  

 

老:哦!我看咱们不需要根据这张表格进行交谈。我就提出以下几个问题与你们谈谈就行了。这些问题包括了:医药保健、健保双全、政府津贴医药费、政府津贴安装乐龄人士住家厕所安全扶手设施。好吗?

小:好的。我们记录。

老:是的。你们必须记录,并且必须把这个记录交给你们的领导。他们看了如果有问题,或者不明白可以直接找我。

小:那我们开始谈吧。

老:咱们就从医药保健、健保双全、政府津贴医药费这方面谈起。

  1. 政府每年在财政预算报告出炉时,总是爱向我们老人家显示自己的“尊老”形象!这是多余的!这是表面工作!为什么?

我在中国、香港、或者中东地区生活和工作过。他们的政府照顾老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尊老”的名堂!他们国家的老人家在医药费和交通出行费方面都是获得国家完全免费照顾,或者只是象征似的支付以手续费用。

你们看看我们国家政府怎么做的?

政府在2015年纪念新加坡SG50时,说为了认可和感激老一辈新加坡人对SG50所做出的建国贡献,推出了建国一代配套活动。那些在1949年出生,已经成为公民的老人家都获得一张“建国一代卡”。根据政府披露,他们一共发出约80万张“建国一代卡”给老人家。

为什么说这是多余和表面的工作呢?

你们看,1949年和之前出世的建国一代,以最年轻的建国一代的出世年1949年计算,至今的年龄也已经66岁了吧!?最老的也有80岁或者以上了吧?咱们就以他们之间的平均年龄来谈谈吧,那就是大约73岁吧。

你们说,这个年龄的老人家还能够在世上享有多久的时光?就说10年吧,也就是83岁好吗。

既然政府是那么执着地要认可和感激老人家对建国所做的巨大贡献,为什么不直接宣布给予建国一代在医药费和交通出行一律免费直到他们往生为止。

为什么政府不能够承担这80万老人家在两方面的费用了!政府担心什么?

政府担心老人家长命百寿!?不愿和无法承担老人家在这方面的开支!?如果是,那就只能说政府的所谓“认可和感激建国一代”就是多余的!这是表面工作!

我在几天前走进一家属于连锁经营的齿科诊疗所。因为是我不属于建国一代,没有资格获得办“建国一代卡”的老人家,只获得一张蓝色的CHASE卡。我的目的是要向他们咨询有关使用CHASE卡补牙的基本收费的情况。

柜台的小姐告诉以下的情况:

  1. 您没有“建国一代卡”,只能使用CHASE卡。补一根牙齿最低收费大约是80元。这是大概的收费,具体还得由医生检查后才能确定。在扣除了政府的津贴后,您还得支付大约38元的现金;

  2. 政府给予乐龄人士的补牙津贴一年是6次,超过6次自付。(这位小姐没有清楚说明的是6次是指一年只能拔掉牙齿或填补蛀牙六根,还是到牙科诊所诊治总共不能够超过6次,这是不同的概念啊!)

你们知道,老人家随着年龄高,包括牙齿蛀坏等生病都一直和随时随地发生。如果政府限制了老人家的拔牙等医病次数和让老人家承担部分医药费,那些老人家没有经济收入或者子女经济收入并不宽裕的老人家还敢“牙痛和牙蛀”吗?

你们都是在学校读书的(他们是来自工艺学院的学生),你们应该可以进行一个简单计算吧!

  1. 建国一代的老人家当年很多都是没有公积金的(不论是自雇或者被雇佣的)。基本上是在1965年新加坡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大约10年的时间里,政府设立了强制公积金制度后,那时候老人家的公积金缴交率也是非常的低的。

  2. 当年政府设立公积金制度的原意或者原来的目的是要让老百姓通过公积金的储蓄方式去租赁政府建造的政府组屋。现在经过政府七变八换的戏法,公积金制度已经变成了政府向老百姓要钱提款机!当年公积金户头有储蓄金的老人家,他们的储蓄户头现在也被剁成了几块了!老人家还有多少多余的钱去支付医药费?

我向你们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要说明:

1.所谓的“建国一代卡”、或者CHASE 卡,只不过是政府从根本上要卸掉国家应该承担老人家(或者如他们所说的“建国一代”)的沉重医药费用!

