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大家见过这幅手迹吗?

我看应该是见过,至少新加坡82%住在政府组屋的公民都见过!

它就是高挂在建屋发展局大厅!这是潘受老先生的墨宝。这是潘老为新加坡老百姓能够有一个阻挡风雨安身之所的良好愿望!

但是事实又是什么呢?

50年代就活跃于新加坡政坛的新加坡人民党(PARTAI RAKYAT SINGAPURA)在行动党开始推行建屋计划时,于196611月出版的党机关报《人民论坛》第22期发表的一篇题为《旨在图利的建屋计划》一文已经指出了:

“说穿了。所谓“建屋发展计划”、“居者有其屋”不过是行动党政府籍以图利的手段吧了。行动党政府的建屋发展局无论在购地建屋、徒置居民、建屋租售等各方面都有盈利。就拿租金收入来说,据建屋发展局统计,截至1964年底为止,平均每年收入租金2990万新元。如按行动党政府在同时期内拨付公共建屋的财政投资总数2.905亿新元计算,政府屋大约十年就可以还本,以后就是白赚。此外,政府出手的屋子价格昂贵,亦大有利可图。”

55年后的今天,事实证明了当时新加坡人民党所说的是正确的。

李光耀死的时候,我于201532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光耀一生欺人民、与满天下哄世人》已经说了以下一段话:(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3/25/

居者有其屋的幌子,把大量的居民从乡村地区迫迁到政府组屋。这是李光耀为了消灭广大乡村地区的群众当年支持社阵和乡村组织的计划的一部分。最后,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变成了今天套在老百姓脖子上的一条永远扯不断的铁锁链!——因为组屋价格一再上涨,老百姓成了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政策下的终身房奴,行动党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发展商!老百姓再也无法也不敢为社会的正义和良知发声

2017年3月24日黄循才说:《并非所有旧组屋 都被自动纳入计划》(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324-sg-hdb/3622904.html?cid=ch8news-weibo

“国人,不要以为建屋局所剩屋契较短的旧组屋,都会被自动纳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买家出高价购买旧组屋,期望这些单位能加入有关计划。…自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1995年推出以来,被纳入这项计划的旧组屋,只占建屋局组屋的4%。获选加入计划的组屋,通常位于具有很高重新发展潜能的地段,以及这些地段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为此促请买家,考虑选择拥有屋契的组屋,这类组屋足以满足他们个人的需求。同时谨记,国人的平均寿命接近85岁。

黄循才的讲话引起了老百姓,特别是那些不惜高价“购买”了“政府屋”的青年人和新移民的关注!他们心里开始产生如下的疑问:

“政府组屋”是老百姓用公积金存款加上巨额现金“购买”的。它到底是否是属于自己的固定资产?在99年“租赁合约”期满后,组屋是否还属于自己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他们用于“购买”政府组屋的这笔巨额公积金到时是不是化成水啊?

从李光耀开始至现在的破病行动党政府,行动党部长和国会议员、御用官方媒体从来就没有明确地向老百姓说明他们所居住地政府组屋是属于那个性质的住房!?

哪些参与破病行动党政府推波逐浪炒高政府组屋“租赁价格”的房地产经纪向想购屋者也说,

“您是这个单位的屋主’!老百姓也向亲戚朋友(包括外国亲戚朋友)说,自己买了一个单位的政府屋

但是黄循才的讲话把老百姓向亲戚朋友(包括外国亲戚朋友)“炫耀”自己买了一个单位的政府屋的神话给破灭了

实事求是地说,黄循才是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唯一向老百姓说出了破病行动党政府的所谓“政府组屋”就是“租赁房”的部长!

黄循才说的是真话!他为什么会说真话?不知道。但是,请大家不妨看看以下这份建屋发展局官方正式发出的标准租赁合约!

从第一张图片建屋发展局的信封清楚地印刷着“DUPLICATE LEASE”,租赁合约副本原件开始,直到第三张图片,大家看到是都是一个字LEASE租赁,以及租赁相关的字眼租赁方和被租赁方,除此之外,这份合约压根儿就没有提到,老百姓是向建屋发展局“购买”了哪个单位的“政府组屋”、或者老百姓所“购买”的“政府屋”是具有拥有权和处置权等!在这份租赁合约里明确说明,您所“购买”和居住的“政府屋”的土地拥有权是属于建屋发展局的。您的租赁期是99年。

您看了这三张图片后,您还会以为自己是所居住的房子的屋主吗?