2.试想一想,如我在前面所说的,建国一代的平均年龄是73岁,他们的平均寿命83岁,也就是10年左右。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让这80万的老人家在他们有生10年,享有国家给予的医药费全免的福利呢?为什么政府非得从老人家身上刮一笔钱呢?

政府大肆宣传他们认可和感激的“建国一代”的老人家!为什么他们还要把老人家划分为“三房式的组屋”、“四房式的组屋”、“五房式的组屋”和公寓的“建国一代”呢?

3.政府既然定性为“建国一代”或者“乐龄人士”,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够全面承担这些平均寿命大约还有10年的“建国一代”或者“乐龄人士”的医药费用呢?为什么他们非得巧立名堂,总的让老人家或者其子女来承担医药费用呢?

咱们可以设想,一个73岁岁开始一直83岁的老老人家,一年的医药费预计需要1000元吧!他们发出的 “建国一代”是大约80万张。那就是

80万人X1000=800,000,000元。

800,000,000元除10=80,000,000元。

那么,你们再算一算,政府每年负担建国一代了人家的医药费是多少?何况,这80万“建国一代”以及那些属于“乐龄人士”老人家不是每个人每一年都是生病的吧?随着人的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他们是一年少一个的!

所以我说,政府的所谓“建国一代卡”或者CHASE卡就是多余和表面的工作!

我们可以在深入一点看这个问题。

如果政府立法每位年龄已经届满73岁,或者75岁或以上的老人家都享有全免的医药照顾,政府还需要在每年的财政预算中拨出什么“乐龄人士配套”的这些款项吗?答案当然是不必了。而且政府还可以在每年财政预算省下一笔支付给每个老人家都可以“领到”一笔“小额红包”!

简单地说,政府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复杂化的目的就是逃避政府应该承担老人家的医药费!同时,还要老人家对他们的辅复杂化的手法感恩戴德!

但是问题到此并没有结束。

政府要老人家鼓励老人家在私人诊所去诊疗医治。他们美其名是政府承担70%私人诊所的医药费用,老人家支付不足部分。

就拿我上面所说的到牙科诊所询问补牙费用为例子吧。

补一颗牙齿费用大约,也是最低是80元,扣除费用后,老人家还要自讨腰包36元。这里是不是存在着一个让人可以想象的空间呢?

牙齿诊所对老人家并没有给予任何的优惠啊?他们是左手向政府报账要政府给予老人家的钱的同时,又向老人家兜里挖钱啊!

这就是我要说的:无良商家和诊所“宰”老人的医药费!

你们刚才问我家里的厕所需要不要安装防滑扶手设施。政府可以给予95%的津贴补助。驻是一个太阳岛问题。

我的答案是:我需要安装防滑扶手设施。但是我不会去找任何一个装修商来安装!为什么?

因为政府既然要津贴95%,为什么还要老人家自己掏腰包支付余额的5%呢?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表面上政府说的是,要老人家象征式的地支付5%是要“体现责任感”!这就是废话!

政府为什么要人家支付5%给商家呢?即便是如政府所说的“体现责任感”吧!政府大可全额支付给商家后,再向老人家收取这5%的余额。这5%余额可以从老人家或其子女的公积金户头里扣除!不是由老人家直接支付给商家!

你们可以回家问一问爸妈。

他们一个月拿回家净收入是多少?是4-5千钱元吧。我说的是在扣除了缴交公积金后的4-5元。

那是在你们父母同时出外打工的情况下,就是我们大家所说的“双收入家庭”。

眼看7月份水价要开始上涨了!水价的上涨是绝对牵动百物上涨的火车头的动力!他们如何面对目前和即将到来物价飞涨的生活压力吧!摆在他们眼前是:孩子的教育费、学校零用钱、车费、课外书钱、牛奶粉、纸尿片、水电费、三餐菜篮子钱、自己外出工作所需的车马费和食物费、电话费、宽带网路费、你们的爷爷奶奶、孩子及父母的医药费……等等。

如果政府真的认可和感激建国一代和乐龄人士,那政府就必须为他们提供全免和全面的医药费。不必每年在财政预算里拨出所谓的“乐龄人士援助计划”!这样就可以减轻老人家的孩子,也就是你们的父母的经济负担!

我们谈话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总结一句话:目前的乐龄人士辅助计划就是:

政府哄老人、商家宰老人、“下流老人”还得感恩戴德破病行动党政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