什么叫屋主?您购买屋子应该具备哪些、或者说拥有基本的法律保障,足于说明或者证明您就这个单位的屋主呢?

一、一个写上您的名字房地产权证!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的产权是属于您的!

二、一个写上您的名字的土地使用权证!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占地面积是属于您的!

三、一个写上说明这个单位的房子的公共面积的使用权是您与所有在这个建筑群体屋的屋主的!

新加坡有82%的老百姓就是住在政府屋!您应该是其中一份子吧?

您与建屋发展局所签署的那份“购屋合约”,哦!不是。是“租赁合约”是否明确说明您拥有这个单位的拥有权和权益吗?您都知道自己这些基本权利和权益吗?

当您看看了这三张附图后,您还相信从李光耀开始至现在的破病行动党政府,行动党部长和国会议员、御用官方媒体所说,您购买了一套“政府组屋”吗?

说穿了,破病行动党政府就是不是史上最大的诈骗团伙!

正如老话常说的,谎话说了一百篇就是真理!

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说了超过半个世纪,他们必须和必然要把这些胡言和谎言继续说下去。

当然,我们必须把那些为了推销政府组屋在二手转让市场打拼、而有意或者无意间帮忙破行动党政府的谎言进行炒作和推波逐浪的房地产经纪分隔开来!因为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和老百姓一样都是无辜、无知、或者一知半解的!

黄循才324日讲话捅破了破行动党政府的谎言,引起了82%的政府组屋的关注。为此,他们不得不如我前面所说的,破病行动党政府已经说了超过半个世纪,他们必须和必然要把这些胡言和谎言继续说下去。

2017年4月12日黄循财又有新说词:《政府组屋是人们将来退休时能够保值的财产》(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412-sg-lawrencewong/3672370.html#.WO72kNemnIE.facebook

他被迫走回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的谎言老路!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又把组屋的99年的“租赁合约”说成是“屋契”!

黄循才说

“租赁地契的组屋也是资产……”?!他又说,“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尽管只有99年地契……”?!

那么,咱们来看看这家伙是在胡扯什么?

什么叫:“租赁地契”?

“租赁地契”就是:这块土地是属于土地拥有者的产权。我们称为“地主”。“地主”把这块土地以租赁的方式出租给有意的租赁者。双方就这块土地的使用权限、使用期年限、使用土地的范围、使用性质和支付使用土地的金额……等达致协议签署了租赁合约。这份合约经过法院或者经国家有关法定部门委托的法定机构具有法律地位的机构公证或者认证后,我们称之为“租赁地契”。就如裕廊镇管理局、国家发展部 、URA等部门。它们把属于本部门管理的国家土地以租赁的方式出租给有意在选定的地块上建造厂方、经营商业生产投资、或者建造私人发展房地产项目。双方就此签署的“租赁地契”。租赁者在租赁地契有效期间只拥有建设经营使用权,并不拥有土地所有权。而且,租赁方如有意改变租赁合约所注明的建设经营使用性质或者目的,必须事先获得“地主”的书面批准,双方也必须就此达致的协议签署“改变土地使用性质补偿协议书”。否则,“地主”有权终止租赁合约的执行,而不必给予任何的补偿。

这家伙是在扯鸡巴蛋!什么叫“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

我们已经在前面叙述了有关“租赁地契”以及“租赁地契”出租土地的“租赁合约”的法律性质了! “组屋同私人产业一样拥有99年地契”?!以下是写明在建屋发展局的标准“租赁合约”签署栏的法定文字:

An officer of the Board authorized in writing under Secion 49 of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Act (Cap129) 1985 Edition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Board and the Lessee, hereby certify pursuant to Section 54 of the Land Titles Act (Cap 1957)1985 Edition that this instrument is correct for the purpose of the Land Titles Act. I further certify that the flat was sold by the Board under provision of Part IV of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Act. 

请大家看一看建屋发展局签署的组屋租赁合同第三张图片下端清楚说明的一段话。这段明确地说明,

代表政府与老百姓签署的这份租赁合约的地主和屋主是建屋发展局。

老百姓支付“购买”“政府屋”的钱。事实上就是支付租赁金给政府。租赁的组屋产权和土地使用权是属于建屋发展局。

买家向私人房地产商购买的“私人公寓”或者“有地房产”,这是私人房地产商发展商向政府通过公开拍卖租赁土地的地块。他们以自有资金、设计、建设开发私人房地产项目。他们建造和销售到市场的房地产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商品房”!

买家与私人发展商签署的是“购房合约”不是“租赁合约”!在“购房合约”里明确说明:买方所购买的房子是自己拥有房子产权年限、面积、房子的土地使用权,即房子所占的土地面积(包括公共使用的空间面积)和处置权。

买方支付了购房款额(不论是现金全额支付、或者通过银行贷款方式支付)后,买方在法律上就是这套房子的拥有者。买方随时可以转让出售这套房子,除非买方是通过银行贷款形式购买这套房子的。但是,只要买方在完成卖房的同时,把欠银行房贷还清,买方并不需要、也不必事先征得发展商的书面同意、或者到发展商办理任何屋子转让手续,也不必得到建屋发展局的批准或者到建屋发展局办理任何转让手续!

这就是老百姓“拥有”的破病行动党政府“租赁房”与向私人房地产发展商购买的“私人公寓”或者“有地房地产”存在着根本不同的法律性质和地位!

黄循才说99 年的“租赁合约”真的能为国人退休提供保障吗?

请看联合早报以下一篇报道:《芽笼3 屋契仅剩3 居民后悔没卖屋》(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0409-746571

破病行动党政府从1966年开始建造政府99年政府组屋的“租赁合约”转眼间即将届满了!

老百姓可是动用自己血汗钱公积金存款来“购买”,不,准确地说是“租赁”破病行动党政府建造的政府屋的!但是至今他们并至今并没有对即将期满的“租赁合约”提出具有法律保障明确的说法!

让我们看看在70年代刚开始进行商品房建设的中国政府是如何向他们的老百姓解决这个问题的!这就是中国政府在2016年11月4日正式向他们的老百姓提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官方正式文件!

看看破病行动党政府至今还在继续蒙骗咱们老百姓!他们还在向老百姓大灌迷魂汤!

鄞义林先生于20149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行动党是如何操纵我们的公积金资金?为什么他们不让新加坡人民知道公积金的历史真相?《第二部分》What PAP Has Done to Your CPF and Doesn’t Want Singaporeans to Know (The Real History)》文章的一段文字引述了两位专家的对破病行动党政府提出的“租赁房”的产值:(http://thehearttruths.com/2014/09/02/


1.“Joseph Cherian
教授指出,

政府屋的屋价在66年后将开始贬值,一直到它的99年租赁期满是零价值。这就是说,假设政府屋只剩下33年的租赁期,屋价就开始下跌了。

  1. “Koh Seng Kee的预先警告说

就如大多数的产业是以99年租赁期性质出售的,新加坡人把自己毕生的储蓄投资在一个逐渐贬值的产业上。除非和直到政府发出讯号说他们准备更新产业租赁合约,新加坡人的储蓄(即政府屋)将不会超过两代人。

2014817日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把自己扮演成财务顾问。他阐明说,

新加坡人将可能会赚取到(足够的退休金),假设在组屋租赁屋契回购计划下,把剩余35年的组屋租赁屋契卖回给建屋发展局

接着于201491日《联合早报》:《许文远:研究扩大灵活度屋契回购年限和可延长和可缩短》

(见:http://www.zaobao.com.sg/consumer/property/hdb/story20140901-383808#sthash.owXEaGHU.dpuf

当局正研究如何提升屋契回购计划的灵活度,好让这项计划能满足更多国人的需求。他举例说,若是将现有的30年屋契延长至35年,那么在65岁加入计划的屋主直到100岁都能拥有屋契。另一方面,那些选择短期屋契的屋主则可套取更多现金。

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屋契回购计划”说穿了就如下图:  

根据破病行动党政府的”屋契回购“《早报》做了如下的报道:

到了这里,大家对破病行动党政府胡扯的“租赁房”的性质、“租赁房产值”、“租赁房可以作为终身养老”的胡扯废话是否有一定的了解了!

黄循才是李显龙所欣赏的第四代接班人之一!他是哪路货色了!从他对政府组屋说法就可以看到他的“才智”!他在解决老百姓关心的“组屋租赁期到期”的问题上,并没有比从李光耀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开始,直到李显龙时代的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为止来得技高一筹!

对于那些至今还受破病行动党政府蒙蔽和房地产经纪大肆炒作有关政府租赁组屋的所谓“好位置”、“屋有所值”的花言巧语的老百姓,特别是那些新移民,不惜花大量的资金“购买”政府租赁组屋者,让我引述最近在中国热播一部影片《人民的名义》的一句台词送给与大家共勉之:

广夏万间、夜眠七尺;良田千亩、日仅三餐

Advertisements